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欲还玉佩,进府闹乌龙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300 2019.07.02 23:38

  越北安回到原地时,却发现凌桑没了踪影,他脸色沉了下来,有些后悔自己没有派人跟着她。

  突然间,他的肩膀被人拍了拍,他转身一看,不是凌桑又是谁。

  他语气微重道:“你刚刚去哪里了?”

  只见凌桑一脸笑眯眯地从身后拿出了一包对夹,“殿下你看,刚出炉的对夹。”

  越北安语气轻了些,“你刚刚就是去买那个了?”

  凌桑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不该乱跑的。”

  越北安看着她微红的眼眶,终是抱住了她柔声道:“以后不许再这样,眼眶怎么红了?”

  凌桑险些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许是被风吹的吧,我刚刚等了许久也没见王爷回来,还以为王爷不要我了...”

  越北安愣了愣,原来她是这样以为的,他随即打了一下她的头,“桑儿你多想了,我怎么会扔下你?”

  凌桑低低嗯了一声,然后又抬头问他,“王爷,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这一句也是她的试探,越北安不会无缘无故来到西凉,他定是要做一些对祁国不利的事情。

  越北安的心微微一动,连那一丝怀疑也慢慢消失殆尽,“桑儿,快了,再过几日我们便回去。”

  凌桑看着他的神情,思绪微微有些恍惚,她知道他刚刚对自己的怀疑已经消了几分,为了让他消得彻底一些,她下意识唤了他一声,“王爷...”

  越北安低头看她,“嗯?”

  凌桑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瓣。

  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越北安怔了怔,只见她吻完自己,笑意盈盈道:“王爷,只要你在,去哪里都无碍。”

  “知道了。”

  他说完便拉着她的手穿过人群,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在不远处,风萧看着这一幕,紧紧握住了拳头,随即转身消失在了人海中。

  京都,终究还是要他一个人回去。

  。

  此时的风家,自是在为风萧回府做准备。

  其中最开心的不过是风栖月,自从风栖宁嫁进二王府之后,她的婚事便提上了日程,若是风萧从西凉回来,并能在京都升个一官半职,她们风府便再不同往昔了。

  到那时,京都的王公贵族,还不够她挑吗?

  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有些不满意,她风栖宁虽是庶女,但也不能输了风栖宁去。

  接下来王上的寿宴,她必须抓住机会。

  风栖宁此刻也在准备王上的寿辰之礼,思来想去,还是托人去寻了李岩之大师的篆刻真迹。

  王上酷爱李岩之大师的书法字迹,若是能寻来倒也是一份最佳的寿礼,若是寻不来,也只能另择它物了。

  这几日祁景恒一直待在书房内处理公事,很少来内院休息,风栖宁见状亲自煲了些汤给他送去。

  祁景恒见她来了有些意外,她是对自己真上心,还是假意为之?

  他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派去的下属已然查出了一些东西,想必风栖宁在苏州被那位洛太医诊治的两年里,两人自然关系不浅。

  “王妃身子可好些了?”

  风栖宁将汤放在案上,回道:“多亏太医的调理,妾身已好多了。”

  “看来那太医的医术不错,听说他是从苏州而来。”

  风栖宁心下有些忐忑,只能顺着他的意思,装作十分自然的模样道:“还真是巧了,妾身曾去苏州调养身子,刚好受过洛太医的诊治。”

  “王妃该早些与我说,本王自然不会怠慢。”

  风栖宁笑着解释道:“妾身想着本来也不是大事,便不想让王爷为此等小事操心。”

  祁景恒不再提及此事,最好她能收了不该有的心思,“父王的寿辰王妃准备得如何?”

  “王爷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就差李岩之大师的真迹了。”

  “到时候侧妃也会一同入宫参加寿宴,你且再准备一份厚礼送去贵妃宫中。”

  风栖宁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不知那李嫣然会生成多少事端来,罢了,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出了书房,就见阡音正在外面站着。

  阡音见她相安无事地出来,总算放下心来,不知是什么缘故,她今日才收到了祁怀瑾给她的信。

  祁怀瑾信上说,要她们小心李家利用洛臻与风栖宁的关系做文章,阡音看了随即明白过来,之前发生的果然都不是巧合。

  刚刚她听凝香说风栖宁去了祁景恒书房时,她便立刻去了书房外等候。

  风栖宁轻咳了一声,“我们回去吧。”

  等回了院子,风栖宁关上房门,朝阡音道:“我想把那块玉佩还了洛大夫,府里眼线太多,阡音我知道你有办法。”

  除了凝香,便只有阡音知晓她之前对洛大夫的心思,她也没打算向阡音隐瞒,只是将玉佩让阡音保管还是不妥,她不能冒这个风险,更何况,她早已绝了这份心思,不想再因此惹来麻烦。

  阡音点了点头,那块玉佩确实是个隐患,若是想要还给洛大夫,那便只能亲自去找某人了。

  。

  翊王府内,临风正在四处巡视,到了一处偏院,只见一个身影纵身翻了进来。

  阡音刚翻墙进了翊王府,便成了这样的情形,她眼下有点发愁,怎的如此运气不好,她该如何摆脱眼前这个侍卫?

  临风睁大了眼,心想道:好啊!现在小偷还真是猖狂,连翊王府都敢进来,看他不将他抓住好好处置一顿。

  阡音见他拔出剑朝自己刺了过来,也只能尽力抵挡,天哪,这都是什么事啊,她决定以后再也不翻墙进来了,还好这里十分偏僻,没有引更多的人前来。

  临风之前从未见过阡音,自然不知她是他家殿下的心上人,见她一身黑衣打扮,只能将她当做了不轨之人。

  只是眼前这人见招拆招,他一时之间竟占不了半点上风。

  临雨跟在祁怀瑾身后,经过这里时自然也听见了动静。

  待到看清楚情形时,临雨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是他没看错,临雨此时对付的人是...

  他此时拼命使眼色让临风停下,却见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临风!住手!”

  祁怀瑾的声音一响起,临雨不禁闭上了眼,在心里为临风点了一只蜡烛...

  临风见状停了下来,只见殿下正一脸阴郁地望向自己,他看了看直摇头的临雨,又看了看那一脸无辜的“小偷”。

  他瞬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自己,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了吗...

  “殿下,这...”

  祁怀瑾低声朝临风,临雨道:“你们先下去!”

  随即他便当着二人的面拉走了阡音。

  临风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碰了碰身边的临雨道:“诶,他他他究竟是谁?”

  临雨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他,“殿下的心上人。”

  在心里憋了这么久,他现在终于可以说出来了!

  临风嗯了一声,他刚刚好像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临雨拍了拍他的肩,兄弟,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