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 如此店铺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26 2019.06.19 18:05

  归根结底,陈情书有意无意之中,将朱载坖开商号超市的行为定成了天家赌气行为。

  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让等于弱化朝臣的攻讦。皇帝老子和儿子之间的家事,你们这些科道言官,乱插什么嘴?什么都管,你们管的倒是宽。最后朱载坖还提出要去书院读书悔过,更是表现出了诚意,这让嘉靖也无可挑剔。

  “高卿,裕王顽劣,实在是难为你这个老师了。”嘉靖也不是傻子,这主意多半是眼前的高拱出的,“既然裕王肯安心读书,也是一件美事,总比被那些言官没完没了的指责,要强得多。希望在你这明师教诲之下,能出个高徒。”

  “陛下明鉴,臣可没替裕王出主意,这完全是裕王自己的意思,看来他是真的悔改了。”高拱没想到,嘉靖会称赞他,这可真是意外,“臣下会尽快替裕王选一座书院,让他早日就读。”

  高拱知道,嘉靖对于裕王经商这件事,到这里就算是完全放过,心中也确实大大松了口气。

  朱时泰那边,次日正是超市开张大吉,印的彩画纸满京城都能看到。

  裕成超市大门口,张灯结彩,比嫁娶新媳妇还要热闹百倍。

  国人不论古今,大都喜欢看热闹、凑热闹。超市这种新鲜事物,是大明所仅见的,人也不会少了。

  朱时泰在裕成超市的大门口,四下里一望,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涌动,怕不有数万人之多,这让他的冷汗都流下来。

  幸好当初裕王殿下叮嘱过,要成立什么保安部。这保安部的人,都是成国公原来的军中老部下。虽然有人带些残疾,但是制伏一两个普通百姓还是不成问题。

  “来人,维持好大门的秩序,莫要乱了套。”朱时泰这时冷静下来,便开口吩咐手下人办事,“将人都分开左右,左进右出,莫要拥挤踩踏,违者送官!”

  在朱时泰的极力组织之下,很快人流便形成了规律,一改之前乱哄哄的样子。

  朱时泰不知道的是,对面不远的一座茶楼上,一名威武的中年人正看着裕成大门口的动静。

  中年人一身的威仪很重,也不是个简单人物,而是现在的成国公朱希忠。

  看到超市外的人群井然有序,朱希忠摸了摸胡子,连连点头。

  勋贵之家,可不在乎儿子是不是经商。这种事各个勋贵家里都在做,只不过是做的大小而已。

  朱希忠眼下关注的,可是这个儿子的能力。数万人被理清,而后有序进入超市之中,只做好这一点,就不简单。在他的眼中,自己的这个独子,算是有了一些出息。

  其实出了乱子也没什么,朱希忠还托了南城兵马司加派人手,就防着出事,现在看来是用不着了。

  昨日从宫中传来消息,裕王殿下弄的这什么超市商号,都交给了自己的儿子来管。

  对此,朱希忠是吓了一跳。

  因为之前一点风声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漫天的谣言,全是攻击裕王的,朱时泰也被捎带其中。还没等他找儿子谈话,让朱时泰退出这所谓的商号和超市,便又从宫里传出代管裕成商号的消息。

  身为世袭国公,就算从小读书成绩如屎,也不是笨蛋。从中朱希忠敏感的发现,似乎嘉靖对于裕王这位长子,也不是那么坏。毕竟连商号都给留下,而没有下旨封掉。

  他哪里知道,并不是嘉靖手软,而是皇帝对裕王母子心里有愧。另外,一位帝王也不会对儿子将事情做的太绝,那就失了胸怀天下的皇家风度。除非裕王扯旗造反,否则顶多就是个斥责禁足之类的惩罚。

  京中的百姓谁也不知道,裕成超市背后有这许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大家现在关注的,只有超市的打折力度。

  此时裕成超市的会员卡还没推出,大家自然只有拿着印画纸挥舞不休。

  一进入超市之中,原本只是来看热闹没打算花钱的人,也受到周围气氛的带动。再加上衣食住用应有尽有,一排排的货品排列整齐明码标价,哪能里还有人能秉持不花钱的原则。

  等这些百姓再出门时,手里已经是大包小包的提着许多东西。

  “我、我为何买了这许多物件?”一名老者喃喃自语的嘀咕,“造孽啊,回去老伴岂能饶我。往日一文不花,今日晚节不保!不过,这超市的东西确实要价低。罢了,就当沾了便宜。”

  如同老者一样的,还有许多百姓。无它,这就是从众消费心理。

  一但聚拢起来人气,便不容易消退。再加上来此采买,也确实格外方便,这裕成超市的开业居然大获成功。

  闻风而动的百姓,一批批的赶来,大有络绎不绝的架势。

  朱时泰在这里前后指挥四处查看,忙得不亦乐乎。其余的勋贵子弟也没闲着,纷纷在场中各处维持。

  几人连水都顾不上喝一口,除了颇有成就感之外,这滚滚的人流,在他们的眼中就是无数的银子。

  等到午里人少了些,顾承光手里拿着张纸与众勋贵聚到了一处。

  “这、这怎么可能!”顾承光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其余几人被钩起好奇,纷纷探头看过来。只在纸上看了一眼,便各自和吃多了辣椒一样嘶嘶的吸凉气。

  从早上辰开业到午时初,区区两个时辰的时间里,柜上便收取了折合数万两银子的钱款。

  徐文壁掰着手指一算,笑的几乎开了花,“呀呀呀!粗粗一算,怕不是这两个时辰就挣了近万两银子,如果是一天下来,绝不会少于一万五千两!”

  “徐兄,我现在出五万两买你手中的份子可好。”张元功笑着打趣道。

  “作梦吧!”徐文壁眉飞色舞的道:“裕王殿下真是好手段,就算今日大家图个新鲜,才有如此收入。若是平常的话,每天一两千两银子的利总是有的。如此,一个月下来有数万两。若是一年,几十万两银子也是轻轻松松。”

  他们在这里休息,却不知裕成超市外面来了两个人,缓步而入。

  “小阁老,我刚刚回京,你带我来此何事?”一名文士打扮的人,对旁边一个独眼胖子道。

  “文龙,你经常往返东瀛朝鲜经商,可曾见过如此店铺。”正是严世藩领着罗文龙,指着超市里面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