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我没有病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80 2019.06.18 12:00

  朱载坖斜眼瞥了田义一眼,这小子是不是对高人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虽然长的仙风道骨,但是一尺长的胡子上,都沾了不少肉汁。身上的衣衫也不整洁,反倒邋里邋遢的象个讨饭的。

  见几个人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老道士也不尴尬。而是两口将鸡腿吃完,丢了骨头,又在后衣襟上擦了擦油手才向几人打招呼。

  “这位公子,不知你们来这里有何贵干。”老道士虽然邋遢,却颇有风度,向田义一伸手道:“适才听这位小哥说,似乎是在找我?”

  没等朱载坖上前,这老道士便主动向他问了起来。

  “这是在下的一个随从,他说年前曾在灵济宫中见过老道长,当时老道长练得一手好拳,很是让人仰慕。”朱载坖也笑着回应道:“今天来此,也是碰下运气,满足我等的好奇心。”

  老道士上下打量了朱载坖两眼,心里便有了计较。只看朱载坖的打扮和派头,小小年纪就透出雍容大方之态,肯定非富即贵。

  “公子所说的事,不过是老朽强身健体的功夫而已,没什么了不起。若是公子不嫌弃,我倒可以演练一番。”老道士笑呵呵的道。

  这老道士主动贴上来,倒让朱载坖有点拿不定主意。不过,他也不会拦着对方。

  “有劳老道长了。”朱载坖点头应下。

  洒然一笑,道士须发飘舞之间,身体已经退后了十数步。看不出这老道士若大的年纪,身手灵活异常。

  只小小的露这一手,便让田义几乎喝出彩来。就连小丫头李彩凤,也显现出一副惊奇之色。

  老道将几人的表情看在眼内,暗自得意。同时两腿微弯,身形如弓,便动作起来。时而如同猛虎,时而仿佛老熊,很是夺人眼球。

  朱载坖不知道这老道练的什么功,但从对方古拙的动作,流畅的身形来看,显然也不是胡乱练的。

  待老道一收身形,长长吐出一口白气,更是惊得田义啊一声叫出来。

  “哇!老道长吐仙气了!”李彩凤也咂着舌头,半天缩不回。

  “不要胡说,此时天气还冷,老道长活动半天也有些内热,这是哈气浓一些而已。”朱载坖摇头不理他们两个,转向老道士,“道长有此功夫,想必也能寿至百岁。”

  老道士也不尴尬,只是有些惊奇。以往在人前练习一遍自己的功夫,都会被人赞叹甚而膜拜,无不以为神仙。倒是眼前这位少年公子,对此似乎不以为怪。

  “公子是个有见识的,我这不过是道门传下的养生之术五禽戏罢了。”老道士哈哈一笑,坦然道:“常人不曾见过,倒是往往被误会为仙迹。老道因此得些供奉,云游四方倒也快活。我看公子身体并不康泰,如果有兴趣,我也可以教授与你。”

  对方如此好说话甚至要教朱载坖五禽戏,这让他心里一阵嘀咕。但是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学些健身术的吗?学不学拳不要紧,虽然不是格斗技击,只要能养好身体就可以。

  李彩凤睁着乌溜溜的大眼插话道:“老道长,我们也可以学吗?”

  “不过是养生之术,有何不可学的。”老道一挥手道:“我老道这把年纪,可不想让这套养生之术失传,多一个人学,便多一支传承。既能独善其身,又能兼济天下,何乐而不为。”

  “道长豁达,在下非常敬服,还没请教道长如何称呼。”朱载坖向老道士拱手说。

  “老道道名孙义正,是个半路出家的道人,没有道号。老道喜欢口腹之欲,公子可以唤我吃道人。”老道自我介绍完,对着朱载坖打个揖手,“公子想必是位贵人,若是不愿,也不必向老道通名姓。”

  朱载坖两世为人,心里觉得这老道有点意思。明明对自己有些好奇,却说自己不必通姓名。可是他这么说了,自己要真不通名岂不是太过无礼?

  如果是常人,不报姓名也没什么。可朱载坖是皇子,要是这么藏头露尾的,还有什么皇家气派和面子。要是说出去,都脸上无光。

  “他?他是当今陛下的皇子,裕王殿下,本名朱载坖。”一个声音,从后面内院的月亮门中传出,同时走出一个少年人。

  田义急忙向着来人行礼,“小的见过景王殿下。”

  李彩凤吓了一跳,立时躲到了朱载坖的身后。

  最受惊吓的,反而是吃道人。他本是个来这里挂单的游方道士,却没想到,一下子有两位皇子到了面前。

  “见过两位皇子,老道实在是唐突了。”吃道人连忙对着两人分别拱手,脑门冒汗。

  “不妨事,本王正是裕王朱载坖。这位是我的王弟,景王朱载圳。”朱载坖扶了吃道人一把,“我们兄弟,倒是让道长受惊了。”

  景王这时还不知道西苑的事,祈福做样子,当然要做全套。严嵩和严世蕃父子,也没给他传递消息,免得徒乱阵脚,还不如让景王在灵济宫里继续安心祈福,别跑出去碍眼的好。

  只是景王在这里吃斋祈福了好几天,已经闷的不行,这才出来走走。结果就是这么巧,出了门就看到朱载坖正和一个老道说话。

  以景王张扬的性子,当即便揭穿了朱载坖的身份。

  “有什么受惊不受惊的,不过是个游方道士。”景王微微一哂道:“三哥不是忙着经营之事,怎么会到这里来。难道你们开的那家所谓超市,被父皇下旨封掉了?”

  朱载坖面色淡然,“四弟,我来这里,是向这位道长学些养生之术。你来这里,又是做什么的。”

  “呵呵,我可做不来那些唯利是图的商贾之事。”景王却语带讥讽又有些得意道:“只好在这里,给父皇祈福。希望国泰民安,天下太平。而父皇也能修道有成,万寿无疆。”

  吃道人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向朱载坖的目光一亮。

  “四弟有心了,这是孝道,想必父皇定会对你有所褒奖。”朱载坖面对景王挑衅一笑置之,“在三哥看来,你的身体也病痛全消已经大好,倒是要恭喜你。”

  景王脸色一变,这事有些闹心,大声辩道:“我没有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