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莫归不语声声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不自知,暗生识

莫归不语声声迟 红阑大大 1934 2019.06.13 15:43

  到了偏帐,祁怀瑾停下脚步,偏头向阡音道:“放好东西来找我,我有事要问你。”

  阡音颔首点头,进了偏帐。

  祁怀瑾看了眼旁边的临雨道:“你先下去吧,晚上不用你守着。”

  临雨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他那不容置疑的眼神,他讪讪地住了口...

  他还是不在这碍殿下眼了...

  等阡音到了主帐,祁怀瑾正在看桌子上的地图。

  帐子安静了几秒,他头也不抬,继续道:“过来,走近点。”

  感受到旁边人的气息,祁怀瑾放下地图道:“把左手伸出来。”

  阡音有些无奈,他还真的是...

  不知是不是在夜里的缘故,她的手很凉,手掌上的伤已经愈合得差不多,只是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疤,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

  “伤愈合得不错,不过,小兄弟你的手...倒不像是一个男人该有的。”

  阡音听了立刻缩手跪在地上,他果然是要追究自己。

  祁怀瑾突然笑出了声,“小兄弟,我开个玩笑罢了,不用当真。”

  她如今还真是有些看不懂他了,他这是何意?

  祁怀瑾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破天荒地解释道:“你既是风将军的心腹,必然十分了解他的战术谋略,此次临州一战,必要与风将军配合得默契些。”

  原来是这个原因,她了然得点了点头。

  “不过,你一个女子,为何要做这些最危险之事?”

  祁怀瑾问完又觉得不妥,但凡入了这个行当的,大多都是些苦命人,那么她呢,以前是经历了什么才能甘愿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倒是对自己有些惊讶,他好像对眼前这个女人过于关心了些。

  阡音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见桌上有笔墨,她拿起笔写道:风家一代忠良,保家卫国,在下不胜荣幸。

  风家虽不是她的家,祁国也不是她的国,可于她来说,也是一样的。

  祁怀瑾看着纸上这一排娟秀的字,心下微微有些异样,这样的女子,倒是不多了。

  阡音见他没了下文,继续写道:“殿下还有何事吩咐?”

  祁怀瑾看了她半晌道:“阡音,明日陪我去趟镇上,简南他们应该到了。”

  阡音愣了愣,他突然间唤她的名字,她倒还有些不习惯。

  等她走后,祁怀瑾拿起那张纸看了许久,保家卫国,谈何容易...

  既然受了风萧的命令,阡音没有半分懈怠,就着夜色,她在帐外站了一宿。

  天刚蒙蒙亮,祁怀瑾一打开帐子,便见阡音站在外面。

  阡音听见声响后不自觉地朝他看去,一时之间,两人四目相对,终是她先忍不住别过了眼。

  “你一晚上都站在这里?”

  阡音点了点头,这是她的职责,她必然是要遵守的。

  祁怀瑾见状在心里暗道:真是个傻姑娘!

  “你不睡觉,如何有精力去做我昨晚交代你的事情?”

  说完便拉着她进了偏帐。

  阡音见他拉着自己的手腕,下意识想挣脱,可他好像握得更紧了...

  “躺着,半个时辰之后会有人来叫你。”

  他为何要对自己如此上心?难道只是因为她救过他吗?

  想着这些,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见她乖乖入睡,祁怀瑾又在卧榻边坐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

  阡音睁开眼,只觉得心中有一股乱麻拧在一起,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有些事情不是她所能想的。

  刚走出偏帐,祁怀瑾就见临雨向自己走近道:“殿下,京都传来消息,丞相已经被王上革职,斩立决。”

  他听了心中终于畅快了些,定是风慎将军从中出了不少力,不过应该还有其他人,他们出于什么目的就不好说了。

  不过,杀鸡儆猴的人越多,于他们西越一战就越有利。

  想到此,他觉得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

  风萧接到消息后也觉得大快人心,他命下属道:“去把阡音叫来。”

  阡音眯了一会儿就见帐外有人在叫她,她听了立马起身,出去一看,见是风萧的侍从严成。

  “阡音,将军有事找你。”

  他应该是想问她与翊王殿下的事情吧。

  风萧见她来了,开口便道:“丞相已经被斩立决了。”

  阡音听了有些欣慰,看来那些伤倒是没白受,那傅兆年总算是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

  “对了,你与殿下?”

  见他问了,她简略地向他解释了一番。

  风萧心下明白了不少,没想到两人还有如此交集。

  “既然殿下信任你,那便是信任我们风家。”

  祁怀瑾在帐外听到这句话,不自觉地挑了挑眉,他这句话说得倒不错。

  严成见祁怀瑾突然来了,立马向风萧禀报道:“将军,翊王殿下来此。”

  “快请!”

  祁怀瑾见她在此也不意外,毕竟丞相一事也有她的一份功劳在。

  阡音见状从营帐中退下。

  经过祁怀瑾身旁时,只听他道:“在外面等我。”

  营帐外,阡音与临雨站在了一块儿。

  临雨一边打量着她,一边想道:“殿下对这小兄弟倒是不一般,他到底有何过人之处?不过他看起来实在太过瘦弱了些...”

  阡音倒是一脸坦然地任由他打量自己。

  不一会儿,祁怀瑾从营帐里出来,他朝阡音道:“我们走。”

  阡音没想到就只他们二人,万一路途上遇到埋伏该如何?

  祁怀瑾见她神色有些担心的样子,便道:“秘密前去,人不宜过多。”

  阡音点了点头,骑上马与他一同去往镇上。

  不光是她,连临雨也有些担心,他们殿下老是做这些类似的决定,苦的可都是他们呐,万一有个好歹...

  想到这,他拍了拍自己的嘴,呸呸呸,他们殿下最是吉人天相,希望那小兄弟能保护好殿下。

  要是让祁怀瑾听见,他可能会说与风萧一样的话:我一个男人,还需要一个女人保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