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封为良媛,皆有用意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080 2019.07.05 13:02

  第二日,风府收到了宫中传来的圣旨:风栖月德才兼备,特封为太子正四品良媛,即刻入住东宫。

  此消息一出,京都里的王公大臣都纷纷有些哗然,经过昨晚的寿宴,这风府的风头还真是无人能及了。

  风栖月有些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昨晚从宫中回来时,父亲还训斥自己不知天高地厚,差一点将风府置入危险的境地。

  只是如今她的心愿已然实现,自己真的成了太子的侍妾,虽说只是良媛,但来日方长,她以后指定是做娘娘的人,她这回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番,风栖宁带给风家的利益,她也能给。

  看她父亲还会不会再责怪自己。

  风慎此时却一脸凝重,王上要将栖月封为良娣,无非是在警告他们风府该站在哪一边,看来王上还是不放心二王爷与那李府。

  自从风萧回来之后,两父子还未仔细谈过,可风慎知道他对自己已经有了心结,为何原因,两人都心知肚明。

  风慎将风萧叫到了书房,“月儿如今被封为良媛,以她的性子,为父还真是颇为担心她入东宫之后的日子,宁儿在王府也难以立足脚跟,宫中的的事情你要多加留意,做事也要多谨慎,就算是给她们一些庇护了。”

  风萧应道:“儿子明白的。”

  只要他们风府撑得住,一切都还有希望。

  风慎又问起了此时西凉的情况,“据我所知,那西越四王爷去了西凉,可有何异动?”

  风萧点了点头,“新上任的刺史一直在暗中盯着他们,西凉的残存势力也已经慢慢铲除,想来不会掀起什么大风浪,只是儿子觉得我还是应该继续镇守西凉。”

  风慎摇了摇头,“如今这情形,你被调回来也未尝不是好事,你觉得现下我们该如何做?”

  “迂回之策最佳,让阡音时刻关注王府的动向,以求早做应对之策,二王爷怕是不可靠。”

  风萧又想到了什么,他向风萧问道:“不知翊王殿下与阡音...”

  “你觉得翊王殿下如何?”

  风萧沉吟了片刻,“怕是王上对翊王颇有提防,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有过多接触为好。”

  风慎也是这样想的,至于阡音与翊王殿下的事情,就由他们去吧。

  。

  阡音在得知风栖月被封良媛的消息后,有些担心如今风府的处境,王上还是在提防着二王爷,或许连翊王也不例外,二王爷若是没有那心思还好,若是有,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也定会为了走上那位子而铲除太子一党,到时候风府如何能全身而退?

  王府中一直有人在暗中监视着自己,就连之前出府去找祁怀瑾,为了能掩人耳目,她没少费功夫,如何查探到他的动向,她还需再想想办法。

  只是这段时间她与祁怀瑾怕是见不了面了,变数实在太多,未来的事情皆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此时的祁怀瑾还在想着昨晚的曲子,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想是对的,正好见临雨刚从府外回来。

  “殿下,阡音姑娘在王府确实被二王爷的属下监视着,也不知她是怎么出的二王府。”

  祁怀瑾有些不满他说的,这点事情自然难不倒她,只是终究还是有些难为她了。

  临雨噤了声,他还是不说话得好,自从那日,他就再也没见过临风,听管家的意思,他如今应该被派去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那西越长公主有何动作?”

  临雨组织了一下语言,“据线人回报,西越长公主这几日一直在待在鸿胪寺,貌似没什么异动。”

  祁怀瑾冷笑了声,她不去找别人也会有人去找她。

  “我要进宫一趟,临雨你继续盯着王府,若有可能,你想办法与阡音里应外合,最好让她来见我一面。”

  进了宫,祁怀瑾刚好迎面碰上正在值班的风萧。

  风萧见状朝他握拳道:“翊王殿下,好久不见。”

  祁怀瑾点了点头,“风统领如今在王宫任职可还习惯?”

  “已经熟悉了不少,卑职一定尽心保护王宫的周全。”

  “有风统领在,王上与我都很放心。”

  风萧有些惭愧,“翊王谬赞了,卑职定会为北祁的国泰民安赴汤蹈火。”

  他说这话也是在表达风家的决心与态度。

  祁怀瑾又道:“风统领忠心耿耿,是我们北祁之幸。”

  寒暄了几句后,两人就此别过,祁怀瑾即刻去了上书房。

  。

  得知王上为太子纳了一位良媛之后,太子妃第一次去王后宫中给王后请安。

  顾倩宁知道王后想说什么,她不会因为东宫里来了一个良媛便会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她还反倒松了口气。

  只听王后道:“倩宁,你该知道王后为何让太子纳那风家庶女为良媛。”

  为了不让这孩子多想,她还是得嘱咐她几句。

  “母后放心,儿臣都明白的。”

  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这孩子她是放心的,“明白就好,倩宁,目光要放长远。”

  顾倩宁有些心累,此时却不能表示出半分,她无法想象自己能否承担得起那份责任。

  回到东宫,顾倩宁命人上了午膳,今日她起得如此早,又在宫中折腾了这么久,肚子早就饿了。

  太子此时掀了帘子进来,他坐在她对面,命人又取了一双碗筷。

  他夹了一片她最爱吃的酿果藕放在她碗里,“刚刚你去向母后请安了?”

  顾倩宁嗯了声,夹起了那片酿果藕。

  “刚刚母后可与你说了什么?纳良媛的事情并非我所愿。”

  顾倩宁听了手微微一松,藕片落在了桌上,她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太子放心,妾身会打点好一切。”

  太子就这么看着他,想要在她脸上找到一丝委屈,不过她还是如同以往那般端庄自持,她这个太子妃当的还真是称职。

  “顾倩宁!”

  他还是第一次叫她的全名。

  顾倩宁抬头看他,只听他道:“你就这么不在意吗?我想要的不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太子妃,而是真实的你。”

  说完,他放下筷子拂袖而去。

  顾倩宁扯了扯嘴角,心下有些怅然,不知她上一次开怀大笑究竟是什么时候了。

  她真的做错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