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真假难辨,正中下怀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2420 2019.06.15 13:01

  郑圆今日穿上了裁缝为她新做的一件水蓝色对襟襦裙,她对着铜镜描眉上妆,镜子里印出一副姣好的面容。

  从静山寺回来后,她便一直想着那位出手助人的公子,加之那小僧人解签之语,她决定再去一趟静山寺,也不知能不能再遇到他...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她只好挑了两个侍卫随行,没了表嫂陪伴,她有些担忧自己能不能爬到山上。

  今日来静山寺的人很少,这里便显得十分寂静,她坐在禅房外的石凳上,喝着小僧人为她泡的茶。

  山上的桂花树倒是开了,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风一吹,花瓣随风而落,竟落在她那水蓝色的裙边,倒给她周遭添了一抹亮色。

  越北寒从主持房中出来,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动人的画卷。

  他不禁上前道:“小僧,可否也为在下倒一杯茶?”

  那小僧了然道:“施主请稍等。”

  说完为他倒了一杯茶,便起身离开了,“两位施主,小僧还有佛经未诵,便先失陪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着:红尘滚滚,缘聚缘散,这一切都是天意...

  郑圆从未想过她与他会以如此方式见面,这是巧合吗?

  她不自在的双手透露出了女儿家的小心思,越北寒见状道:“这位姑娘,不知在下可否坐在此处?”

  郑圆低声道:“公子请坐。”

  两人相坐无言,可她知道她此时心中是有多么杂乱。

  好尴尬,要不要说些什么?可若她要是先说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很不矜持?

  一阵纠结之后,只听他道:“姑娘看起来倒是十分眼熟,前几日是否来过此处?”

  郑圆惊讶了一番,他居然记得自己,她道:“是来过此处,不知公子为何来这静山寺?”

  越北寒抿了一口茶,笑着道:“我父亲是主持的好友,只因这几日心中烦闷,便来此处静心几日。”

  他这么一说,郑圆便知今日遇见他倒不是巧合了。

  “不知公子心中烦闷可解?”

  越北寒叹了声气道:“来此处不过是逃避几日罢了,等回去还是要面对。”

  郑圆有些好奇,便冒昧问道:“不知公子为何烦闷?”

  越北寒说的倒也是实话,“父亲想为在下定一门亲事,可在下对那姑娘毫无情意,怎能白白耽误人家...”

  “为何不与令堂好好解释一番,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他摇了摇头道:“姑娘不知,在下双亲年事已高,倒是不愿拂了他们的意,叫他们失望。”

  如此说来,孝顺与心意真是难以两全了...

  “公子也不必介怀...”

  ......

  两人又说了好一会儿,郑圆见天色已晚,便起身道:“今日与公子畅谈一番,倒是有些意犹未尽,只不过天色已晚,小女子便先告辞了。”

  越北寒也起身道:“今日听姑娘一言,心中烦闷倒是消了不少,为表感激,不如让在下送姑娘下山?”

  郑圆想推脱一番,又听他道:“姑娘若是对在下有所顾忌,便让寺中僧人送姑娘下山可好?”

  她听了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公子多想了,那便...麻烦公子了...”

  到了山脚,越北寒不禁向她问道:“在下纪寒北,不知姑娘芳名?”

  郑圆有些羞稔,她还是第一次与一个男人互通姓名,“小女子名叫郑圆,团圆的圆。”

  男女之间,便是有种莫名的气氛在。

  过了半晌,越北寒又缓缓问道:“不知姑娘明日可还会来寺中?”

  “明日,可能会来吧...”

  看着她的背影,越北寒笑出了声,明日她会来的。

  ......

  林越在镖局等了数日,终于等来了一张用箭插在他卧房门上的纸条。

  上面写道:若想保镖局无恙,请于未时独自前往云香酒楼一叙。

  林越将纸条撕毁,心想着西越人终于有所动作,看来殿下他们在刺史府一切顺利。

  到了未时,林越如约而至。

  在雅间内坐了片刻,就见隔门被人推了开来。

  “林越大当家,别来无恙啊。”

  他转身看去,心下有些意外,怎会是他?

  江郁早已料想到他的反应,今日他便是来当一个说客,说服他加入越北寒的阵营,“没错,是我。”

  林越上一次见他还是在一年前,那时候他委托镖局来为他的货物走镖。

  那批货物是运往西越的最东边,在路上两个月的时间让他们渐渐熟稔起来,没想到,他竟然是越北寒的人。

  “郁兄,那纸条上写的是何意?你又为何以这种方式请我来酒楼?”

  江郁没有立刻说明缘由,只是吩咐店小二上了一大桌子菜还有几壶烈酒。

  他在酒杯中倒满酒递给他道:“越兄,正事先不急,我们先走一个。”

  林越不动声色接过酒杯,他倒是要看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越兄,我听说你们镖局被朝廷暂时勒令关门了?这对大伙可有什么影响?”

  要是在以往,林越还真会相信他这是在关心他们镖局,眼下,他顺着他的话道:“原来郁兄也听闻了此事,现在生意不好做啊,大伙儿也确实惆怅...”

  江郁有意无意道:“越兄可知这朝廷为何会突然下次命令?”

  林越不确定道:“好像是因为什么朝廷重犯,也不知这是哪个镖局干出的事情,这不是诚心要连累我们众镖局吗...”

  只见江郁连忙摆手,“越兄,错了错了,据我所知,朝廷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林越故作震惊道:“郁兄,你这是何意?”

  江郁见状将朝廷官员如何暗中勾结,如何打压镖局以获得不菲之财,如何让民不聊生的举措通通给林越说了一遍。

  林越听完沉吟了片刻,“郁兄,不瞒你说,我们镖局向来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可这次他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些,你说说,他们做出如此寒心之举,让我们如何能维持个勉强的生计?”

  他这么说,便是主动给了江郁说服他的机会,自从与殿下商议了这么一个计谋,他还真的想大展身手,杀他们于无形之中。

  江郁见时候已经差不多,便有意无意道:“越兄,我也来向你交个底,今日我来就是想给你一个生计之法,并且还不仅限于此,就是不知道你想不想听了...”

  林越沉住气,低声道:“郁兄你但说无妨。”

  等江郁说完那个提议,林越的脸色变得更加深沉,“郁兄,这实在是一个大逆不道之举啊,卖国求荣的事情...”

  江郁打断道:“越兄可不能这么说,朝廷腐败,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何况,你还有这么一大家子要养活...”

  他就说到这,接下来就看他识不识时务了。

  林越有些担忧,他又道:“真的是那越国王爷派你来的,他会这么好心?”

  “是啊,这真是件互利互惠的事,我还希望越兄你能考虑考虑。”

  林越口气有些松动,“郁兄,你说的我能理解,但我还要回去再考虑考虑,毕竟...”

  江郁并不指望林越能立马答应,他要是这么做了,他还会觉得不正常,“越兄,此事关系重大,是要考虑考虑,我们先不说了,吃菜吃菜...”

  林越几杯烈酒下肚,心中盘算着接下来怎么能答应地更自然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