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非是苦寒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37 2019.06.21 20:05

  别说李成梁嘴巴长的可以吞下个鹅蛋,就是朱载坖也没曾想到,竟能碰到李成梁这个未来的辽东大将。

  “殿下恕罪,我昨夜宿醉未醒,以至放浪形骸。”李成梁的反应也是极快,立时以手扶额道:“生员这便去收拾下仪表,再来拜见殿下。”

  不等刘教谕再说第二句话,便一遛烟的跑开。

  朱载坖冲着李成梁的背影道:“莫忘了召集同窗,今晚由我请客,北门通济坊,大家一醉方休。”

  众人明显看到正在奔跑的李成梁一个趔趄,差点一跤摔倒。

  “殿下有命,敢不从尔!”李成梁立时回了。

  “这个李成梁,已近而立之年,还不知道庄重一些。”刘来教谕摇头不已,“一天到晚就在琢磨着吃肉喝酒,读书也是拿起书本便睡着,真是一言难尽。”

  看来刘教谕对于李成梁意见不小,认为他不是一块读书的料,在通惠书院只是为了混些吃喝。

  “非常之人,必行非常之事。”朱载坖并不以为意,“教谕请先给我这一行人,安排个住处可好。”

  刘教谕当然有求必应,在书院之中选了一个小四合院,将朱载坖一行人安排妥当。

  等他们将住处都收拾出来,李成梁也已经重新换过衣服,再次找了过来。

  “生员李成梁,正式拜见裕王殿下。”李成梁刻意强调正式两字,是为了替自己先前的莽撞收尾。

  “本王朱载坖,此次来通惠书院读书,你我便是同窗,还望共勉之。”朱载坖笑道。

  “生员不敢。”李成梁性格虽然有些不羁,但也不傻,这种话听听就算,“殿下但有吩咐,生员必尽绵薄之力。”

  初到通州,朱载坖便能碰到李成梁这位未来的将才,可是意外之喜。如果放过这位将来的名将,那就太可惜了。

  李成梁也有意巴结这朱载坖,他对功名也已经不抱希望,不如抱上裕王殿下这根大粗腿。

  两人颇有一见如故之感,倒是让田义有些心中不爽。他不知道为啥,殿下会对这个叫李成梁的假生员,如此客气。只看这家伙的谈吐,就不象是个饱读诗书的。只不过身为随从,田义不能干涉殿下的事。

  小丫头李彩凤却没这些顾忌,她一个劲的嚷嚷着,要去外面玩。

  “殿下,通州虽然不大,但也有些景致。在书院的对面,就有一座十三层文殊塔。”李成梁随手一指对面,“想必殿下来时也已经看到,此塔雄视通州,百里风物,无不尽收眼内。”

  通州塔很是有名,朱载坖在京城就听人说起过。通州塔也叫燃灯佛舍利塔,建于南北朝的北周时期,到大明也已经建成了一千余年。

  塔高十三层,八面玲珑迎八面来风,一层一景,心胸渐次开阔。

  朱载坖来到大明的这些天里,就一直没能放松过。现下登上这古佛塔,不由得放开自己的性子来。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涛涛……”朱载坖一时兴起,却念起了这首前世领袖的沁园春·雪,一下子惊呆众人。

  只是朱载坖也醒过味来,及时的闭了嘴。

  刘来教谕也跟着朱载坖登上塔顶,这时听到半首不到的沁园春·雪,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

  “好词、好词!”刘教谕用力拍着塔的扶手,几乎要将这手腕粗的木头拍断,“用词简约豪放,文达、意达、气势也达。殿下只此半首雄词,已足可震惊大明诗坛!”

  李成梁背着几个人,并没出声。

  却听李彩凤悄声道:“李大哥哭了,他故意背着我们擦眼泪,不让我们看见。”

  塔内相对封闭,李彩凤声音又清脆,就连李成梁也听了个清楚。

  “不瞒殿下,只此半首词,却让我触景生情。李某生于辽东铁岭,每到冬日,便是殿下词中之景。”李成梁转回身,十分坦率道:“一句大河上下顿失涛涛,也让成梁思乡心切泪眼涛涛!”

  朱载坖没想到,自己念了半首词,竟会起到如此效果。

  “成梁,你非是读书种子,何必在通州这里强求功名。”朱载坖顿了顿接着道:“我看你豪迈慷慨,未必不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之地,未尝不能建功立业。投笔从戎也是一条出路,马上封候也说不定。”

  李成梁猛的看向朱载坖,有些惊讶,他也不知道朱载坖的话是讽刺还是真诚的劝诫。

  朱载坖平静的与李成梁对视,并没有半点嘲弄轻浮之色。

  “殿下说的对,我确实不是读书的料。每每看到四书五经,就会烦躁莫名,实在是憋气的紧。”李成梁终于确认,裕王并非讥讽自己,“辽东虽然苦寒又多野人,可成梁生于斯长于斯,正是可以大展身手之地。”

  朱载坖看到李成梁已经有了回乡建功的心思,便笑了起来。真实的历史中,李成梁可是四十岁才以生员为将,在辽东出头的。自己的出现,或许让这一进程加速了十几年之多。

  “辽东气候虽寒冷,可不是苦地方。”朱载坖并不赞同李成梁的说法,“据我所知,铁岭可是盛产煤铁,山中也多皮货巨木。而且辽东黑土沃野千里,虽然一年只能一熟,收成也不下于别处两熟之数。若是能平定那里,使之免受蒙元和女真的骚扰,不敕于又为朝廷开辟一处财税重地。”

  李成梁这次是真佩服起朱载坖了,他自己能看到的就只有杀敌立功之类的东西,别的一点都没想到。

  “殿下胸怀高远,不是成梁能望项背。”李成梁表示服气。

  朱载坖也是有后世的思维和眼光,才能碾轧大明的这些重臣名将,不然一点有用的想法都不见得能说出来,更别说让人钦佩了。

  “大哥哥殿下,你怎么和李大哥说起没完了。”李彩凤觉得气闷,实在是没耐心听朱载坖他们说话,便打断他们的对话道:“刚才你只念了半首诗,还没念完,我都等急了。”

  小丫头刚刚开始认字,但也能体味诗词的好坏。

  刘教谕也和李彩凤有同感,急忙点头道:“说的不错,殿下的诗才绝代,还请将后面的也作出来。”

  朱载坖才不会念原词,那不是找死吗?

  要是将‘欲与天公试比高’念出来,老爹嘉靖就能把自己废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