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初见端倪,野心难测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145 2019.06.28 17:53

  祁景恒到了上书房,便见翊王刚刚从里面出来。

  “见过皇叔。”

  祁怀瑾此时脸色不大好,只是淡淡应了一声,“昨日还未祝你大婚之喜。”

  祁景恒也回谢了一句,因王上还在里面等着他,两人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进了上书房,便见他父王转过了身。

  王上祁怀琰本来对他这个二儿子不甚重视,如今他娶了妻,不该有的心思便不能有,“你和王妃给太后请过安了?”

  祁景恒回道:“是的,父王。”

  他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等着他的下文,其实他都能猜出他亲爱的父王要对自己说什么。

  王上点了点头,“那便好,如今你成家了,以后便好好辅佐太子处理政事,父王希望你能尽力而为,切莫失了判断。”

  “儿子自当尽力。”

  他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心思太重,也不知是随了谁的,想到刚刚他与翊王商讨过的政事,他又道:“那越国公主昨日可去了你府中?”

  祁景恒说了声是,“她倒是不请自来,不过儿臣倒是试探了几句,怕是目的不单纯。”

  “若是西越提出和亲之意,你觉得该如何处理此事?”

  祁景恒并没有说实话,昨晚他在那扇子里的夹层里找到了她写的纸条,上面的意思很直接,不过是想让自己为她们西越所用。

  他还没蠢到那种地步,他们之间若是有关系也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说到底,他的父亲还是偏心的,从小到大他所受的不公平对待又该向谁讨还。

  他的心思自然不能让任何人知晓,若是在这时能借那西越之女铲除一些人,也算是人尽其用了。

  为了不让王上怀疑,他中规中矩道:“父王也不用担心,有那么多人盯着她,想来不会掀出什么大的风浪,京都里那么多王公贵族,定能挑个合适的。”

  王上听他这话毫无错处,也没再继续问下去,“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切莫大意了去。”

  “父王说的是。”

  ——

  风栖宁和阡音刚回到王府,李嫣然便得到了消息,母亲教她忍辱负重四个字,她便忍着不使小性子。

  大厅里,风栖宁坐在主位,接过她敬的茶,“如今我与你同进了二王府,同为王爷的枕边人,自然都要以侍奉王爷为先,有些事该做的做,不该做的便别起那心思,李侧妃,你可明白?”

  虽她这是第一天当王妃,可母亲整治侍妾的手段她可没耳濡目染,如今倒也有一些王妃该有的气势。

  李嫣然听完她以王妃自居的语气,努力压制住了她的脾性,“王妃说的是!”

  风栖宁也不愿再多说,她如今最想做的便是回卧榻上好好睡一觉,“我乏了,你先回吧。”

  身旁的张管家暗中点了点头,他还真是小瞧了他们这位看起来十分孱弱的王妃,只是按照李侧妃的风评和脾性,她怕是忍不了多久的,他只盼着王府能多平静几日。

  在祁景恒的夜夜留宿之下,风栖宁在王府风光无限,所有下人都在赞叹着王妃的好福气。

  阡音觉得有些不正常,祁怀瑾这是在给风栖宁招来愤恨与嫉妒,盛宠极衰这四个字不是没有道理。

  下人都是见风使舵的,看李嫣然不受宠,也渐渐对她怠慢了起来,连日常之物也克扣了不少,她从小到大哪有受过这样的气,心里对风栖宁日益不满起来。

  只有风栖宁自己才知道,这几日里祁景恒根本没有碰过自己,也没有在她屋中留宿,他都是在深夜之后便暗自离开。

  祁景恒演的这出戏还真是逼真,把所有人都骗了过去。

  过了几日,到了风栖宁回门的日子。

  这一日,她早早便起了床,祁景恒也没忘了今日,也是时候去风府看看风慎的意思了。

  风慎和戚苑也早已在家中等候着,风栖宁已经嫁过去一段时日,也不知她在王府的境况如何。

  见到双亲的那一刻,风栖宁的眼眶瞬间湿润了几分,在她离开家的这段时日里,两人的头发不禁白了许多。

  祁景恒见状当她是太过想家,也宽慰道:“今后王妃可随时回来,不必太过担忧。”

  他此时对她的态度可真是大相径庭,风慎和戚苑见了也放下心道:“宁儿有王爷如此照顾,是她的福气...”

  阡音看着这情形,与风慎相视了一眼,在王府的这几日,她看出祁景恒是有野心的,想必他定会寻求风家的支持,可这无异于让风家骑虎难下,受到潜在的威胁。

  她绝不想看到那样的局面。

  不出她所料,祁景恒和风慎马上去了书房议事,而风栖宁便和戚苑去了里屋,阡音趁着没人之际,将自己写的信交予了戚苑。

  戚苑自然问起了风栖宁在王府的生活,风栖宁向来报喜不报忧,她不想让母亲担忧,只能装作开心道:“女儿在王府一切都好,母亲不用惦念。”

  阡音站在旁边,一脸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知他们在书房里到底说了什么。

  风慎知晓风萧定会被调回京都,只是不知会如此之快,王上选择这个时候把他调回来,难道是有另外的打算?

  听完祁景恒的暗示之意,风慎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就算他有那个心思,也不会选择在此时挑明,这样看来,让阡音跟在栖宁身边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

  或许,只有翊王殿下能救他们风家。

  祁景恒点到为止,他已经答应了与那西越公主的“合作”,若是风慎识时务,他便知道该如果选择,不然,一向忠心耿耿的风府他绝不会留。

  吃午膳之际,阡音站在祁景恒身旁为他布菜。

  祁景恒不难发现,这婢女布的每一道都是他爱吃的菜,他不禁挑了挑眉,风家训练出来的下人倒是很有眼力。

  风栖宁吃到一半,只见身旁的祁景恒给她夹了一道四喜丸子,她有些“受宠若惊”,但还是相敬如宾道:“多谢王爷。”

  身旁的风栖月如今有些羡慕起风栖月来,虽说二王爷不受王上重视,可她好歹是个正妃,若是夫妻和睦,今后也算是不用愁了。

  吃完午膳后,祁景恒与风栖宁在风府又待了半日,也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阡音转交完信,心下有些怅然,也不知什么时候她还能再回到这里。

  风栖宁自然对娘家依依不舍,但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