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感同身受,为君一搏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348 2019.06.15 18:06

  临州军营内,风萧与临雨将梁蔺与他的部下制服后,便准备兵分两路,一队前去临州城支援祁怀瑾,另一队则秘密前去突袭凉州军营。

  待阡音赶到临州军营,正好赶上两队出发的时候。

  临雨见到她有些意外,他之前已经按照祁怀瑾的吩咐让她留在镖局,只是看她的模样,她应该是有她自己的打算。

  阡音下马走到风萧边上,向他抱拳揖了一礼,算是回来向他复命。

  风萧与她倒是许久未见,他向她道:“我还以为你会留在镖局,既然你来了便随我一同出发吧。”

  阡音点了头,她本就有此意。

  一旁的临雨顿时着急了起来,这让他该如何与殿下交代,殿下临走前与他千叮咛万嘱咐过,要让他务必将她留在镖局,不许她跟着风萧去突袭凉州军营。

  一想到此,他便有些不明白殿下的用意,殿下对她倒真的是十分特殊,他还从未见过殿下对一个人如此上心。

  见她骑上马,临雨阻止道:“阡音,不然你跟我一同去临州城吧。”

  临雨说完之后,两人一齐看向了他。

  他咳了一声,硬着头皮解释道:“之前风将军派你保护殿下的安全,殿下如今孤身一人在临州城,怕是还需要你在殿下身边...”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她与他一同前去临州城,这也算是完成了殿下的吩咐。

  阡音抿了抿唇,她看向风萧,想知道他的想法,只听他笑了笑,“既然如此,你便随临雨去临州城吧,我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

  风萧本就不想让她去凉州,刚刚他那样说,不过是想知道临雨的反应,见他如此,果真是验证了他心中猜想。

  先前他向翊王问及阡音时,便捕捉到他的神情闪过一丝异样,就连他平日冷俊孤傲的眸子里也有了些许温度。

  同为男人的风萧对那神情再熟悉不过,他不相信翊王殿下会看不出来阡音是女儿身,这样看来,翊王怕是对阡音动了心思了。

  再细细打量了一番阡音,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他能细微感受到她的变化,若两人皆有意,他便当作是成人之美了吧。

  这么些年来,他倒是希望阡音能有个好归宿,若那个人是翊王,她下半辈子就无需再做这些在刀刃上舔血的事情了。

  见风萧这么说,阡音骑上马,朝风萧点了点头,便随临雨所率人马朝临州城的方向去了。

  ——

  待越北寒收到梁蔺派人快马加鞭的信时,天才刚刚蒙蒙亮,按信上所说,他们已经占领了临州军营,现下已经率了人马前来支援,即刻便到,越北寒看完信,彻底没了后顾之忧。

  过了半晌,临州城门突然响起了号角声,祁怀瑾见状终于有了一丝笑意,看来是时候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此时的越北寒,脸黑地没有下属敢接近,到了此时,他没有任何退路,只能孤注一掷,他心一横,就算没有支援,他也能将临州拿下。

  “给我上!”

  话音刚落,却见一众下属跪地道:“将军,下令撤退吧,现在形势对我们十分不利,贸然出手怕是毫无益处,还请将军三思。”

  越北寒一怒之下,将剑架在了一个下属的脖子上,“既然如此贪生怕死,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死。”

  “还请将军三思!”

  在一众人僵持不下之时,两队人马,正一前一后向他们逼近。

  越北寒见状突然喊道:“我们西越人,从不贪生怕死,轻言失败,大家给我杀出一条血路来,夺得临州后我重重有赏!”

  许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西越士兵的士气倒是重新振作了起来。

  越北寒趁机下令让弓箭手原地待命,数千支箭朝着祁怀瑾的方向喷涌而去,却都击在了祁怀瑾命人摆好的盾牌上。

  这个时候,为了不被两队人马包围住,越北寒下令将军队四方散开,企图逐个击破。

  ......

  兵戈扰攘,祁怀瑾从未想过他能瞥见她的身影,如此危险的地方,她为何要来。

  此刻的她如往日不同,他还从未见过她如此眼神冰凉的模样,面对敌军,她毫不犹豫地手起刀落,若不是他已知晓,谁能联想到在这个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男人实际上是一个女子。

  看着祁怀瑾在战场上厮杀的模样,她毫不犹豫地加入其中,不只是因为他,还是为了自己,为了兄长,为了父亲,为了东黎国。

  刀剑相搏间,她仿佛看到了兄长在战场上拼死一战的模样,他那时候心里会想什么呢,是心无旁骛还是...

  一幕幕回忆在她心中闪现,国破家亡的她终是将那时候的迷茫,无助,恨意都倾注在她手中的剑上,她的心中总有一种若是杀了一人,心中的悲恸便会少一分的错觉,亦或者是一种与兄长感同身受,并肩作战的释然罢...

  此时的临州城还下着蒙蒙细雨,她的脸上布满了水珠,叫祁怀瑾有些看不真切,不过顷刻之间,他便见她已经到了自己身旁,并将她手中的剑指向了他身后。

  此刻倒不是说话的时候,他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便继续与她投入了战斗,就如同那日在香风客栈一般。

  他知道她向来都不是软弱的女子,就冲着她拼死相护的心意,他也要护她周全。

  越北寒看到阡音的那一刻,他眯了眯眼,那几日去刺史府的那一对夫妇便是她与祁怀瑾吧,还真的是有趣。

  看着她护着祁怀瑾的模样,越北寒在士兵的掩护下,将箭射向了她的身后。

  祁怀瑾显然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他拿起弓箭,将射向她的箭尽数截了下来。

  阡音也迅速转头,她见状拿起地上的大刀,将它刺向了越北寒的战马。

  他的战马哀嚎一声,应声倒地,越北寒也因此被迫摔在了地上。

  祁怀瑾趁机将越北寒周遭的人开了一道口子,擒贼先擒王,他怕是已经跑不掉了。

  越北寒眸子一深,他拿起剑,将目标转移到了阡音的身上。

  阡音目光无惧,与他打斗了起来,两人速度之快,让祁怀瑾无法将箭射向越北寒,他见状翻身下马,他怎么能让他的女人做本该由他做的事情。

  越北寒刀刀凶狠,再加上他力道之大,她竟有些抵挡不住,看着前方朝她而来的祁怀瑾,她尽量将越北寒的注意力都倾注在自己的身上,可如此一来,她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等临雨赶到的那一刻,他便看到了眼下这一幕,阡音与那越北寒的对立而站,两人都被对方的刀剑刺入胸口,就在这时,她也为在越北寒身后的祁怀瑾赢得了时间,只见祁怀瑾将他踹翻在地,阡音也忍痛将越北寒胸口的剑再刺深了几寸。

  不过转瞬即逝的几秒,临雨惊了一惊,立马上前助祁怀瑾将那越北寒制止在地,祁怀瑾此时猩红的眼睛,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看着那西越的战旗已轰然倒下,阡音终于浑身无力地倒在了他的怀里。

  临州一战,他们终于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