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4章 土人达鲁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249 2019.07.15 18:10

  对此,朱载坖一时不知道说啥才好,有些无语。

  可能是觉得有些歉意,杨大郎主动上前陪笑。

  “殿下,小的儿子已经在皇庄入学,这让小的感激不尽。”杨大郎看朱载坖的面色不大好,便想岔开话题。

  但听到杨大郎的话,朱载坖也只是点点头,心情太差啊。

  何林和其他的一些工匠说到孩子,便一个个的眼中充满希望,大家一下子就热烈起来。

  “说的对,要不是殿下,我可舍不得送孩子去上学。给老师的束脩,都够我家过半年的。”

  “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殿下给咱们取消了匠籍,让孩子读书是为了让他们读书光宗耀祖。”

  “我家那小子,才读了几天书,就开始对着老子讲道理。”

  “哎呀呀,简直一模一样。居然看不起他老子不识字,回家还敢让我认字!”

  这帮工匠议论不休,却不知朱载坖的目光越来越亮。

  他突然两手一伸,向下虚压了压,在场的工匠们便是一静。

  朱载坖扫视了一圈,目光从这些大老粗工匠脸上滑过,“你们送孩子读书,应该知道想读书很是不易,更知道读书是好事。所以本王决定,让你们也去读书识字。”

  这群工匠都惊呆了,统统张大了嘴巴看着朱载坖,众人的目光几乎都没有焦距。

  殿下这是玩的哪一出?

  别说这些工匠,就是田义和孟冲这两个侍候在朱载坖身边的人,也无法理解。

  轰!

  一下子人群便炸了锅,大多数人的表情,都是愁眉苦脸。

  “殿下,读书是孩子们的事,我等都上了岁数,可读不了书啊!”

  “确实如此,我们这年纪读书,怕是读成,也直接就读到棺材里去了。”

  “小的对殿下实不相瞒,一读书,小的就会头晕眼花,再读,恐会呕吐晕厥。”

  反正这些工匠宁肯卖力干活,对于读书都是百般推脱。

  朱载坖才不管这些家伙说什么,他早就想好了主意,让工匠读书这件事,誓在必行。

  “都住嘴!”朱载坖狠狠瞪了这些工匠一眼,等他们安静下来才接着道:“不想读书也可以,工钱减半。但是有一点,凡是肯读书的,都可以每天发读书补助一百文。当天下工之后,都要读书识字一个时辰,作坊里管一顿晚饭。每月考一次试,凡是当月所学的字写不出来的,便要扣十文钱。一期半年,如果学不会,接着再学半年。”

  想治这些厌学的成年人,简直是不要太简单。朱载坖前世读书虽然也不是那么勤奋,但是在家长老师的围追堵劫和威逼利诱之下,也一样很快就放弃抵抗。

  另外,朱载坖的心中居然有种报复的爽快之感。当年被强加于自己身上,自己又强加到了别人身上,这感觉简直要飞起。

  旁边的孟冲却皱着眉头,掐着手指替朱载坖算帐。

  读书补助是不是给的太多了?要是考试的时候,某个工匠有一个字不会写,才扣十文钱。那每天至少这工匠要学会十个字,才能保本啊。

  反对是没人敢反对的,朱载坖一走,这作坊里便只剩下一片败犬一样的哀号。

  朱载坖并不是一时兴起,他这么做,有着更深的意义。

  工匠们的技能传授,向来是言传身教口传心授。就是有些书籍有对技术的记录,也是文人的之乎者也语焉不详,让人读起来艰难晦涩。

  在朱载后看来,这是一大陋习。将历史上许多原本早就有了的技术,都给弄的又失传了。

  而且工匠向来不受重视,往往是社会底层。话语权都掌握在士大夫的手中,很少有文士为工匠做传记,更是少有技术记录。

  从古到今,在朱载坖的印象里,手工业的书籍也只有《周礼·考工记》这本先秦时期的书了。

  这部书在刚出现的时候确实先进,但到了大明这个时代,已经落后于西方。

  再不奋起直追,怕是将来依旧会是落后挨打的局面。

  就在朱载坖与工匠们打交道的时候,王直也带着自己的一支舰队,乘风破浪到了小琉球。

  远远的在海上看过去,小琉球就象是一块蛮荒大陆。整个岛上都被茂盛的草木覆盖着,郁郁葱葱,看上去非常的美丽。

  王直的手下也有来过小琉球的,在这名手下的口中,岛上的土人非常凶蛮。不敢说这些土人生吞人肉,但也只是烤熟了才吃。

  而王直自己,也曾有过将自己的老巢放在小琉球的打算。只是后来听说这里的土人强悍,还经常偷袭上岛之人,烦不胜烦。最主要还是这里实在太过荒凉,什么享受都没有。自己挣了银子没地方花,何必自找麻烦来这里落脚。

  此次来小琉球探索,是裕王殿下交待的任务,王直有心草草了事。可是裕王在来信之中,对于小琉球非常看重,甚至有让人来这里定居的打算。如果自己只是随意的看看便走,只怕交待不过去。

  不管岛上的土人有多凶狠,王直倒也不怕。跟着他来岛上的,足有五百火铳手。

  对于这些手下人的战力,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即使是在东瀛攻城掠地,也绰绰有余。

  王直带着人换乘小船,纷纷上了小琉球的海岸。

  还没等他们的人都上岸,便从离着海边不过的树林之中,冲出来数十名穿着兽皮衣的土人。

  这些土人手中持着长矛弓箭,引而不发指向了王直等人。

  哗啦!

  已经登岩的火铳手们,立时拔下火铳的火冒拉出火绳,将自己手中的火铳指向这些土人。

  弹药都是上岸之前装填好的,就是为了应对眼前的情况。

  只是这些土人并没立刻开弓放箭,而是有一条健壮土人汉子对着其他土人说了几句话,众土人的敌意似乎就小了些。而那健壮的土人汉子,则大步向着王直他们这些人走来。

  对方的意思非常明显,并不是直接要打要杀,而是有交流的要求。

  王直笑了起来,这些土人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凶么。

  那土人汉子走到近前,王直才看清对方的模样。

  其实也只是看清了对方的打扮,脸上抹着许多色彩,却看不出长什么相貌。

  这汉子三十来岁,一身古铜色的肌肉隆起,长的极为强健。

  对方看到众多火铳手,都将王直护在当中,便知道王直是这群人里领头的。

  在自己裸露的胸口捶了两下,这土人汉子张口道:“达鲁、达鲁!”

  王直一怔,不知对方何意,便看向自己那作为向导的手下人。

  手下急忙道:“这可能是个土人首领,在报自己的字号。”

  “土人还有字号?是名字吧。”王直嘟囔了一句,也上前拱手道:“在下王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