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诸天新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金府酒楼

诸天新时代 龙升云霄 2679 2020.08.05 00:20

  金府酒楼,存在的目的不只是饭店。

  更是王天的情报站,结交各路人马的聚贤楼。

  一楼大厅,有为普通客人服务的卡座。

  往上,二楼,三楼,四楼,五楼,需要不同身份才能上去。

  而在这些包厢内,王天都藏了隐藏式摄像头,专门用来收集情报。

  每天不用出门,只要晚上在家将这些视频看一看,听一听,就知道整个基地内发生的大小事务了。

  比如二楼的203包厢,这是刘振国手下几位亲信,每天都要来一趟的专属包厢。

  他们吃饭喝酒之际,经常会说一些人事调动,或者成员部署的话题。

  再比如隔壁的204,巡查队的人喜欢在这个包厢聚餐,他们聊得话题不外乎各个片区的治问题安,或者哪个小区出了些鸡鸣狗盗的琐事。

  这些话题看着不起眼。

  却反映了清源基地内,普通层面的大致情况。

  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

  基地内的一些事,王天可能不知道,刘振国可能不知道,张同伟也可能不知道。

  但是下面的这些中低层负责人却可能知道,甚至在知道的同时,他们都不会上报。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巡查队的成员口中,最近半个月发生过七起命案。

  王天接到的消息,却是这个月只发生了五起。

  还有两起案子不知所踪了。

  这无疑是很可怕的事。

  王天看在眼中,也越发明白古代的皇帝们,为什么要设置黑冰台,锦衣卫,粘杆处,又或者东西二厂了。

  这还只是二楼包厢。

  三楼,四楼,五楼,接触到的消息层次就更高了。

  而在这些人口中。

  肖光正严已律人,宽以待己,最是贪财不过。

  刘振国表面正经,背地里贪权恋色,酒后长吐狂言。

  张同伟沽名钓誉,刻薄寡恩,常以君子自居,实则是个小人。

  再往下。

  叶顾真爱惜羽毛,偏偏又持家不严,对内是个软耳朵。

  房占江精明能干,却又贪图享受,喜好奢华。

  就算是末日之后,抽烟也必须是华子,给别的就办不成事,因为抽别的烟他咳嗽。

  王天也清楚,人无完人。

  但是了解到这些人的习惯秉性之后,再和他们打交道也就容易了。

  一个人两个人,说某某人怎么怎么样,他可能不是那样。

  但是所有人都这么说,十有八九是错不了的,很有参考意义。

  ......

  ......

  “二舅,今天生意怎么样啊?”

  王天进了酒楼,先是在大厅内扫了一眼。

  人不少,起码有十几桌的样子,一个个吃的满嘴流油。

  “还行吧,客厅内三十几桌,坐了一半。”

  “楼上的包厢倒是开的少些,今天只有四桌客人。”

  二舅穿着中山装,也不是当年的乡下老农了。

  很多人都说穿衣显贵,王天以前觉得,人贵不在穿着。

  现在看,其实也有几分道理。

  以前的二舅,胶皮鞋,解放裤,鞋子上还沾着泥巴,任谁看了这也是个乡下人。

  现在再瞅瞅,手工唐装,老布鞋,手腕上挂着串玛瑙佛珠。

  这要是放在古代,出门肯定有人道一句:“爷您吉祥。”

  “小天,你还没吃饭呢吧?”

  “我让后厨给你整点顺口的吃,咱俩喝点。”

  二舅不知道王天为啥来饭店了,只当他是过来看看,顺道吃饭。

  “吃饭的事随便安排一下就行了,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有事和您商量。”

  王天也不去包厢,随便选了个卡座坐下,开口道。

  “我在城西,看中了一套别墅,金华小区的公寓到底是小了些,有些事不是很方便。回头我让人收拾收拾,咱们搬到别墅区去。”

  “行,这是好事。”

  “房子越搬越大,这是兴旺之举,二舅支持你。”

  二舅乐呵呵的应下,随后对着服务员吩咐道:“通知下后厨,整几个拿手菜,我们爷俩一会喝点。”

  “好的老板。”

  金府酒楼的服务员,清一色的80分往上。

  能在这种地方上班,对女孩来说是福分,只要进来了,不但自己有饭吃,而且一家子都有嚼用。

  是普通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饭菜简单一点就好,世道艰难,大鱼大肉的不合适。”

  王天提点服务员两句。

  服务员连忙应下,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王天转念又想到了门口的小乞丐们,询问道:“二舅,饭店门口,是不是经常有小乞丐徘徊?”

  听到这话,二舅有些失落,叹息道:“白天还是少的,到了晚上,前门和后门加起来,能有一百多人。”

  “下班前,我都会吩咐厨房,将多余的剩餐剩饭拿出去,分给那些小乞丐。”

  “但是僧多肉少,有时候饭菜不足,我还会吩咐厨房蒸些馒头,算是尽点心意吧。”

  金府酒楼的客人不少,一天下来能接待上百桌。

  只是世道不太好,大家都吃的急头白脸的。

  真正能剩下的饭菜,其实也没有多少。

  有些客人打包带走了,有一些则被服务员,或者后厨的大师傅偷偷藏下了。

  这年头谁也不富裕,这些服务员和大师傅们,背后也是有家的人,谁不想让家人吃口好的。

  二舅看在眼里,也不好多说什么。

  总不能告诉这些服务员和大师傅,不许他们偷带饭菜,全留给外面的乞丐吧。

  没那个道理。

  “这样挺好的。”

  “能帮点就帮点,也算是给子孙积福了。”

  “只不过...”

  王天话音一转:“这个分寸要掌握好,金府酒楼与我有关,盯着的人很多。”

  “有些事,说简单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好的时候,肯定是千百分的好,不好的地方也会视而不见。”

  “感情淡的时候,没错也是错,一点小问题就容易引起争执。”

  “以后这剩菜剩饭,一定要是剩的,不能用新出锅的。”

  “没有剩的,就下午多做一些,不剩也让它剩下。”

  额...

  二舅越听越是迷糊。

  在他看来,王天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应该春风得意才对,怎么话里话外顾虑重重的样子?

  “小天...”

  二舅刚想说些什么,王天就摆了摆手。

  ““二舅,你听我的,一准错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