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抱我我就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狠毒的女人

抱我我就变 珈澜儿 2774 2005.08.04 13:51

    吕萼儿的一番话让萧歌很反感,他最不喜欢听到的就是别人说容容已经死了,这是他一直无法接受的事实。而当这番话从吕萼儿口中亲口说出之后,萧歌无法冷静了,他想象不到做妹妹的能如此说亲姐姐。他是个孤儿,从小就没了亲人,看到别人举家团圆的时候总能黯然神伤,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身边有一个亲人,哪怕只是说说话也好,也证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单存在的。

  自从跟容容相识之后,他已经彻底把容容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容容就是他心头那份唯一的牵挂,所以在容容离他而去后,这份情感却仍深深扎根,难以忘怀。今天,在听到萼儿对容容不敬的话后,他勃然大怒,即使是容容的妹妹也不值得原谅。

  这时,竟然看到吕萼儿当着自己的面摘下了一根吊带,他更加气愤,上前按住了吕萼儿不老实的双手,压低了声音:“萼儿你自重!不要等到我翻脸的时候!”吕萼儿吃惊地看着萧歌,自己对相貌身材绝对自信,多少人都曾经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就惟独这个萧歌不识趣!吕萼儿两只眼睛涌出了气愤的泪水,她不甘心,忽然发疯般扯下吊带,拼命拉住萧歌的双手,大喊了起来:“来人啊,非礼拉!”

  萧歌吃了一惊,白柔也吃了一惊,如果萧歌这“咖啡厅非礼女孩”的名声一旦传出,不但会被学校开除,更会影响他在歌坛一路上升的支持率!而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也将彻底被毁,萧歌可不能让这个女人得逞!他猛的一甩,把吕萼儿的手甩开。没想到这个丫头疯狂的扑了上来,用身体缠住了自己,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声已经传来:“怎么回事?5号包间好象有人在喊非礼!过去看看…”萧歌有些慌神。

  白柔这个时候已经看不下去了,在她的眼中,萧歌是个痴情的好男孩,他依然怀念已经故去的女朋友,这样的人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了;而吕萼儿虽然长相出众,身材傲人,但是她过于气势凌人,不但我行我素而且人品也有问题,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很反感她,现在越接触越觉得她很讨厌。白柔决定帮帮萧歌。

  她又一次施展御灵猫术,先堵住吕萼儿大喊大叫的嘴巴,然后把她按到座位上,让她老实地呆会儿。

  刚做完这些,5号包间的门就开了,涌进来一群人,他们一看屋里的情景都笑了起来,在他们眼里,一个帅哥,也就是萧歌坐在那里喝着咖啡,而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坐在他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发着花痴。男人们的眼光直勾勾看向吊带散落的吕萼儿,那惹火的身材,那洁白的肌肤,那若隐若现的双峰都是如此让人陶醉,男人开始骚动起来。

  萧歌不知道忽然老实下来的吕萼儿被白柔施了法,他看到众人的眼光都在盯着吕萼儿,而她又好象是被突然涌进的男人吓傻了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任人观看,萧歌坐不住了。他抢上前去替吕萼儿拉上了吊带,那边的白柔也同时收了猫术。吕萼儿又一次被莫名其妙的怪力制服,心里害怕不已,她不顾刚才的难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喊地向外径直跑去,好象一个疯子一般。

  萧歌怕她有所闪失也跟了出去,白柔也跟了上去,三人上了跑车,开出很远的距离才停了下来。吕萼儿这才缓过神来,她惊恐的看着萧歌说:“送我回去,我要给姐姐上香!”萧歌奇怪的看了看她,开车将她送回了家。

  …等萧歌回到自己的独楼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孙姨做好饭正等他回来,白柔收了猫术现出小白猫的样子,跑了过去等着吃饭。孙姨奇怪的看了看她:“这只猫真古怪,白天到处找没找到它,晚上吃饭的时候它又出现了。”萧歌笑了笑,摸了摸白柔的头:“过来一起吃饭吧。”他又拿了一条鱼放到地上,白柔低头吃了起来,她挺开心的今天,做了一天的英雄。

  那边黑玫瑰伸着懒腰。

  大家都睡了,可白柔丝毫没有睡意,她想着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吕萼儿为什么对容容又恨又怕?容容到底是怎么死的?萧歌跟他们又是怎么一回事?她想得头有些大,看来人间的情感真是复杂得很,难怪临来前,姑姑曾经告诫自己当心再当心。

  黑玫瑰看样子也没什么睡意,不过它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整天在那里趴着不动。白柔轻轻跑到它面前,碰了碰它:“黑玫瑰,我知道你没睡,我们聊聊吧,我实在睡不着。”黑玫瑰动了一下,“想聊什么?”“你在这个家里呆多久了?”“三年了,正好三年..我刚出生就被主人抱来…”“你的主人是容容吗?”“…”黑猫沉默了,白柔连忙又问:“那吕萼儿呢?她是谁?”喵呜…黑猫听到吕萼儿的名字忽然凄厉的叫了一声,吓了白柔一跳。“怎么了你?”“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都是她,是她弄瞎了我的眼睛!”“…”白柔不敢再问了,她知道说到了黑猫的伤口上,她不想再去掀它的伤疤。

  沉默了许久,白柔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黑猫又说话了:“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了。其实已经过去两年,我应该麻木了才是…你一定很想知道怎么回事对吧?让我讲给你好了。”白柔听了这话,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她静静地听黑猫诉说着。

  “这个家里总给我们做饭的叫孙姨,她是我主人容容的奶妈。萧歌是三年前和容容一起搬进这个楼里的,那个时候我刚出世…”“他们以前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但是从我记事时候起,这个家一直很幸福、很温馨,充满了笑声。容容喜欢我就象喜欢自己孩子一样,还给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黑玫瑰”…但是两年前,这里的一切笑声都没了!容容整天都在哭,她非常不开心,连萧歌也整天不见踪影,整个家里死气沉沉!…那个吕萼儿天天来家里捣乱,骂孙姨,欺负容容。可我却没听见容容说过吕萼儿一句坏话,她的心太好了,好到让自己妹妹欺负!”

  …黑猫沉默了一会儿,“有一天,吕萼儿和一个叫云浪的人一起来到这个小楼,当时家里只有容容一个人。孙姨去买菜,而萧歌还没回来。容容抱着我,我感觉到了她的身体在发抖!我看到云浪拼命的摇着容容,而吕萼儿,那个狠毒的女人抓住我,用针尖穿透了我的眼睛…在我昏迷的前一刻,听到那个女人在笑,她说如果容容不听话的话,就会和萧歌一起有我这个下场…等我醒来的时候,容容,我那可怜的主人并没有离开我。她还是那么温柔的对待我,是她救活了我的命,可我想哭都没有眼泪…我知道容容心里一定很难受,虽然我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容容从那以后再没有开心过,她没说过一句话,再之后,我就没有见过她,后来听孙姨说,她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好想她!!我不明白人间为什么这么多复杂的事情,如果说我们动物之间的弱肉强食直接而残忍,那他们之间明争暗斗、杀人无形不是比我们动物更残忍和无耻吗?”…

  黑猫越说越激动,说得白柔后背一阵阵发冷。虽然黑猫没说清楚事情的始末,但却让白柔知道了竟然是吕萼儿弄瞎黑猫的眼睛!这个狠毒的女人,看来自己今天惩罚她的还很轻!…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发生争吵却非要拉上这无辜而可怜的猫做为牺牲品呢?这在猫女族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看来姑姑说得对,人世间恶人当道,连这么美的女人都如此劣迹斑斑,我还要对谁心软呢?白柔默默的想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