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通州无战事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56 2019.06.26 18:00

  同知吴运久吓得体如筛糠,冷汗仿佛小瀑布一样流下来,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别说他一个文官,就是城头通州的武官守备,也同样脸色腊黄不知所措。

  “殿下快走,小的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着殿下回京!”田义虽然年少,但是也更加热血一些。

  刘教谕双眼微闭,不由得叹息道:“往哪里走?整个通州都被围的死死的,只怕走不掉了。”

  “一、二、三、四、五,五个人。”朱载坖却在城头上看着城下,在数人头。

  李彩凤这时虽然也吓得小脸苍白,但还是很好奇,“大哥哥殿下,你在数什么啊?”

  “我在数,有几个领头之人。”朱载坖看着城下,并不怎么惊慌。

  虽然心里并不象表面那么平静,但是朱载坖却知道,自己不能显出六神无主的姿态。一旦他这个为首的人慌了神,那才是真的不可收拾。

  “这……有用吗?”李彩凤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有用。”朱载坖笑了笑。

  突然之间,朱载坖对着城下大喝道:“本王为大明皇子裕王,在这里守护通州城。城下诸百姓听着,朝廷赈灾的粮食马上就要运到,到时大家便能吃饱。”

  城上那些官员和兵丁,看着朱载坖就如看着一个白痴。这种时候,还提什么吃饱的问题?这些家伙明摆着是要造反,要攻城!

  只要他们打进通州城中,还怕什么吃不饱。要是两句话便能平乱,大家早就散了。

  朱载坖不管诸人如何去想,他继续喝道:“若是作个良善百姓,还能有口饭吃。若是跟随他人造反,朝廷必将诛其九族。你们造反,也就是痛快一时,城中的粮食吃完也就没有了。这里可是京畿重地,十万大军就在距此数十里的京城,转眼之间就到。大家可曾想好了,是跟着一些奸滑之徒做乱,还是等着朝廷运粮救济?”

  原本城下的流民已经躁动起来,现在听了朱载坖的话,这躁动便又小了一些。

  城下领头汉子眼看着大家的热乎劲要下去,不由得发急道:“大家别听这狗王胡说,大明无道百姓艰难。卫所官兵连倭人小矮子都打不过,只敢对大家下刀吗?只要大家伙万众一心,就连京城也能一口气抢下来!”

  “说的没错,官兵又怎么样,还不是年年被那些外族的家伙打的哭爹喊娘。”

  “咱们根本用不着怕,这么多人,要比官兵还多!”

  朱载坖在城头上哈哈大笑道:“你们几个居心不良,让这么多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出头,自己要躲在后面享清福吗!我为大明皇子,说话算话。现在只要有人,能斩下这五个人的人头,我保他做个百户老爷,一世衣食无忧!”

  城下的人群变的更安静了,已经有人避开那五个流民头领。

  大明积威二百年,早就在百姓心里打下了华夏正统的烙印。再加上朱载坖自称大明皇子,亲自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许诺,那是不可能食言的。

  百户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武官,但是在流民的眼中,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老爷。这样的许诺看得见摸得着,更加实在。如果许个什么候爷之类的官职,那反而让人不敢相信。

  “狗王是要离间大家,大家千万不能受骗!”

  “不能听这狗王的,否则我等只能任人摆布。想要吃口饱饭,都要象叫花子一样没脸没皮的求人施舍!”

  几人大急,纷纷呼喝着周围的人。

  朱载坖这时已经不再焦急,淡淡一笑,“来人,给城下分发饭食。大家不要急,排成一队,老弱妇孺先上前领取饭***壮汉子最后再领取。谁要是敢乱了秩序,别怪我让人放箭射杀。”

  城上的兵丁也没看同知吴运久,只知道裕王殿下已经掌控住了局面,只要听话就好。

  一筐筐的饭食被人用绳索系下城,流民依言排成一队队的,挨个上前取饭食。

  有人想着从筐里多拿些饭食,却被兵丁用弓箭指着,又急忙放回去。

  这边放着饭,那边的五个流民头领旁边,却变的更加诡异。许多精壮汉子暂时领不到饭,便围在这五个头领身边打转。

  “你们不要上当,他这是反间之计啊!”那最有威信的领头汉子几乎要要尖叫。

  可惜周围的人群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盯着几人,让他们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这时运河里又来了一条长长的船队,几乎看不到尽头。

  最前面的一条船的帆顶上,有面画着五座山峰的旗子,船头上还有一人,正对着城头上的朱载坖挥手致意。

  朱载坖看到船上的旗帜,还有挥手之人,他呼了一口长气。王直到了,还带着这么多的粮食,这下子事情算是有了真正的转机。

  “看到没有。”朱载坖越发的从容,挥手一指运河之中远远驶来的船队道:“这许多条船上都是粮食,就是朝廷知道百姓疾苦,特意从各地收集来,让大家度过难关的。你们还等什么!”

  城下的流民虽然不如朱载坖在城头上看得远,但也知道并不是假话。

  朱载坖的话音刚落,使有一名精壮汉子猛扑向五个领头闹事者之一。这个时候再犹豫不决,怕是就要晚了。

  其余的数十名名汉子也醒悟过来,近在眼前的富贵可不能放过。数十人一拥而上,那五个领头闹事者,便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几声惨叫之后,那些领头闹事之人便被人活活打死。皇帝梦还没开头,就已经结束。

  同知吴运久在城头上看得目眩神驰,原本危如累卵的局面,在裕王一顿操作之下,居然就这么化解了。

  岂止是他一个这么想,刘教谕也是同样想法。

  李彩凤看着朱载坖,目生彩光,简直崇拜的不得了。

  而田义与几名侍卫,也护卫在朱载坖身旁,高高的挺着胸膛,生怕他人不知道他们是裕王随从。

  此时气氛刚刚缓解,便传来一阵隆隆的轰鸣,仿佛山摇地动一般。

  朱载坖抬眼看向西北方,战旗如林,黑压压一群骑兵驰来,人数足有数万。

  这些人马驰到近前,却发现这些流民百姓都纷纷惧怕的避让开来,根本就没有人冒头。

  不是说有流民聚众造反,攻掠通州吗?可是看这样子,分明个个都很老实,别说反抗攻击,就连个叫骂的都没有。

  是哪个缺德的东西谎报军情,通州无战事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