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抱我我就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性感美女吕萼儿

抱我我就变 珈澜儿 2558 2005.08.03 17:29

    白柔吃过鱼后又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此刻萧歌早已经上课去了,今天要做些什么呢?白柔边想边跳上阳台向下眺望。

  这是谁?她看到一辆红色跑车缓缓驶来停在外面,下来一位20岁左右的性感美女…

  不一会儿,只听门铃大响,白柔看到那个中年女人,也就是被萧歌称为孙姨的人急匆匆地去开了门…“萧歌呢?”一个尖锐的声音响了起来,白柔对这个声音莫名反感,她跑了过去…

  “是萼小姐啊,萧少爷去上课了,你有什么事情吗?”“没事情我就不能来了吗?我姐姐不在可还有我在,他别想逃出我的视线!”话还没落地,性感美女已经走了进来…抬头看到墙上的大合影,她撇着嘴:“呦,看不出啊,还这么痴情,人都没了还抱那么紧干吗?”她伸手就去扯照片,孙姨赶紧拦住她:“萼小姐,你可不要动这照片啊!这可是萧少爷的心头肉,谁碰了它的话会倒大霉的!”“什么倒大霉!我还怕个死了的人?你怎么还想不开?如果不是她做出背叛浪哥的事情来,你也不会跟着一起住到这里,穷得要什么没什么的!”孙姨看着性感美女,正色地说:“请你不要这么说容小姐,毕竟她是你的亲生姐姐!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跟云浪的关系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如果你硬要这么说她,那请你出去!这个家不欢迎你来!”“什么?你个老东西,现在姐不在了,你还敢对我这么说话!”她挥手向孙姨脸上煽了过去…白柔在一旁早就看不过去了,虽然还没弄明白她们在说什么,不过自己不喜欢这个女人,现在看她要欺负做鱼给自己吃的孙姨,那还得了?白柔施起御灵猫术,毫不客气的抓起那女人双手,狠命朝自己打去…“啪啪”两声巨响过后,眼前的两个人都呆了。性感美女那娇嫩的脸蛋上出现了两个巴掌印,红得发紫,她哇的哭了起来:“姐,我错了,你别来找我!”说完连跌带撞的跑了出去。孙姨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萧歌与容容的合影,自言自语:“小姐,你死得屈呀!”…说完,她也垂泪回屋了…

  白柔虽然打了人,但是心里却很难过,因为她从两个人的谈话中已经得出一个答案:那个叫容容的女孩已经死了。但是昨天看萧歌跟自己说话时的表情,好象容容还活着一样,真叫人费解…

  萧歌回来了,刚一进门他手机就响了,接听后,里面传出一个甜得发腻的声音:“大忙人,最近好吗?”萧歌一愣:“萼儿,你回来了?”“我当然回来了,我不回来你不是更要把我忘了?我想见你!”“…不行啊,下午还要去练歌,你有事情的话在这里说吧,改天我再约你OK?”“不行嘛,姐夫你忘了,姐姐是怎么告诉你的?让你对我好些,你就是这么对我好的吗?我今天下午就要见到你!33咖啡厅见!”那边挂了电话。萧歌气得想摔电话,想了想,忍住了,又打了个电话取消了下午的排练。

  白柔见萧歌要去赴约,她也想去看个热闹。跟在萧歌的后面往外走,萧歌回头看到白柔,皱了下眉,把她推回屋里,“你要去哪儿?跑丢了我上哪儿找你!”白柔冲着他叫了两声,见他没有反应,就又施了迷瘴猫术跟了上去。

  萧歌来到33咖啡厅,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他刚一坐下,手机就响了,是刚才的声音:“坐在外面干什么?不怕别人看到我们俩?来里面5号包间,我等你呢。”萧歌扣了电话,走了进去。白柔心里挺反感:萧歌坐外面说明心里没鬼,进包间里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了,这女人怎么这样!

  那个叫萼儿的美女正坐在包间里,此刻已经换了一套衣服。大红的吊带短裙包裹着惹火的身材,脸上化着精致的艳妆,只是脸颊还有些红肿。萧歌坐到她对面,看着她,忽然好笑地问:“两年不见,你的脸怎么胖了?”萼儿听了这话,竟哭了起来,她抚着脸极其委屈地说:“什么胖了?被你家保姆打的!你还不替我讨回公道的话,姐姐在天也难原谅你!”“…孙姨?她的性格是不会随便打人的,不是你自己去惹了她吧?你在哪儿遇到她的?”听萧歌一问,萼儿止住了哭泣:“听你这么说就是不信任我了?我平白无故的去惹个老太太生气做什么?本来上午去你家想看看你,想不到她站在门口不让我进去,还说屋里有鬼怕我吓到。我不听,说里面是我姐姐和姐夫,有鬼我也不怕,她就打了我,还说以后不让我去!姐夫你给评评理啊,这样的保姆你还留着干什么?连我她都敢往外撵,那以后不是更翻天了!”说完,她偷看了一眼萧歌的脸色:“你让她给你做饭倒不如让我去做。我这次在澳洲学会不少花样,肯定让你吃得回味无穷。”萧歌知道她的话里水分很大,笑道:“我啊,还就吃孙姨的饭吃惯了,容容的厨艺就是跟她学的,我吃惯了的口味是难改了,你的厨艺还是留给别人享用吧。”

  “不,我就想让你享用!”说着,萼儿起身挨着萧歌重新坐了下来。她看着萧歌,眼里闪烁着诱人的光芒:“姐夫,你说我胖了,你看我真的胖了吗?那你摸摸我的腰看看…”她拿起萧歌的手,轻轻的放到自己腰上,萧歌马上就把手抽了回来。“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啊,你哪儿胖了,比以前还要瘦,得多补充营养啊。”萧歌应付她。

  萼儿媚笑:“我是个没人疼的人,每天想起姐姐来茶饭不思,能胖才怪!姐夫,姐姐让你好好照顾我,你没有听话哦!”说完,她把脸放在萧歌肩上,抓起萧歌的手闭上了眼睛:“两年没见你,真要把我想死了!以前你看不上我是因为我没姐姐漂亮,现在我也成熟了,也漂亮了,你好好看看我哪里比不上姐姐?”

  萧歌不想听她说这些,就站了起来。“萼儿,你又来了。你再胡闹的话我马上就走,不要让你姐姐看了难过。”萼儿张开了眼睛,也站了起来,笑道:“呦,怎么了?我才说了两句话你这个“情歌王子”就受不住了?难道你平时身边的美女如云,姐姐看了就高兴吗?如果当初你不是天天让姐姐伤心,她会有今天的下场吗?”“…萼儿,你不了解情况不要乱说好不好?”“哼,萧歌,我可告诉你,我这次回来就是来代替姐姐的位置的,从今以后我吕萼儿就是吕容容,就是你萧歌的女朋友,如果你敢对我不忠,不管是谁,我都让尼克去废了她!”萼儿俨然一副大姐大的语气。

  萧歌听了这话,脸色一沉:“萼儿,你的脾气怎么还没有变?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明白的告诉你,在我心里只容得下容容一个人,任何人都没有机会,你也一样!…而且就算我真的变了心,也跟你无关!”吕萼儿看萧歌生气了,态度反而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她娇笑着:“哦?你心里真的还惦记着那个死人?”边说边轻轻地摘下了一个吊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