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说的就是他们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96 2019.06.07 20:05

  朱载坖这边与朱时泰商议,要拉人上贼船。

  不,应该说是商业巨舰。

  景王却在府里愁容满面的踱步,朱载坖所说的病况,都切中他的症状,让他心中极度不宁。而且嘉靖子嗣的健康情况,远比朱载坖说的还要严重。除了大皇子二皇子两位兄长死的早,后面还有数位皇弟和公主,都没能成年。

  “来人,本王身体不适,速去太医院请太医来诊治。”景王吩咐道。

  人一有了心事,就不能多想,否则就会越来越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景王现在就是这样,派人去请太医,他自己却又觉得身体发麻头痛欲裂。太医还没到景王府中,他便卧床不起了。

  太医院的张敬端老太医今年七十有二,最是德高望重。据说弘治朝的时候,张太医便已经是太医院的医官,不但给宫中的贵人们医病,就是勋贵世家,也没少受他老人家的恩惠。

  景王府来人,便是请的张老太医。

  到了景王府中,张老太医为景王把脉,按定寸关尺三脉,两眼微闭。半晌才睁开眼,两道白色长眉一抖,很是有些高人的风度。

  “景王殿下面红头痛四肢无力,这是风热之症,并无大碍。待老夫开一副清热解毒的药,殿下按时服用,半月即好。”张老太医极为自信的道。

  “老太医,这药可对症?”景王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我这毛病,可是自小就有,怎么可能是风热之症,风热还能从小就得吗?”

  张老太医捻须一笑,隐隐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殿下自小锦衣玉食,日常饮食多有大补之物,岂是寻常人家能比?若能多吃些青菜,少吃些肉食参汤之类,便不用经常受风热之苦。”

  景王喝了张老太医的药,果然身子轻盈了不少,头也不痛了。便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张老太医,还送了许多的礼物。

  至此,景王心中的石头也落了地。

  朱载坖的府上则是另一番景象。

  得到了小公爷朱时泰的消息,许多勋贵家的子弟都来到了裕王府中。

  赚不赚钱不知道,但是有裕王和小公爷朱时泰牵头,这所谓的超市想要赔本,也不是那么容易。大明的勋贵不少,但有资格与皇子和小公爷合股的勋贵可不多。候爵以下,想都不要想,至少也是开国候才可以。

  标准定的这么高,最终也只有成国公府、英国公府、定国公府、镇远候府四家各占一成,而裕王朱载坖自己独占了六成。

  其余几家只管出银子,朱载坖则将具体的事情,一股脑的交给了朱时泰去做,自己图了一个清闲。

  对此朱时泰没有半点怨言,他已经对裕王彻底的信服。

  英国公的张元功、张元德两兄弟,定国公府的小公爷徐文壁,镇远候府的小候爷顾承光,三家人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最好如此,否则裕王自己强行把持着超市的事务,岂不是让大家有种替人做嫁衣的感觉?

  诸事商定,朱时泰没走。其余三家的四位主事人告辞出了裕王府,都是想视一笑。

  张元功咳了一下,对徐文壁和顾承光两人一拱手,“二位兄弟,今天难得一聚,不如由我做东,咱们去流风阁喝一杯如何?”

  “好啊,张兄既然有这个雅兴,小弟自然敢不从命。”顾承光家世在几人中是最弱势的,表现的最积极。

  徐文壁看到张家兄弟目光殷切,便也点头同意。

  席间酒过三巡,张元功放下酒盅,扫了大家一眼,“诸位,今天裕王招大家入这个超市的份子,我看谁家也没有拒绝。想来各自家中长辈所想,应该都是一样的吧?”

  “若是连这点眼色都没有,还做什么与国同休的勋贵?”徐文壁微哂道:“只是给裕王殿下面子,不要想的太多。万一陛下主意不定,那可不是谁家能承担的起的。大明之初那么多的开国公和开国候,如今只剩我们几家,慎言慎行啊。”

  “几位兄台。”顾承光这个时候插嘴道:“小弟的伯父还在两广坐镇,京里的事情,我只不过是随大家凑个热闹。今年我也没到二十岁,还是个孩子。就算有什么错处,想来陛下也不会治我的罪,你们说是不是?”

  其余三个人看着顾承光,仔细看的话,能发现几人的眼角都有不同程度的抽搐。他们心中不约而同的暗骂,要论不要脸的水平,这位镇远候的侄儿为众人之最。

  “当今春秋正盛,诸位说这些还早。”徐文壁打个圆场,端酒让了一圈,“若这超市真有裕王说的那么厉害,咱们的银子不但没白扔,还会流水一般的流进来。我看朱时泰十分卖力,他是不是已经尝到了什么甜头?”

  “傻子也能看出来,裕王殿下所说的超市会赚钱。”张元德不甘寂寞道:“以往都是一家货栈只出售数种货物,就是杂货铺也不过数十种而已。这超市集中数百上千种货物,吃、穿、住、用应有尽有,谁还会去别处买东西。依我看,裕王殿下简直就是天才。不管以后如何,这样的人不会吃亏,跟着裕王殿下想吃亏也难。”

  张元功目光深邃,“你们还没看出来,为何只找我们这些勋贵之家合股?裕王殿下心机不浅啊。”

  “只有我们几家勋贵有什么用,那些朝中文官哪里会在乎我们的家世。如果可以邀名卖直,那些文官能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他们是狗屁的圣人门徒,根本就是厚颜无耻之辈。”徐文壁对此不以为意。

  顾承光看了徐文壁一眼,接口道:“徐兄,那些文官的屁股也不干净。山西官员的背后有钱庄,江浙闽三省官员背后有海商。”

  “走的时候,朱时泰说过要给摊位招商,不知道招的什么商。”张元功目光游移不定,“莫非,说的就是他们!”

  四人眼睛忽的都睁得老大,嘶嘶的吸着凉气。如果是这样,这些官员岂不是也都可以被笼络了起来!

  朱时泰又与朱载坖商议了些超市的细节,而后才走。

  朱载坖刚刚将诸人送出去,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头。水还没喝上一口,便看到一个四十来岁的文士,冷着脸闯了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