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 大乱将起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224 2019.06.25 20:05

  知府张京一逃,同知吴运久就是通州府的最高长官。

  只是吴运久做二把手已已经习惯了,拿不出半点主意来。隐约听到些风声,说什么裕王殿下在通州读书,而那流传的半阙词正是在通州文殊塔上所作。

  他便直接跑来通惠书院一探究竟,也好应变。

  果然朱载坖在就这里,让吴运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便顺势把裕王朱载坖推出来,让其主事好处很多。一来,可以以保护裕王殿下为名,自己先捞点功劳再说。二来,有裕王出头,就能将自己的责任减轻到最小。

  不得不说,这吴运久的运势确实不错,果然运气长久。

  刘教谕的脸色都变了,殿下的身份尊贵无比,怎么能亲身犯险?而裕王读书所在的泄露,多少和他也有些关系。

  “不可!”刘教谕怒斥吴运久道:“尔为一府同知,难道就没有半点的守城之策?”

  “流民势大啊。”吴运久只得辩解道:“通州与京城太近,本就城防松驰,再加上城外流民不下十几万人,只怕真要攻起城来,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要破城。”

  刘教谕还要再说,被朱载坖制止,“算了,时间紧迫,不如我们登城一看再做打算。”

  他转头对吴运久道:“打开通州粮仓,让人运到城头。饥民闹事,不过是为了一口温饱。一但得了粮食,自然便会平息。”

  说完这些,便当先领着众人从通州的北门驰道上了城门楼。

  此时通州城门已经关闭,城下拥挤了许多衣着破烂的流民,正在哭喊叫骂。

  朱载坖放眼望去,十几万人已经将整个通州城围住,就是想离城而去都不可能。

  “开城门,让我们进去!”城下有人喊道:“大明的天下,朗朗乾坤,难道还要饿死我等不成!”

  “说的不错,我等都是良民百姓,从来没有少交过一次赋税。如今糟了灾,便要将我们关在城外自生自灭吗!”更有人附和,举手怒喝道:“收税之时尔等可曾少收一粒粮食,现在却装聋做哑给谁看!”

  “再不开城,我们便直接冲进城去,自己取粮食!”

  “对,这些狗官,不拿百姓当人。他们想要饿死我等,我们偏不能如了他们的意!”

  当下,便有许多流民找来木棍绳子等物,开始制作木梯。

  吴运久吓得腿都软了,可怜巴巴的看着朱载坖道:“殿下快拿主意,等这些杀才登了城,下官只能与殿下一同赴死了。”

  朱载坖斜了吴运久一眼,真想一口痰吐到此人脸上。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将责任推出来。甚至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也要甩锅。

  “快些将粮食运到城上,支锅造饭。”朱载坖摇摇头,不与这家伙一般见识,“饭好之后,便派人用竹不不筐系下城去。这些流民一但有了饭吃,也就可以安抚一阵。”

  哗啦!

  吴运久取出一张文书,递到了朱载坖的面前,很是羞愧的道:“仓中粮食都是户部所有,下官无权调拨,还请殿下签字画押才好。”

  朱载坖冷冷的看了吴运久一眼,这家伙很不错,黑锅甩的非常不要脸也很彻底。

  “殿下不能签!”田义上前拦住,他眼珠都红了,“狗东西,这是什么时候了,还敢要挟殿下签什么狗屁文书!我田义虽然只是太监,但也懂得一些仁义礼智信忠恕的道理。吴同知莫要欺殿下好说话,便得寸进尺。你信不信,现在我就可以让侍卫大哥将你斩了!”

  吴运久收起脸上的愧色,面无表情的道:“城外如此作乱,你这阉人竟还要杀朝廷命官不成?让殿下签字,只不过是公事公办,有何不对。命令是殿下所下,理应让殿下来签字画押。”

  “你……”田义年纪还小,哪里斗得过吴运久这种老油条,一句话就被堵的没有话说。

  朱载坖淡然接过文书,让人拿过笔来,唰唰唰写上朱载坖三个大字,然后扔了回去。

  “吴同知,还不去做事。”朱载坖不想在这种事上磨蹭时间。

  刘教谕在旁边看在眼中,有些替朱载坖不值。碰到吴运久这样的滚刀肉,何必去管他。但转念一想,又不能不答应签字画押,否则夜长梦多,谁知道事情会发展到哪一步。只怕一个不好,就会全城失陷丢了性命。

  城头上很快便堆起了粮食,并且也支起大锅开始做饭。

  米饭馒头的香气传开,城下的流民被引的阵阵骚动。

  饭食已经做好,朱载坖却并没让人送下城。

  而是站在城头对下面喊道:“谁是管事的,出来说话。”

  几个衣着破烂的精壮汉子自己站了出来,看着城上的朱载坖。

  “我们几个就能管事,小娃子你有什么要说的?”正中的一条汉子,与朱载坖搭话道。

  “和他一个小孩子讲什么,让他们快将饭食都送下来,难道这是在耍我们不成!”另一个黑脸的家伙,叫嚷道。

  朱载坖道:“这些饭食,本来就是赈济你们的,等说完话就会送下城。不过有一点,你们不能这样聚集在一起,否则送饭下城,你们这些人一乱起来,岂不是谁也吃不上。”

  几个流民的头头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到彼此的得意之色。

  “如何,这小孩子看样身份不简单。要不要听他的,将人分成几批领饭食?”一个年轻些的汉子问道。

  “咱们聚了这许多人,只为了和叫花子一样要口饭吃?”正中的汉子眼中泛起诡秘之色,“不如假意答应,等他们送饭出来,我们找些精壮汉子一拥而上冲进城去。”

  “对对对!城里有粮食有银子,还有女人,要什么没有!”更有人眼中一亮道。

  “不能白来世上这一糟,不如冲进城去杀官造反!”正中的汉子鼓动道:“通州城有粮有银子,又距离京城如此之近。再带着人冲进京城,把皇帝老儿一刀咔嚓了,咱们也当个皇帝王爷如何!”

  “好,就按大哥说的做!”

  这些汉子没读过书,想事情很粗糙,但是破坏力极大。

  正中的汉子抬头对朱载坖喊道:“就依你,分批领取饭食,你现在可让人开城门了。”

  朱载坖摇头道:“开城门是不可能的,饭食只能从城墙上系下去,尔等不要乱。”

  流民的这几个头目都傻了,与刚才所想的不一样啊?人家不开城门的。

  “奶奶的!你们这是防着我们啊,既然不开城门,老子们也不稀罕。不如大家冲进城去,自己弄饱肚子,不受这等侮辱!”正中的汉子叫嚷鼓动道。

  城头上人人变色,眼看着一场大乱将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