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掌天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剑鞘

掌天变 临君故 1929 2020.08.24 10:11

  这次参加掌天大会的人都被安排到了天宝阁的客栈中,因为有令牌,衣食住行都不需要花钱,对于这点,钟离笑秋很满意。

  钟离笑秋在房中喝着青梅酒。听见外面敲门声,打开门便是南宋王和他的蒙面侍卫。

  “小秋子。”白煜笑道。

  “我说了多少遍,叫我笑秋就可以了,别叫我小秋子,太难听了。”钟离笑秋郁闷道。钟离笑秋被师傅许可历练后,便在南宋国境内游荡,在一次偶遇中结识白煜,并且成为了好朋友,这次之所以钟离笑秋能参加掌天大会,一定程度上,南宋王的推荐起到了作用。

  关上门后,南宋王便上桌倒了杯青梅酒喝。

  “唉唉唉,别喝完了,朝阳城那家的青梅酒是我喝过最好喝的,就剩这一壶了。”钟离笑秋忙念道。

  “喝你壶青梅酒而已,这次我可是给你带了个大礼物,你这青梅酒不亏,唉,你别说,你这青梅酒还真不错,比扶苏城那家的青梅酒好喝多了。”白煜身后蒙面侍卫从乾坤戒中取出一把刻着“承影”二字的剑鞘放在钟离笑秋面前。

  “这把剑鞘,属于你了。”白煜像是憋住笑一样说道。

  钟离笑秋吞了吞口水,“真的吗?买这玩意用的钱都够我吃喝一辈子了,那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还你。”钟离笑秋接过剑鞘摸了摸。

  “不用你还,五十万金币虽然多,但你要知道,我南宋国可算是天下最有钱的国家,还是随随便便拿得出手的,当你欠我个人情好了,大男人,别磨磨唧唧的。”南宋国地处南边,水运发达,因为从商的人数多,并且南边这些年比较少被发掘资源,这些年,白煜多次组织军队挖掘资源,自然而然,南边比较起北边被挖掘多年的地方富裕得多。

  “嘿,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兄弟。”白煜这么讲了,钟离笑秋也不好推脱,便把剑鞘收入乾坤戒中,不禁想,不知道自己的剑和剑鞘合二为一时会是什么情况。

  “承影剑虽然不是牧级法器,但怎么样也算是一件随级至宝,况且还是青剑山祖师的佩剑,你这运气也真是好,不过你可要小心点,眼红的人多着呢,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是有人想抢你的剑应该不算太难。所以这次你一定要在掌天大会中取得前四名的成绩,进入掌天城。到时候有执法者的身份,自然没人敢动你。”白煜老神道。

  “放心,这次是师傅吩咐的,你哥我行着呢,得了剑鞘,别说掌天大会上的人,就是掌天城城主见了我都要怕得屁滚尿流。”

  “你就吹吧,别等等看到城主就吓尿了。”白煜嘲笑道。

  钟离笑秋笑了笑。“对了,这次,会打起来吗?”

  “应该不会,丁那边说,奉天国的军队都没有动静,这次掌天大会也没来,我那四哥是个爱好名誉的人,估三年内不会有所动静。至于承和国,不好说,我不知道他在等什么,但近期应该不会有所动静。”

  “那感情好,打起来的话,感觉胜算不大。”在三个最大的国里,南宋国虽然最富裕,但南宋国的百姓不崇尚武力,打起仗来自然没有其他两国那么强悍。朝阳城的天卫人数多而强悍,全部都是炼体期可修炼的将士,但始终难于一个国家的兵力相比。

  白煜白了他一眼。“不说了,我要去见二哥了,你慢慢研究你的剑鞘吧。”

  等白煜走后,钟离笑秋在房间内布下一个阵法,防止外人闯入偷听。

  钟离笑秋将剑鞘认主后,将承影剑和剑鞘合并,一道光布满房间。但不知为何,钟离笑秋看到这道光居然有点畏惧,像是害怕这道光一样。这时剑鞘居然紧缩了起来,原本的承影二字居然消失不见。剑鞘居然与剑身融为一体。

  “原来承影剑无剑鞘,这两件物合二为一方才是真正的承影剑。难怪师傅说我未能使出承影剑的最强一剑。”钟离笑秋身躯不禁一震,一股剑意从剑中传入他的脑内。一幅画面出现在他的眼中,眼前便是伴着无数剑光的承影剑朝着他飞来,剑后有一个看不清面貌的朴素老人,钟离笑秋感觉自己必然逃不过这一剑,随着剑光逼近,画面变得模糊,不久后便消失。“这是什么意思?”钟离笑秋懵圈了。

  “承影剑的威力感觉比之前多了几倍。”钟离笑秋用元神将剑凝于空中,剑在空中将周围的天地元气震荡出波纹。

  -------------------------------

  -------------------------------

  掌天城内城。

  两个算得上天底下身份最尊贵的人坐在一个湖中亭里下棋。

  “二哥的棋力又进步了好多。”说话的人是白煜。

  “不进步不行,总有人催着我进步,倒是六弟的棋力反而下降了许多是为何。”皇帝问道。皇帝跟白煜是同母所生,从小关系便不错,所以聊天时,从不用朕这个字,便足以表明皇帝和南宋的关系匪浅。

  “这几年忙于其他事,没有太多时间。二哥这些年居然有些白发,还是要保重好身体,别跟大哥一样了。”对于修真者来说,往往会比普通人的生命力较强大,更何况皇帝是修真者,自然更加不会那么早长白发,要知道白煜虽然年纪较小,但不能修炼,头发确是比皇帝乌黑多了,看来二哥这几年过得也不是特别好,大哥的满头白发虽然好看,但始终难让人看着舒服。

  皇帝叹了口气,“不谈那些,如今局势,你觉得如今我下步棋该如何走?”皇帝苦笑道。不知是说哪步棋。

  “黑子势大,白子如今只能步长棋、慢棋。但白子应该明白,身后仍有棋子可听差遣。”

  皇帝笑了笑,下了步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