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高人风范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43 2019.06.17 12:00

  高拱现在想起自己对陛下的回答,还有些冒冷汗。

  如果不是嘉靖心中对裕王略有些愧疚,当场能治自己一个大不敬的罪。这也说明,嘉靖还念一些父子之情。

  当下,他将如何与嘉靖对答的,都告诉了朱载坖。

  朱载坖心中一松,看来自己办起来的这些事,嘉靖虽无好感,但是不会降旨阻止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景王献的青词已经成了有毒的反讽之词,让嘉靖心里更是腻歪的不行。

  “对了,殿下最好写一份自辩书,改日由我交与陛下。”高拱也不再责怪朱载坖,虽是师生但也是君臣,只想尽快让朱载坖消除后果,“陛下也知道你的日子并不好过,他虽不喜,但也不会过于责怪。只要你言辞诚恳,陛下的面子也能保全。”

  高拱是真的在替朱载坖考虑,甚至为他在嘉靖面前反诘,这让朱载坖有些感动。

  “老师说的对,我这就是写份陈情书,交与老师。”朱载坖不是中二少年,很能听得进劝。

  “好。”高拱脸上终于露出笑容,“内容我都想好,既要让陛下理解你的苦衷,又要顾全父子情义。殿下如此说……”

  在高拱的亲自指导下,朱载坖写下一篇煽情却并无实际内容的悔过书。

  “多亏了老师。”朱载坖是衷心的感谢高拱,“否则这些日子,都白折腾了。”

  高拱摇头道:“谁让我是你的老师,这些都是份内之事。而且,我也不支持你做这些商事。要知道大势要重名望,想更进一步,便要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终日张扬,只怕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等闲视之。”

  “是,学生还是欠了些思考。”朱载坖不是个杠精,他也觉得高拱说的有道理。

  这个时代,终究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名声名望,全是从学问和仁孝上面得来的。如果自己大张旗鼓的经商,那肯定是败坏名声的事。

  朱载坖暗暗决定,以后便隐居幕后,商号的事都交给朱时泰和其他勋贵子弟出面。有这些来头不小的纨绔子弟,也足够保证没人敢随意捣乱了。

  “本来你做这些事,也没几个人知道。可是市井之中,忽然之间起了不少的流言,甚至有科道言官为此上本。想必,是有心人故意在给你抹黑。”高拱意味深长的道:“只怕,此事和景王一党脱不了干系。”

  “这些科道言官,不都是严阁老的门下吗?”朱载坖多少知道点朝堂上的事,“如果没有严阁老的暗许,他们如何敢说我的坏话。而且严阁老之子,户部侍郎严世藩,也与四弟走的很近。如果没有意外,就是他们搞的鬼了。”

  朱载坖有自己的判断,如今有高拱的印证,便得到证实。

  高拱点头,“所以说,殿下做的事越少,便错的越少,给人能攻讦的破绽也就越少。老子说无为而至,正适合于殿下如今的情况。”

  想了想,自己什么也不做,似乎有种了无生趣之感。朱载坖不由得苦笑,做个王爷就得真当一回猪吗?

  “要来的总会来,学生什么也不做,怕是也会被人攻讦。”朱载坖叹口气,“不如做些仁孝之事,老师何以教我。”

  高拱眼中一亮,轻轻击掌道:“不错,殿下总是被动也不好,正适合静心养望以待大事。”

  大家心里都明白,所谓的大事就是太子之位。至少朱载坖现在是嘉靖的长子,比景王朱载圳领先了半个身位。但嘉靖对景王更喜爱一些,这就拉平了兄弟两个的位置。

  沉吟了半晌,高拱道:“不如这样,殿下可以结交一些博学鸿儒请教学问,或者就干脆找个书院安心就读。如此一来,必能轰动一时,也能通过此事结交一些人才,以备不时之需。”

  朱载坖不得不承认,高拱出的这个主意很正。

  要想在这个世道赚取名望,就得迎合主流意识。真读书假读书先不说,以他皇子身份,这种传闻一放出去,立时就能成为浪子回头的经典桥段。

  那些一直乖乖听话的孩子,未必会引起谁的关注。但是浪子浪完一圈回来,突然变成了好孩子,那一定是大家喜闻乐见交口称赞的事。至于好孩子么,好是应该,谁管你是不是一直很乖。

  高拱也是深知这个道理,如此一下子,就能彻底转变对朱载坖不利的传闻。

  “能遇到老师,真是我修来的福份。”朱载坖觉得高拱真是厉害,怪不得在历史上是一代名臣。

  “遇到殿下,也是我的福份啊。”高拱拦住正要施礼的朱载坖。

  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很是相得。

  次日一早,朱载坖带着田义和李彩凤两人,还有两名侍卫出了裕王府。

  灵济宫是京城之中的一座大道观,也是皇家道观。始建于永乐十五年,至今已有近一百五十年。

  这里香火旺盛,朱载坖记忆中,小的时候也曾经跟着母妃康妃来这里还过愿。

  今天正是庙会,街道之上人流甚众。各种小吃叫卖声此起彼伏,让人目不暇接。

  李彩凤哪里见过如此热闹的庙会,她小脑瓜里的庙会,有这十分之一的人就已经是天大的热闹。

  朱载坖见她稀奇,便怂恿她多尝尝京中的小吃。

  结果还没走到灵济宫的大门,李彩凤这小丫头就吃的有些撑了。

  除此之外,一脸不乐意的田义怀里,也抱了许多风车糖人之类的玩意儿。

  “殿下,小的不能总抱着这些东西,一会儿可还要去灵济宫里寻那老道人。”田义眼珠一转道:“不如请侍卫先将这些东西送回马车,也方便行事。”

  朱载坖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笑道:“好,彩凤是第一次在京城赶庙会,你不要有怨言。”

  田义不敢违逆,立时道:“彩凤妹妹天真烂漫,小的喜欢还来不及,怎么会怪她。”

  几人进了灵济宫也没惊动这里主持道观的道官,而是如同普通香客一般,在观中游览。

  灵济宫虽是皇家道观,但平时也不禁普通百姓,只有在皇家祭祀之时才会清场。

  他们一行穿过三进雄伟大殿,来到平时道士们清修的后院。

  没有人指点,朱载坖也看到有一个童颜鹤发的老道士,正在一棵银杏树下啃鸡腿。

  “就是这位老道长,真是高人风范!”田义赞叹,他眼中全是敬佩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