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 所谋者大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27 2019.07.08 21:25

  裕成商号,如今的规模巨大,已经到了令人侧目的境地。

  整个大明提起来,几乎都没有人不知道裕成商号的。从裕成商号的动作模式,也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掌握如此巨大的一家商号,是很巨大的权力,但也一样,也是个极其危险的事情。

  朱载坖不知道严世藩与景王是如何想的,但他知道不能再任由事态发展下去。

  因此,他便有意将裕成的份子,放到嘉靖的名下。

  说实话,嘉靖虽然贵为天子,但他花费的那点银子,对于裕成商号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而且嘉靖身为皇帝,也不可能自己去管理裕成商号,只能是挂名分红。而裕成商号的实际控制人,依旧还是朱载坖。

  就算嘉靖另外委任他人为裕成的管理者,也是只有被朱载坖等人架空的命。

  这些都在朱载坖的计算之中,他只是让便宜老爹嘉靖,来做个给裕成遮风挡雨的人罢了。

  事实上,他只要保证嘉靖的花销,嘉靖就不会再动裕成商号。那些弹劾裕成商号的御使言官们,要是还不知收敛,只怕又要倒霉了。

  “裕王殿下,真是好手段啊!”陶仲文叹气道:“陛下那里,我自会去说,想来陛下也不会推辞。”

  “对了,殿下还说,将裕成商号的份子交与陛下,是为皇家产业,让内帑有所收入。”孙义正接着道:“陛下要花销的话,也不用再向户部伸手,自然也就不会让这些无能之臣,再有推责的借口。”

  内帑,就是皇宫大内的库银。大明皇帝花钱,都要向户部讨要的。要过钱来,放到自己住的宫里,才是内帑。所以说,内帑就是皇帝的小金库。

  陶仲文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这等好事,上报与嘉靖皇帝,哪怕自己没得到实在的好处,也能巩固自己的地位。

  “师弟说的是,裕王殿下能体谅陛下的难处,真是至教之人。”陶仲文点点头:“他的这一片苦心,我也会如言传到。”

  顿了顿,陶仲文又上下打量向孙义正,“师弟,你能受裕王之托,想必也是修行有成的。不如由我将你推荐于陛下,也好有助于修行。”

  孙义正心花怒放,又被裕王殿下说中了!

  只是面上依旧平静无波,孙义正对着陶仲文拱手道:“义正不过略有微功,倒是陶师兄有心了。如此,义正还要多谢陶师兄。”

  孙义正告辞,回裕王府等陶仲文的消息。

  而陶仲文则再也坐不住,直接入宫面圣,向嘉靖当面说明这个事情。

  “陶真人,近来静修倒是少入宫中,今天可是有事?”嘉靖见到陶仲文,还是比较高兴的。

  陶仲文在他的眼中,并不是臣下,而是道友。嘉靖十八年南巡之时,陶仲文可是预见了行宫大火的,道行高深。

  “仲文见过帝君。”陶仲文不能喊嘉靖陛下,而是称呼嘉靖给自己封的道号,“今日有道士孙义正来访于贫道,言受裕王所托,有事于帝君。”

  嘉靖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但看在陶仲文的面子上耐心问道:“这孙道人受裕王所托?他有什么想要上报于我的。”

  “帝君,事情是这样……”陶仲文将裕成商号份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之于嘉靖。

  嘉靖听完陶仲文的话,脸色变来变去。他这个皇帝对自己儿子裕王,可不怎么样。现在又收到裕王如此大礼,真让他有种无地自容之感。

  但是皇帝是什么人,这是家国天下的独夫。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嗯,所有金银,莫非王钱。稍稍有些惭愧后,很快就心安理得。

  陶仲文也说了,裕王是出于一片孝心。儿子给老子孝敬些钱花,理所当然。

  但有一点,裕王说的太对了。就是这些无能之臣,将朝政糜烂的责任往本帝君的身上推,实在是非常可恶。

  有了裕成的份子,每月都会有大量的分红。到时自己炼丹扶乩,赏赐道士,全都用不着从户部要钱。而朝政如果不能改善,自己可就要找这些无能之辈的麻烦。

  想到高兴处,嘉靖不由得露出笑容。

  陶仲文看到嘉靖不自觉的笑起来,他急忙低头。帝君不会失态,一定是自己看错。

  “陶真人辛苦,此事不急。”嘉靖当然也要保持帝君的风度,可下一句就没能绷住,“可明日着那孙义正道士晋见。”

  “帝君圣明。”陶仲文点头应是。

  嘉靖又留下陶仲文,两人参研了一番驭女练丹之术,这才让他辞出宫去。

  陶仲文一回到府中,就派人去裕王府,通知孙义正次日面圣。

  朱载坖知道此事之后,便心里一喜。不用说也知道,裕成商号是保住了。而且裕成商号从此将会挂上皇商的牌子,谁也不敢动,谁也动不得。

  又派人给成国公张希忠、英国公张溶、定国公徐延德,这三大国公送信,将自己的份子让与老爹嘉靖之事写明。请三位国公明天有机会,也去面圣,赞成此事。

  有后世经验的朱载坖,深知送礼的门道。要让人既有面子又有里子,可不是将礼物送到放下就行。而是要热情倍至,仿佛对方不收,就是犯罪一般。因此,送礼和皇帝登基也差不多,要来个三辞三让,送的显得热情,收的显得谦虚,仪式感十足。

  谁要是送礼,一听对方不收,转头就提着礼物走掉。呵呵,能把收礼的气死,这种愣头青肯定也没好果子吃。

  虽然事情有些讽刺,可是朱载坖也只能这样做。为了自己培养出一个资本阶层的大计,为了改变这个社会的结构,他必须要让资本完成一个从上到下的转变。

  要达到这个目的,就没有比皇帝更合适的人了。

  京城三大国公收到裕王送来的信,都非常吃惊。他们家中都有裕成商号的份子,而且加在一起也不如裕王的份子多,就是这样也赚的翻了。

  现如今裕王要将自己的份子献于宫中,那是海量的银子,他所谋者大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