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局中不伶,君情何清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00 2019.06.15 12:55

  从静山寺回来后,越北寒便一直想着那个与他对视的女人。

  这时,下属刚刚打探完消息回来。

  “禀告将军,那女人是刺史千金的表嫂,她与他的丈夫便是我们派去细作在信上所说的那对夫妇。”

  越北寒一听她已为人妇,心中不免有些遗憾道:“他们此时可还在刺史府?”

  下属回道:“据我们的人所说,那对夫妇已经离开了刺史府,属下觉得此中颇为蹊跷,会不会是那祁国翊王...”

  越北寒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他,不然,他们不会在此时离开引我们怀疑。”

  虽然这么说,但他一想起昨日那个女人,显然是有些身手的,再加上那对夫妇如此来无影去无踪,他还是决定再试探一番。

  下属又继续回道:“将军,那刺史明日会去祥临酒楼密会挚友,说不定我们会从那里得到些什么消息...”

  越北寒这下终于点头道:“既然如此,我明天亲自去一趟。”

  ——

  翌日清晨,阡音早早便起了床,到了正厅,便见周管家刚从早市回来,手中还提了一大堆食材。

  周管家见阡音已经起身,上前道:“姑娘还请稍等片刻,早膳马上就好。”

  阡音见他已到了花甲之年,不愿麻烦他老人家,便笑着接过他手中的食材,向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周管家见状有些不解,刚想问些什么,就见祁怀瑾突然出现道:“老人家,您先下去休息吧,早膳我们来做便好。”

  说完,便拿过了阡音手中的食材,她微怔了片刻,才急忙跟了上去。

  周管家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他虽年事已高,但刚刚那公子看那姑娘的眼神,他可清楚得很哩,现在的年轻人呐,脸上心思都藏不住,藏不住...

  到了厨房,祁怀瑾放下食材,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他倒是忘了自己厨艺不佳这回事了。

  阡音见状心下不免笑出了声,刚刚见他如此自信的模样,她还以为堂堂的翊王殿下真的会做饭呢...

  祁怀瑾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极其不自然道:“我来生火,今日便你来做吧。”

  他说完便坐在了灶下,准备生火。

  阡音此时觉得有些庆幸,还好她幼时曾和母亲学过厨艺,那时候母亲经常为了父亲亲自下厨,她便在旁边瞧着,倒也瞧出个所以然来,不然如今岂不是要叫他们二人饿肚子了...

  她看了眼食材,拿出了一袋面粉,几两肉,准备做她小时候常吃的云吞面,也不知他吃不吃得惯这个...

  祁怀瑾做这生火之事倒是得心应手,闲暇之余,他靠着墙望向了正在擀面的她,此时的她眼神专注,脸上还带了一丝笑意。

  阡音倒是没有发觉他的视线,如今她包着云吞,陷入了幼时里的记忆。

  只见这时,祁怀瑾站起身,在水缸边净了手后走到她身旁道:“云吞包起来倒是有趣。”

  阡音了然地递给他一张面皮,想学就直说嘛...

  祁怀瑾学着她的样子,将些许肉馅放置于面皮中心,并用手指将面皮向中心按拢,可不知是力气太大还是方法不对,他一连做了几个都以失败告终。

  阡音在一旁看得心急,索性握着他的手,亲自教他包云吞的诀窍。

  祁怀瑾的手顺着她的动作,而眼神一直停留在她身上。

  阡音一边教他,一边觉得有些不对劲起来,她停下手,这才发现两人此时是多么的亲密。

  刚想松开手,却被他紧紧握住,“你可知,你刚刚做了什么?”

  阡音此时懊恼极了,她该如何向他解释她对他绝无非分之想...

  祁怀瑾看着她的脸,不想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好了,继续做吧,水要开了。”

  他松开了她的手,今日暂且先放过她。

  云吞面做完之后,阡音有些紧张地看着他夹了一筷子。

  祁怀瑾尝了一口,面弹而不烂,十分劲道,他点了点头,唇齿微启,“不错。”

  阡音这才放心地吃了起来,看来他倒也没有传闻中那么挑剔。

  这顿早膳,祁怀瑾吃得很满足,这么多年来,山珍海味他虽吃过不少,却不及这一碗再简单不过的云吞面。

  吃完早膳,祁怀瑾向她道:“今日那越北寒定会去祥临酒楼,我去暗中会一会他,你便留在此处等我。”

  早在他们离开刺史府之前,他便已经和郑勤商议好了对策,今日定要彻底打消他对镖局一事的怀疑。

  阡音点了点头,她总是莫名会相信他。

  ——

  凌桑是在一阵酸痛中醒来的,初经人事的她在心中狠狠骂了那越北安无数次。

  一开始,他对她还算是温柔,可到了后面,他竟不知厌地狠狠要了她一遍又一遍,以致于疼得她晕了过去...

  待意识清明,她才发现越北安正躺在她身旁,刚想将他放在自己胸前的手拿开,就见他睁开了眼,“醒了?”

  一夜的淋漓尽致使越北安身心愉悦,怕是也弄疼她了,他有些歉意地将她抱入怀中,“桑儿,昨晚是我孟浪了,以后我定克制一些...”

  凌桑没想到他会叫自己桑儿,那个人也时常会这么叫自己...

  越北安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身子不舒服,“让我看看,是不是弄疼你了?”

  凌桑急忙制止,她缩进他的怀里,低吟道:“王爷,我没事...”

  越北安见状低声笑出了声,他的桑儿这是害羞了...

  两人又躺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这也是越北安多年来第一次起得这么迟...

  等越北安出了卧房,他的属下才上前道:“王爷,临州的信来了。”

  越北安点了点头,“随我来书房。”

  凌桑侧耳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心下一紧,接下来,她得加快动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