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不似人君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46 2019.06.13 12:00

  就在朱载坖安排些事的时候,景王也在忙着请人撰写青辞进献。

  景王朱载圳更是亲自住进了灵济宫中,焚香沐浴斋戒数日,誓要为父皇嘉靖祈福三天。

  严嵩手里捧着几份奏折,再次来到西苑。

  此时嘉靖皇帝已经打坐完毕,正在净手净面,听到黄锦说严嵩求见,便准了。

  “老臣见过陛下。”严嵩上了年纪步履艰难的进了殿,对着嘉靖拱手,“陛下精进不辍,虎猛龙精,老臣是不能比的。”

  嘉靖自矜的一笑道:“阁老免礼,进门就说拜年的话,想必是有什么事情上奏吧。”

  “万事都逃不过陛下的法眼。”严嵩马屁开路,一举手中的奏折,“若是些许政务,自不敢烦劳陛下。只是科道有几本折子,是斥责裕王的。此乃天家之事,老臣特来请示陛下。”

  “拿来我看。”嘉靖面色一沉,伸手取过严嵩手中的奏折。

  一目十行看下去,起先嘉靖还面无表情,而后眉头皱起,接着脸色发红喘息加粗。

  严嵩急忙道:“陛下且勿生气,裕王还小,做事鲁莽一些是有的,只要管教得法依旧是个堂堂亲王。这些揽财之术,必定是受到一些宗室藩王的影响,才起了些许贪念。”

  人老成精,严嵩明里是在替朱载坖说情,但举出藩王当例子,却暗中点出裕王也就是个当藩王的材料。如此用心,不可谓不阴险。

  “管教得法?”嘉靖将几本控诉朱载坖的折子扔到一边,气急而笑道:“常人百姓家的孩子,十六岁就已经成家立业,我朝更有举业有成的少年神童。他这算什么,少年商贾奇才吗?皇明祖训之中,可没有认过这一条!”

  “老臣觉得,陛下只要申斥裕王几句便可,不用深究。”严嵩目光游移的劝道。

  嘉靖的脾气早被严嵩摸透,属于那种越拦上越上劲的人,他一摆手沉声道:“朕申斥他还少吗?此子已经有些惫懒,只是说说不起作用。召高拱来见,朕让他做裕王的老师,他就是这么教的!”

  黄锦候在一旁,见状急忙步出殿外,“传高拱晋见!”

  严嵩摇摇头,“陛下息怒,可不要因此而伤了道基。”

  嘉靖深深吸了口气,点头道:“阁老说的不错,成仙了道,首重斩断世情俗务,否则这道也就不用修了。这个逆子,差一点坏了我的大事。昨日朕刚刚开炉炼制了几颗金丹,阁老可以尝一枚。”

  说着,便打开龙案上的一方木盒,从中取出一枚黑黄色的丹药递给严嵩。

  严嵩心中暗道,去年服了陛下的金丹,上吐下泄难受了好几天,怎么又赐金丹?他恨不得抽自己的老脸,马屁何必拍得如此舒适,给自己找罪受啊。

  但是,在嘉靖的关注之下,严嵩又不敢拒绝,只得接过来一口吞下。

  “陛下此丹真是清灵效验,老臣吞服之后耳聪目明,仿佛身体都轻了几斤。”严嵩肚子里冰成了一坨,却也只能眛着良心乱吹,“若是陛下还多,不妨再赐老臣两颗。”

  嘉靖哈哈大笑,心中却寻思着,这次的金丹难道炼成了?嗯,这老家伙应该不敢骗我。既然金丹有效,那就留着自己服用不能再送他。

  “阁老,你乃是俗人并无仙缘,金丹服一颗得个长寿即可。若是多服,恐伤福份。”嘉靖也不说自己小气,反而郑重的道。

  “是老臣贪心了,果然福缘不能与陛下这等九五的在天飞龙相比。”嘴上如此说,心里已擦了一把冷汗。

  自己可是上了年纪,再折腾几次,怕是老命不保。

  不知是有意无意,严嵩的大袖之中掉出一张纸笺。他急忙捡起,又放回袖中。

  嘉靖看到,纸笺为宫中特有的开化纸。

  这种纸上有淡淡的浅黄斑纹,十分好认,乃是专供宫中所用。如果不是宫中的妃嫔、皇子、公主,就是阁臣用了都有僭越之罪。

  目光连闪之间,嘉靖表情变得格外严厉。

  “那是什么,拿来我看。”嘉靖淡淡的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案头的纸张,混入奏折而已,老臣一会便要扔掉。”严嵩仿佛若无其事的道。

  嘉靖呵呵冷笑,“那是宫中特有的开化纸,朕怎能认不出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在瞒着朕!”

  听到嘉靖这么说,严嵩只得叹了口气道:“陛下,不是老臣不忠,实在是不好让陛下看。”

  “朕想不到,这天下还有何事是不能让朕知道的。”嘉靖望向殿外远方,“若无大碍,朕赦你无罪。”

  不情不愿的掏出纸笺献上,严嵩絮絮叨叨的说着:“陛下圣明,这是景王今早派人送来的青词。若无科道攻讦裕王之事,老臣就坦然献与陛下了。巧合的是出了裕王这档子事,再将景王的青词献上,两下一对比,岂不是老臣存心挑拨。老臣也是无奈之举,为了陛下少些烦恼,也为了天家骨肉和睦,才想着让景王受些委屈瞒而不报的。”

  “严阁老老糊涂了,此乃朕之家事,也是你能插手的!”嘉靖语气很不客气,连首辅重臣的面子也不给。

  低头一看纸笺上的青词内容,嘉靖脸色才逐渐变的好了起来,甚至摇头晃脑似在吟咏。

  “兴隆大明,万圣嘉靖。雨顺风调,亿兆和平。将猛兵雄,文臣廉能。北虏饥寒,倭寇哀鸣。海晏河清,父结仙缘。功成永寿,长乐无边……”嘉靖最终还是念出了声,“景王的青词还是幼嫩一些,但是心愿是好的啊。正如阁老所说,两下一对比,这裕王真是不成器。”

  对着黄锦一招手,嘉靖垂询道:“景王这几日在做什么。”

  黄锦看了严嵩一眼道:“景王殿下对左右人说,康妃娘娘薨了,深感其哀。这几天一直在灵济宫,斋戒沐浴焚香祈告,在为陛下和裕王祈福。”

  “你看看,载圳这孩子天性纯良,和裕王一比,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嘉靖抖了抖手中的青词纸笺,“朝中众臣还劝朕早立裕王为太子,谁知裕王所为,行事低贱不似人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