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大明病了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39 2019.06.19 20:00

  文士名叫罗文龙,与严世藩是好友。

  能与小阁老是好友,显然也是不容小窥的一个人物。

  主要两人有着非同寻常的共同爱好,既爱美女也爱花样美男。

  罗文龙是个名满天下的制墨大师,只要是经他手制作的墨锭,便会立时身价百倍。除此之外,罗文龙时常经商海外,家中也算是金银满仓。

  两个人好到什么地步呢,基本上可以共用男宠和美妾,真谈得上不分彼此。

  这一次严世藩听到,裕王与一群纨绔子弟合办的超市开业,便特意邀请刚刚回到京城的罗文龙,一同前来查看。

  “如此庞大的店铺,我可没有见过。”罗文龙笑道:“海外都是闭塞之地,哪里有我天朝上邦的繁华。我在东瀛,往往几百人便自称一城,实是见识浅薄的紧。”

  “你可知道,这裕成超市乃是裕王与成国公世子等勋贵子弟所办。”严世藩盯着罗文龙道。

  “小阁老,你这样说是何意,莫非你有什么想法不成。”罗文龙觉得自己的这位好友话没说完。

  严世藩摇头一笑,“我与景王交好,而父亲也曾说,陛下不喜裕王。罗兄你说,我怎么能看着裕王一党壮大。”

  罗文龙没有说话,而是眉头紧皱起来。

  两人虽是好友,但是严世藩的话里话外,都涉及到了夺嫡的问题。帝国大位继承人的归属,凡是参与者,一个不好就是掉脑袋的。

  “严兄,你父严阁老已经位极人臣,若是再牵涉到夺嫡之事当中,当今的眼中还能容得下你严家?”罗文龙也不是目光短浅之人,一句话就问到了要害上。

  严世藩冷笑了两下,压低声音道:“陛下求仙了道,就要做无数扶乩炼丹的法事,还要封赏道士修葺道观。哪里来的许多钱财支撑?还不是我们父子东拼西凑,四处找补,才让他能穷奢极欲这些年。我父名为阁老,其实不过是被陛下用来遮挡刀剑的一面破盾。我严家若是不能一直有权有钱,将来的下场才真的堪优啊。”

  罗文龙吃了一惊,从严世藩的话中能听出来,对方的自负。严世藩的意思,也将陛下当成了合伙人,要共享这天下的荣华。这个意思没错,但不能摆到明面上来说。

  “这超市刚刚出现,我还不明白其中的巧妙,不如先让咱们入内一观,也好有个谋划。”罗文龙点头,表示知道对方的目的。

  “正该如此。”严世藩当先大步而行。

  等两人入内转了一圈再出来,严世藩的脸色便不太好看。

  “小阁老,这裕成超市真是一群勋贵子弟所为?我看未必,若无数十年的经商经验,怎么可能如此抓住众人的心思。”罗文龙手里还提着一只小布袋,里面是现成的酒肉。

  两人原本只是想走马观花,入内随便瞧瞧就走。结果跟着人群在超市之内移动,各种琳琅满目的货品堆积如山,便是寻常百姓也要挤出几文钱来买些东西。

  他们不知不觉受此氛围影响,居然也掏钱买了些酒肉。

  严世藩哼哼一声,“这是诡诈之道,或许更是有妖人施法!在天子脚下如此聚人敛财,简直、简直是无法无天!”

  “非也。”罗文龙道:“这并不是妖法道术,倒是与兵法有几分相通。我随船出海到过东瀛,每每船一到岸,便会有无数的当地土人蜂涌而至。往往不管船上的货物是些什么,都会争相购买。在他们看来,天朝上邦的东西都是好的。而这超市也是同理,先前所印彩画纸我也看过,已经是将人心都勾到了极致,让人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

  “罗兄,你为一代儒商,如何才能破掉他们这种敛财诡计。”严世藩又妒又气的道。

  罗文龙摇头失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鄙人自然胸有成竹,只要小阁老略微稍一造势,这群勋贵子弟就会吃不了兜着走。若是寻常大臣,只怕杀头的罪名都够了。”

  严世藩眼中一亮道:“哦?罗兄所指的是什么。”

  “适才,小阁老难道没有发现?”罗文龙阴沉一笑,“这超市之中的货物应有尽有,其中更有大批的海货。太祖皇帝曾经下过六字圣旨,片板不许下海!”

  这里所说的海货,可不是鱼干之类的海产品,而是指的海外贩卖而来的货物。

  “你……说的太对了!”严世藩恍然大悟,以手击额,“他们这群勋贵子弟,终究还是些酒囊饭袋!如此显眼的货物,也敢摆在明面上售卖,真是不知道死活。不过,也就是他们敢这样做,一个个都是勋臣世家,怕是鼻孔都朝了天。若是让言官参他们几本,想必陛下会极为震怒。而他们这所谓的超市,便也只能关门大吉。”

  “正是如此。”罗文龙嘿嘿一笑,“若不是他们这么不小心,以超市这等经营之法,还真可称得上日进斗金。莫如小阁老向陛下进言,将这超市查封掉。实际上让你我来经营代管,岂不是又能给陛下开辟一条财源。”

  “你这主意不错,我回去与爹商量一下,是否可行。”严世落眼珠转了几转,权衡着其中的利弊。

  在裕王府内,老道孙义正正在指正朱载坖五禽戏的要点,便听到有人通报高拱来访。

  高拱被请到了庭中,一错眼便看到了老道孙义正,不由得脸色一沉。

  嘉靖皇帝一心求道,已有近二十年荒废国事。若不是一些朝中正臣用事,这天下早就天翻地覆。即使是这样,也国事艰难无比,年年被内忧外患折磨的喘不过气。南倭北虏,一海一陆,大明朝风雨飘摇已到极限。

  原本自己还想着,将裕王推上大位,有朝一日拨乱反正,匡扶社稷于将倾,挽狂澜于既倒。可……可看到裕王府中的道人,高拱一瞬间便好似老了十几岁一般。

  “老师,您的脸色如此之差,可是生病了?”朱载坖看到高拱神色不对,便关心的问道。

  高拱气的咳嗽了两声,“我很好,是……这大明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