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一套一套的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24 2019.07.07 21:05

  得到了顾承光的解释,李时珍这才算安了心。

  关键是这位素未谋面的裕王,竟然肯出人出钱,帮自己完成修书大业。要知道修书在李时珍的心里,可是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为了修书,他可以深入大山荒林等地,根本就是将自己的性命置之于度外。

  如果能得到这位裕王的帮助,李时珍觉得自己至少能节省五年的时间。

  考虑了一下得失,李时珍只要不傻就知道怎么选,当然是随着这些人回京,去给裕王治病。只要得到裕王的资助,立时就能加快修书的进度。节省出来的时间,多救几个病人不好吗。这是双赢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如此,那我就回京为裕王诊病。”李时珍终于点头首肯道。

  顾承光大喜,寻找李神医这件事谁都没办成,结果让自己办成了。在众勋贵子弟里面,岂不是很有面子的事。在裕王面前,也是一场大功劳。若是将来裕王登基,自己家这镇远候的爵位,被提为国公也不是不可能。

  他这里一边幻想,一边陪着李时珍用饭。

  忽然营地外有些嘈杂之声,紧接着便是轰然大响,有人放铳!

  顾承光请李时珍在帐中不要出去,他急忙出了帐外察看。却迎面碰到一名新军,正要进帐禀报。

  “小候爷,外面来了一群女真人,他们说我们占了他们的地盘,要让我们交出手中的火铳,才能离开。”这名新军说的极快,“不然的话,就要和我们开战,让我们都死在这大山里。还说什么,黄皮子大仙也不会饶了我们。这些女真人要硬闯营地,结果就起了冲突,哨卫已经鸣铳示警。”

  “什么乱七八糟的。”顾承光摆摆手道:“我去看看,叫大家都集合,若是谈不拢,就干他奶奶的!”

  立时这名新军去传令,让新军集合。

  其实营地并不大,不用传令,这些新军也已经挎刀持铳自觉集合。

  顾承光对新军一挥手,便有两队人护在他的身前,向营外口一同行去。

  虽然营地之中只有数十人,可是这些新军都是从流民中招徕,吃过苦性格坚韧。因此并没什么慌乱的情况出现,反而静悄悄的各自按步就班做事,分外的给人以压力。

  待到了营门,顾承光便看到数百身着兽皮衣,留着金钱鼠尾发辫的女真汉子围在外面。这些女真人,常年于深山峻岭之中游猎,一个个的极其强壮彪悍。

  此时拦在营门口的数名新军,正端着已经上了三棱刺的穿山铳,指着对面的女真人。

  而女真人的手中,也已经手持弓箭钢叉之类的武器,双方气氛极为紧张。

  当看到顾承光这边,有更多的新军手持穿山铳出现,而且军容甚整,这些女真人的神色就显出一丝慌乱。

  “你们谁是头领,出来说话。”顾承光的视线在对面女真人群中扫过。

  居中的一名强壮女真汉子还不到三十岁的样子,闻言目光也看向顾承光,色厉内荏道:“你是这些南蛮的头领?本官建州女真右卫都督王杲(gao3声),还不过来拜见上官!”

  顾承光快被气笑了,他也高声道:“混帐东西,本人镇远候世子,你不过一个都督也敢在我面前呈威!没事竟敢侵扰我的营地,要是今天不说出个原由来,就别走了!”

  王杲虽然是女真人首领,可也见过世面,进北京城朝贡过,知道候爵是什么分量。常言道,公候万代,那都是了不起的勋贵。在山中冲撞了小候爷倒没什么,关键是这位小候爷手下人都不是善茬,而且也不象是好说话的。

  斟酌了下厉害关系,王杲才拱手道:“我还以为是其他部落之人来犯,要侵扰我们建州卫,所以才来查看一番。谁知道竟是小候爷大驾光临。能见到小候爷,下官非常荣幸。”

  “荣幸归荣幸,可是你刚才说要留下我们,不知道还算不算数。”顾承光才不管这些客套话,而是略带挑衅的道。

  “不敢,那只不过是场误会。”王杲忍着脾气解释道。

  顾承光又指了指身旁新军手中的穿山铳,“不是还要将我们的火铳都留下吗,你难道不想要?”

  “下官已经说了,这是一场误会。”王杲觉得这位小候爷有点纠缠不清,便想快点脱身,“如有打扰之处,还请小候爷海涵。”

  “诶,不打扰不打扰。”王杲哈哈一笑,“其实,你们想买火铳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们手中的这种可不能卖给你。”

  王杲有些懵,我什么时候说要买火铳了,不是想抢没抢成吗?

  “这个……下官不敢。”王杲真不知道怎么说,好象事情有点变味。

  顾承光一摆手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几杆火铳而已。你要是真想买,可以去铁岭卫找我。火铳、火药、铅子都可以卖给你,更可以当场验货。”

  虽然王杲有点懵,可是他真有些心动。刚才新军放铳示警之时,他可是见了。那弹丸硬是射进了脚下的石头之中,将石头打的蛛网般四分五裂。

  “如果是小候爷手下人的这种火铳,价钱高一点也可以。”王杲忽然笑道:“我们女真人打猎,用火铳狩猎猛兽,可比弓箭要好得多。”

  顾承光为难的摇摇头,“这种穿山铳是要对付蒙元侵扰的利器,不能卖。但是还有一些旧火铳,是可以卖给你们的。金沙、人参、皮毛、东珠、海东青,都可以。而且要多少有多少。”

  王杲的目光在穿上铳上转了转,显出没有多少兴趣的样子,“这种穿山铳极为犀利,要是换成旧火铳,可真不如弓箭好用。”

  “旧火铳以前你想买也买不到,现在你要是诚心要,我可以给你算的便宜些。十两银子一杆,送弹丸和火药如何?”顾承光在来之前,早就被朱载坖叮嘱过,如何与女真人打交道,这时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你可想想,哪怕是旧火铳,也比弓箭实用。只要不是残废之人,练个几天就能上战场放铳。弓箭要不练上几年,连个硬弓都拉不开。到时你们建州右卫,连妇女小孩都能放铳杀敌,还有哪个部落是你们的对手。”

  这话带有强大的扇动性,顾承光自己说的都有些心痒痒。那场面,仿佛就在眼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