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188 2019.06.15 18:06

  翌日,云兴镖局内的人倾巢而出,阡音看着那些人毫无异样的模样,不禁皱了皱眉,按道理,他们应该会一睡不醒才对。

  许是她没看错的话,刚刚她见那江郁朝自己深沉地笑了笑,难道是昨日出了差错,但那药是她亲自放入菜中。

  江郁朝一个领头的人示意了一番,便见镖局上上下下全被他们包围在了一处。

  林越见状怒喝道:“江郁,你这是何意?”

  只见江郁摇着扇子,从中走出来道:“越兄,这一次算我对不住你,还是等我死了再向你赔罪吧。”

  说完,他一声令下,“给我上。”

  镖局上下的人常年走镖,身上都有一番功夫在,倒是没有让他们占到一丝便宜,不过对方的人实在太多,他们渐渐变得吃力起来。

  许是昨日那些人吃的饭菜分量太少,药效便一时没有发挥作用,暗中守在镖局外的临雨见状便令人冲了进去。

  阡音,林越等人心中大喜,按照昨日所计划的那般将那些人快速隔了开了,一时之间,江郁与那些西越士兵被夹在了中间。

  江郁抿了抿唇,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现在他就只盼在镇外分局的精兵能快些到。

  林越仿佛猜中了他心中所想,“江郁,我劝你还是放弃挣扎,你派去我们分局的精兵早已被我们控制住,你还是快快投降吧。”

  “呵,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

  刚想再说什么,江郁便感受到身上一阵绵软,连握在手上的扇子也落在了地上。

  他心中咯噔一声,林越说的可能是真的,他们确是被这些人下了药了,眼下怕是已经无力回天,他暗中懊恼自己的大意,却已经来不及了。

  阡音见状便知她下的药已经起了作用,那些个精兵也纷纷四肢无力,应声倒在了地上。

  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

  待到将这些人处理了之后,临雨走到阡音身旁,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阡音听了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他的主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柔弱女子了。

  ——

  临州城门外,祁怀瑾早已率了五千大军在此等候,不一会儿,越北寒率着一万士兵浩浩荡荡而来。

  郑勤见状有些担忧道:“殿下,西越人数众多,我们...”

  祁怀瑾摆了摆手,“无妨,我自有安排。”

  两军对峙,祁怀瑾身穿盔甲,周遭都散发着一股凛然之气,让人不可忽视,这倒给临州大军吃了一颗定心丸。

  越北寒一脸肃穆,朝他道:“祁怀瑾,翊王,我们终于见面了。”

  祁怀瑾回道:“我倒不是第一次见你。”

  越北寒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道:“你只派出这区区五千士兵,莫不是不想把本王放在眼里?”

  祁怀瑾冷笑了一声,“对付你,足矣。”

  “那便看看我们鹿死谁手!”

  两方大军势如破竹,刀光剑影间是两个国家的较量,战场上,祁怀瑾目光如炬,眼神里充满了坚毅,面对敌人,他刀刀利落,毫不留情。

  越北寒自然也杀红了眼,不一会儿,他与祁怀瑾展开了正面较量。

  ——

  梁蔺奉越北寒的命令,早已率着众士兵在军营外潜伏着,许是吃过一次亏,他现下十分谨慎。

  看着临州军营戒备森严的模样,他有些怀疑越北寒派他来突袭临州军营的目的,眼下贸然出手,恐怕会适得其反。

  过了不久,梁蔺下属在他耳边道:“副将,有情况,我们的探子发现有不少士兵正秘密出了军营,往临州城的方向去了。”

  梁蔺有些怀疑道:“此话当真?探子可看真切了?”

  那部下笃定道:“确是如此,副将,我们要不要趁机杀进去?这可是个好机会。”

  难不成将军早就料到了他们会秘密出营?梁蔺有些不确定,他朝那下属道:“你再令人打探一番,看他们目的何在。”

  不一会儿,那下属又到了梁蔺身旁,“打探清楚了,原是那祁怀瑾率领的兵力不够,他们都奉命前去支援临州城。”

  “领头的人是谁?”

  “是那风萧的一个部下,如今他们军营里的人不到四成。”

  梁蔺还是没有发布命令,他沉下身道:“再等等。”

  这么一等,又是半日。

  此时的风萧正等着诱敌深入,好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时刻,见迟迟没有动静,他便派人道:“去看看镖局的人现在已经到了何处?”

  这时,一队人马正朝着军营赶来。

  梁蔺听到动静便派人前去查看。

  “副将,好像是我们的人。”

  梁蔺定睛一看,领头的的确是那江郁,得到信号的他不再犹豫,便立刻率众人向军营杀了进去,两队人马里应外合,不出意外的话,这临州军营定能让他们拿下。

  僵持了这么多年,总算能有个结果了。

  只是,他却没看清楚江郁眼中的那抹无奈之色。

  江郁碍着两旁的人,见状只是冷哼了一声,他们怕是要完了。

  梁蔺若是能再仔细看两眼,他便能发现江郁的手是被人捆在了身后。

  前几个时辰,临雨命人将那些人绑了之后又把他们的衣服扒了下来,如今这队人马皆是他们假扮而成,为的就是鱼龙混珠,让那梁蔺放松警惕,现下看来,倒是能替殿下解了这后顾之忧。

  待梁蔺的人马全都进了军营,风萧便瞅准时机,将他们团团围住,只见梁蔺并不慌乱,他脸上还带有一丝势在必得的神色,“风将军,我还是劝你快快投降,还能少受些皮外之苦。”

  这时,临雨的兵马也进了军营,如刚刚在镖局一般,越蔺众人也被两队兵马围在了中间。

  只是那梁蔺还未察觉到异样,风萧见状挑了挑眉,真是不知这人是怎么做到副将的位置的,他的智商还真是令人堪忧,也只能逞逞匹夫之勇,关键时刻却毫无用处。

  他没有和他废话,只是向临雨使了个眼神,顷刻之间,梁蔺脸上那丝势在必得瞬间化为了乌有。

  ——

  临州城内,两队人马的厮杀还在继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分出个成王败寇。

  天公不作美,许久未下过雨的临州城难得下起了倾盆大雨,雷鸣电闪,竟没有要停止的迹象。

  豆大的雨点打在祁怀瑾的脸上,使他视线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他肩上腥红色的血也顺着雨水流了一地,显得格外刺眼。

  在雨中,两队人马的动作渐渐变得吃力起来,看着下令撤退的越北寒,祁怀瑾倒也没有恋战,这个情形,倒是不宜再战了,他们必须保存实力,好好休整一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