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9章 心如撞鹿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89 2019.07.01 18:00

  服了刘大夫的药,朱载坖休息了半天,便能下床走动。

  将皇庄这里铜铁作坊的后续发展,给孟冲仔细交待清楚。有些事情,孟冲也要向朱载坖汇报。京城之中他还雇佣了一些打探消息之人,三教九流各行各业都有。

  这些事情太多,都交给孟冲就显得不太合适。因此,朱载坖让孟冲,将打探消息的这些人,都交给田义来管。

  如此一来就方便许多,一旦有了消息,就可及时传到他的手中。

  另外还有一点,朱载坖着田义来掌管消息渠道,也是让他顺便派人寻找李时珍。

  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小命,自然是重中之重。而且还能籍此,顺势发展外地的信息来源。

  既然病了,朱载坖便也不再皇庄多耽搁,很快就回到裕王府中静养。

  他这边生病静养的事,很快就传到了景王朱载圳的耳中。朱载坖的这个兄弟,可是天天都盯着他呢。

  知道朱载圳病倒,景王甚是幸灾乐祸。若是朱载坖真的一命呜呼,那该多好,也就没人再能挡住他的太子之路。

  不过,景王也有些遗憾。

  这些日子除了忙着张罗景荣钱庄,收买人心声望。私下里他还有个打算,就是请人刺杀裕王。如果朱载坖不死,他是不会安心的。

  只是看眼下的情况,朱载坖旧病复发,也不用着急。

  对于钱庄上的事,景王只不过是被推出来的招牌而已。真正在后面起到作用的,只有罗文龙一个人。就是严世藩也不懂这些,他只为了争个从龙之功而已。

  罗文龙确实是个人才,银子一到位,便领着人去了山东河南等地。每个县里面,都建立起了景荣钱庄的分号。

  每当一处的赈灾粮食到位下发,罗文龙便让此地开始贷款给流民。如此一来,这些流民便会安心的恢复生产,不再四处逃荒。

  此人的事情办的相当有章法,一板一眼,异常的顺利。

  消息流水一样的送入朝堂,朝中大臣没有谁会不满意,而且称颂景王的声音越来越多。

  相比之下,这个时候在通州投入了十万石赈济粮食的裕成商号,就不那么显眼了。

  这种十分明显的对比,让裕成商号的人都有些急。大家可都是一条船上的,身上都打着裕王的烙印。如果船沉了,谁都落不着好。

  几大勋贵家的纨绔子弟齐聚裕王府,找朱载坖商议,如何灭掉景王的风头。

  刘教谕此时已经辞去了教谕一职,成了裕王府的门客先生,也跟在朱载坖的身后参与讨论。

  “殿下,您上次给我说成立银行的事情,咱们可要尽快进行啊。”朱时泰首先开口道:“景王的景荣钱庄,可是已经大展手脚,现在满朝上下,都对景王赞不绝口。如此下去,怕是会对殿下不利。当今陛下本就有些宠爱景王,再助长了他的妄想之心就不好了。”

  事情不能明说,大家都要心里有个数。朱时泰的意思很明白,就是怕景王占了上风。

  “我等上次听时泰兄说过,殿下有意成立一家银行,自行铸造铜钱。”张元功也跟着道:“咱们有自己的钱,除了成本更低之外,还能兑换旧钱从中牟利。若是早一步实行,怕是会早一步压下这景荣钱庄的风头。”

  “对!咱们的钱成色好,殿下所定的利息也要低些。那些泥腿子要借贷,自然是从咱们的银行来借。”顾承光拍手道:“到时他们景荣钱庄无人问津,那才尴尬丢人!”

  徐文壁也点头道:“殿下,什么时候咱们才将银行开起来,你要拿个主意才好,大家可都等着你的吩咐呢。”

  朱载载上次去皇庄,就交待了孟冲制造铜钱的事。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应该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大家既然来找我商量此事,那我也告诉诸位,咱们的银行马上就会成立。”朱载坖向几人颔首道:“我已派人去皇庄的铜铁作坊取新制的铜钱样子,到时大家瞧瞧如何。将兑换比率定下,也好准备银行开业。”

  新成立的裕成银行,也算是裕成商号里的产业,大家每人都算股份的。事先朱时泰早就讲过,银行开张就是一本万利。到时人在家中坐,银子天上来,那真是爽到了家。因此,大家也都是抱着焦急的心态,很是企盼。

  果然,没有多少时间,便有侍卫从外面抬了一口木箱子进来。

  箱子被打开,一串串黄澄澄的崭新铜钱跃入大家的眼帘。

  这些铜钱光滑的很,几乎就看不到毛刺,而且钱币厚实字迹清晰无气泡。

  一名侍卫向朱载坖一抱拳,“孟总管让我等告知殿下,这一箱铜钱是整十贯,一万文!”

  朱载坖点了点头,从箱中取出串好的一贯铜钱,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差点没拿起来。

  “谁的身上有杂钱?”朱载坖问道。

  结果没人回答,倒是安静了许多。

  在场的都是勋贵子弟,花用的基本上都是银子,谁还愿用铜钱?丢不起那个人。

  见众人摇头,朱载坖只得让田义去想办法换一些杂钱回来,“诸位看到了,这是咱们自己新造的铜钱,成色可现在就检验一番。”

  将手里的铜钱递给了朱时泰,让他们都查看一遍。

  “这铜黄亮亮的,真是好看。”张元功看不出来什么,只能夸颜色好。

  徐文壁也连连点头道:“铜钱要比官造的铜钱还厚一丝,甚是难得。只怕和官钱兑换,也要贵一些。”

  顾承光将铜钱取在手中摸了摸,看不出个所以然,“大家都说不错,那肯定就错不了吧。”

  让人取了锤子来,朱载坖将铜钱放好,一锤砸下。立时在一声大响中,串钱绳子绷断,铜钱到处乱滚。

  “殿下这是干什么,铜钱可都散了。”张元功急忙道。

  朱载坖一指锤子砸中的几枚铜钱,“这些铜钱,不光是厚实有光泽,而且还有韧性,并不易碎。其中铅锌锡铜的比例可是费了不小的功夫,才能如此。我要告诉大家的是,铜钱成色要好,但其中的铜,比官钱还少几分。”

  几名勋贵子弟,闻言盯着地面上的铜钱,眼珠都不带转一下的。人人都心跳加速,称得上是心如撞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