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关系遭疑,是否化险为夷?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207 2019.06.30 15:34

  洛臻离开王府便去了宫里向太后复命,他到了太后宫里,等待宫女进去禀报一番。

  祁怀瑾今日闲来无事,便到太后这里讨口闲茶喝喝,他刚想离开,就听宫女进来传话道:“太后娘娘,给二王妃诊治的太医来向您复命。”

  “让他进来。”

  祁怀瑾离开的念头自然也不见踪影,“太后怎的派了太医给二王妃?”

  “是贵妃前两日来我宫里,她无意中提了两句,说是景恒的侧妃来向她请安时告诉她这几日二王妃的身子不好,哀家便派了个太医过去瞧瞧。”

  祁怀瑾挑了挑眉,究竟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恐怕只有贵妃心里清楚了。

  洛臻进了里屋,见一位气质尊贵的男人正与太后说着话,听他的言语举止,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翊王殿下了。

  “太医洛臻参见太后,参加翊王。”

  祁怀瑾瞧了他几眼,什么时候太医院来了个这么年轻的太医。

  太后见他有些面生,问道:“之前从未见过你,可是太医院新进的太医?”

  “回禀太后,在下曾受过陈郁金太医的教导,如今有幸进了太医院,施展从医的抱负。”

  太后点了点头,“既然是陈郁金的徒弟,医术自然差不了,你可是从苏州而来?”

  “在下正是从苏州而来。”

  祁怀瑾听见“苏州”二字,便联想到那二王妃刚好在苏州待过一些时日,再加上刚刚太后所说的,他只觉得贵妃定是故意为之,难道这位太医与二王妃有过什么牵连?

  太后想到正题,又问道:“二王妃的病情如何?”

  “王妃从小落下的病根导致她身子偏弱,需要好好静养才能得以缓解。”

  太后沉吟了片刻,“对子嗣可有影响?”

  洛臻顿了顿,“王妃还年轻,只要多加调养,子嗣总归能有的。”

  祁怀瑾如今有些后悔,听他的意思,二王妃有子嗣的机会怕是不多,若是没有子嗣,即便是王妃之位也很难在王府站住脚跟。

  那么阡音何时才能离开王府???

  他突然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不过如今他得先弄清楚这洛太医与二王妃之间的关系,要是让贵妃那派人抓住把柄,那丫头在二王府恐怕又得有麻烦。

  “既然如此,你便多费心些二王妃的身子,什么珍贵的药材都用上。”

  洛臻施了一礼道:“在下自当竭力。”

  听到太后派了太医来给风栖宁诊治的消息,祁景恒提前回了王府,他倒是要好好看看是谁将消息传到了王宫,而他的目的又何在?

  风栖宁已经几日未见祁景恒,如今这个时辰见他突然出现在自己屋里,免不得有些不习惯。

  阡音见祁景恒像是有话要对风栖宁说,便自觉地退了下去,刚要踏出门,便听他突然道:“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

  听了他这话,阡音的脚步顿了顿,只能转身向两人又施了一礼,抬起头便见祁景恒脱了外袍坐了下来,这二王爷究竟又闹的哪一出?

  风栖宁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外袍,语气有些微酸道:“王爷今日怎么有空来妾身这里?”

  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为得便是适当表示一下对他的在意,李嫣然会做的不代表她也不会。

  祁景恒听她这语气,倒笑了,“王妃这是怪本王冷落了你吗?”

  “自然不是,王爷日理万机,妾身自然是理解的。”

  “今日御医可来过了?”

  “原来是王爷的意思,我说太后怎么会派御医来瞧我的病。”

  祁景恒看她的表情不像是装的,看来,这事和她没关系,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道:“嗯,你身子如何?”

  “没什么大碍,注意休息便是,多谢王爷关心...”

  说完,她竟不合时宜地咳嗽了一声,脸瞬间便红了,这算不算是说谎的后果?

  祁景恒见状将衣服披在她身上道:“你身为本王的王妃,身子自然最重要,那些账本交给官家去做便是。”

  见她在走神,祁景恒又加重了语气道:“若是再让我看见你穿得如此单薄,我便要严厉处置你身边的下人!”

  风栖宁抬起头,“王爷你还真是冷...”

  说到这里她猛地住了嘴,她这是在说什么?!

  “本王还真是什么?嗯?”

  风栖宁被他按住身子,只能低声道:“妾身知错...”

  祁景恒松开了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还需要我教你吗?以后若是再口无遮拦,我不介意让宫里的嬷嬷再来教你一次。”

  “是...”

  祁景恒坐下抿了口茶,不经意道:“你嫡兄已被父王调回了京都。”

  风栖宁听了面露喜色,这么说来,她兄长不日便会回到京都了。

  “你兄长与你感情可好?”

  风栖宁似是回忆道:“兄长与妾身一母同胞,感情自然亲厚,只是已经许久未见,什么样子都记不得了...”

  “既然如此,到时候便与你兄长多见见。”

  “多谢王爷...”

  祁景恒没有留下来吃晚膳,待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

  他跨出房门,便见阡音正低着头站在屋外,“抬起头来。”

  阡音屏住呼吸,缓缓抬起了头。

  “做个丫鬟倒是可惜了...”

  阡音有些猜不透他的心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他离开,她进了里屋,便听风栖宁说了风萧被调回京都一事。

  阡音心下有些猜测,拉着她到了书案前,提笔便道:“王爷还说了何事?”

  风栖宁见她一脸严肃的模样,不禁也仔细想了想,“王爷倒是问了几句我与兄长的关系如何...怎么了?有何不妥?”

  阡音摇了摇头,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祁景恒回到书房,向暗卫低声吩咐道:“给我查查这几日有谁去了太后宫里,对了,王妃身边的婢女你们得给我盯紧了。”

  风慎如此器重她,说不准那婢女知道的并不少,若是能为他所用,也能少费些功夫。

  半晌,他又拿起那把玉扇,里面的那张纸条早已被他撕了个粉碎,究竟该不该接受她的提议,他还需再斟酌一番,不过,他绝不能让那个女人与其他人勾结在一起。

  傍晚,暗卫回了王府复命。

  “回禀王爷,这几日里去太后宫中的人不多,不过贵妃娘娘倒是每日都去太后宫里。”

  哦?那就有趣了,贵妃娘娘与太后向来不合,她去太后宫中做什么?

  这时,管家进来禀报道:“王爷,侧妃带了糕点求见。”

  祁景恒眯了眯眼,她来得倒是挺巧。

  “让她进来。”

  等李嫣然出了书房,祁景恒又对属下加了一句:“那个洛太医,你也派人去盯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