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42 2019.06.17 13:47

  越北安再一次亲自到了临州刺史府内,那日祁怀瑾所说的条件,他都一一写信回禀了越离。

  他回去后有考虑过,虽临走前越离对他说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回四哥,暂且不说需给北祁多少朝贡之物,可若是一整个凉州城,他便要再想想可还有什么转圜之法,毕竟失了民心可不是一件小事。

  当越北安打开从西越传来的信时,他眉头皱了皱,按照父王的意思,他要他答应北祁的要求,其实他明白父王的用意,只是这招有些太险了。

  祁怀瑾故意让他等了许久,半晌后他后才姗姗来迟,越北安见状也不恼,他这点耐性还是有的,他站起身道:“不知翊王殿之前下说的可还算数?”

  祁怀瑾挑了挑眉,“当然,就看你们西越的意思。”

  越北安拿出已拟好的契约递给他道:“还请翊王过目,若是没有问题,我与你便在今日签了这份契约,我们西越愿与北祁交百年之好。”

  祁怀瑾接过契约从头看到了尾,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他有些意味不明道:“你们西越倒是很有诚意。”

  越北安见他没有提及他四哥的意思,便道:“那是自然,不知翊王今日可愿意放了我四哥?”

  祁怀瑾不置可否,“人我自然会放,但不是现在,等你们回了西越,我自会放人。”

  越北安身后的部下听了忍不住道:“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言风,不得无礼!”

  越北安立即打断了他的话,他又朝祁怀瑾道:“我们西越自然是相信翊王的。”

  祁怀瑾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道:“我们北祁自然向来言而有信,不做背后那勾当之事。”

  越北安像是没有听出他言下之意一般,“既然如此,那便签了这份契约。”

  祁怀瑾派人取了印章,他倒是要看看西越今后还会有何把戏。

  等越北安走后,临雨有些担忧道:“殿下,那西越真的就这么妥协了吗?其中是否有诈?”

  祁怀瑾冷笑了声,“不过是迂回之策罢了,我且把那几位侍卫带过来,我有话要让他们带给风萧。”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必须要将凉州城看紧点。

  当狱门被人打开时,越北寒已猜到会有这么一刻,虽然这次他输了,丢了西越的脸面,但他父王还有母后绝对不会放任自己不管。

  等得到越北安已回西越的消息后,祁怀瑾便派了三百护卫护送他回西越,这一路上,他自是不能有半分差池,不然被有心人抓住了把柄,那便让他们有了造反的机会。

  这么多日,越北寒在狱中自然是受了不少苦头,但就算是如此,也不能解祁怀瑾心中之恨,阡音所受的伤,他自要在他身上讨回来的,现在看来,他怕是要换种方式。

  越北寒见状站起了身,他脸上带着不屑之意出了狱门,仿佛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那祁怀瑾变着法地折磨自己,也不过是为了一个女人罢了。

  一旦有个女人成了他的软肋,他便有了弱点,这还真是有趣呢。

  临雨在后面一直盯着他,以防他使出些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来。

  出了城门,越北寒突然往身后看了一眼,只是一瞬间,他又收起了视线,没关系,他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

  待事情全都处理完之后,便到了祁怀瑾要回京都的日子,算了算,他已经在此耽误了不少时日,再不动身,怕是要引起那位的猜疑。

  唯一让他放心不下的,便是还需要在此处静养几日的阡音,他轻声进了她的房间,坐在榻边看着她恬静的睡颜,他抚上她的发丝,只想再多看她一眼。

  与她独处的这几日,两人的感情渐渐升温,怕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感觉到,然而时光短暂,他们又不得不要分开一段时日。

  阡音本就睡得不安稳,她一感受到有人在抚摸她的脸,便睁开眼握住了那人的手。

  两人视线就此定格在了一处,她见状松开了他的手,想起身坐起来,这么晚了,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身边。

  祁怀瑾按住了她,让她躺回榻上,“不用起身,我说几句话就走。”

  阡音看他这身装扮,便像是要动身去哪里的模样,她侧身看着他躺在自己身旁,等待他的下文。

  只听祁怀瑾道:“等等我便要动身回京都,你好好在这里养病,等你病好了后,临雨会与你一同回京都,我不在的日子,你要乖乖吃药...”

  阡音听他一口气吩咐了一大堆,突然有种想扶额的冲动,原来他还有这样子的一面,她不禁勾了勾唇,被喜欢的人惦念原来是这种感觉,心满满的全是他身上的味道。

  其实在同兴镖局的那个夜晚,他不顾安危偷偷潜入自己的房间,也是如今晚这般事无巨细地与她说了许多。

  祁怀瑾见她一脸笑意地望着自己,不禁敲了敲她的头,“笑什么?我刚刚说的你可记住了?”

  阡音忙点了点头,他说的自己哪敢忘记,不知怎么的,她脸上的笑意慢慢褪去,渐渐被一种隐隐的不舍所充斥着。

  这一次,她主动向他靠了靠,祁怀瑾见状将她揽在怀中,像是感受到了她的不舍,他柔声道:“阡音,我很开心。”

  阡音不解地望向了他,开心什么?

  “你的心意我一直都知道。”

  她听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眼神微微愣住,是的啊,她对他的心思从来就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祁怀瑾看了眼外面的天色,他揉了揉她的发丝道:“睡吧,等你睡着了我再离开。”

  她闭上眼,可脑海里都是她与他的过往,她努力让自己快些入睡,她不想看着他离开。

  终是到了他离开的时候,如往日那般,他在她额上轻轻一吻,今日一别,更待佳期。

  他会在京都等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