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有声阅读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082 2019.06.23 18:00

  在京城之中,严世藩跟老爹严嵩谈过之后,一下职便回到府中。

  好友罗文龙也住在严府,严世藩就去找罗文龙。

  下人摆上酒菜,两人对坐小酌。

  “文龙,这次又是没能将裕王奈何。我爹说,陛下对于裕王还有些愧疚,我们不能操之过急。”严世藩可惜道:“如此一来,只能先放一放。不如先拉拢朝中的重臣,也好为将来做个准备。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裕王做了这个太子。”

  罗文龙笑了笑,才道:“小阁老,你与我讲朝堂上的事,可不是我的专长之处。朝中之事,全凭阁老与小阁老作主。若有事,便吩咐我去做就好。不过,小阁老刚才说的很对,不妨先从拉拢朝臣做起。陛下身体康泰,大行之日还早。若是朝堂之上,将来都是支持景王的大臣,那大位也跑不掉。”

  严世藩得到罗文龙赞同,便有了更多信心,“你在海外,可有何新鲜事。东南那些家伙,整日里抗倭抗倭的喊着,却也没见倭寇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反倒是你,一介儒商,在海外行走如常。比这帮废物强的太多。”

  “倒是真有一桩新鲜事。”罗文龙略一思索,便说起一段闲话,“那被人称为五峰船主的王直,听说他的手下徐海反水,硬是一下子分走了他三分之一的人马,如今成了海上仅次于王直的大势力。不只是倭人在看王直的笑话,还有几股海上的势力也在看笑话。”

  “这位五峰船主真是倒霉,如何会养了这么一只白眼狼,真是好笑。”严世藩失笑道。

  “谁说不是。”罗文龙也面露不屑道:“早年间,这徐海叫徐和尚,法号普静,也曾在我府中做过清客。只是后来他叔叔找他,便从我府中不告而别。我也是后来经商,才从他人口中得知,徐居然在海上做了巨盗。”

  “哦?你竟认识徐海此人。”严世藩眉头一挑,“如果罗兄能将此人骗杀,那就是大功一件!”

  罗文龙一怔,有些为难道:“小阁老,不是我拂你的面子。徐海虽然做人不怎么讲究,但是对我还是有不小的帮助。当初如不是他介绍,我也不会认识萨摩国守护岛津贵久家主,更不可能给小阁老赚来大笔的银子。”

  严世藩一听,里面居然还有这层关系,说起来也是自己的利益啊。

  想了一想,他才缓声道:“银子是不错,但是不能忘了咱们立身的根本是什么。你既然与这什么岛津贵久有了联系,那杀了徐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徐海与这倭人关系不错,也不过是利益使然。”

  接着又道:“徐海劫掠沿我大明沿海,背后少不了这倭子支持。如果我没猜错,徐海的老巢就在这所谓的萨摩国吧?如此狼子野心之辈,用不着有什么顾忌,只要有足够的好处,就是让他把老娘卖了,他也会干的。”

  严世藩很清楚这种人,因为他自己也是同类之人。

  罗文龙见严世藩决心已定,便不再阻拦,“如此也好,江海豪雄不读圣贤之书,多是尔虞我诈之辈,对他们也不必讲什么信义。只是徐海在海上势大,又从未独自外出,想要骗杀他,可不容易。”

  “其实这也容易,胡宗宪不正在招安王直此人,据说颇有松动。我给胡宗宪写封信你带去江浙,也以招安之名许给高官厚禄,骗徐海接受招安。一但此人势单力孤,便可动手除去。你觉得如何。”严世藩沉吟着道。

  苦笑一下,罗文龙拱手道:“小阁老神机妙算,是连我也算进去了。既然让我送信给胡巡按,想必联系徐海的担子,也落到了我的头上。”

  “怎么,你不愿意?”严世藩淡淡的道。

  罗文龙干笑,“只是觉得有些风险,倒非是不愿意。”

  严世藩哈哈大笑,独眼之中光芒闪亮,“文龙,你将来是要与我一同做大事的人,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另外派人去,我也不放心,哪能有你便利。你的安危不用担心,我多派些人手给你。”

  对方这么说,罗文龙知道不能再推辞。倒是严世藩派的人手,是一些边军家丁,战力十分强悍。

  他们两人这里几句话,便定了计杀巨盗的方案。

  而严世藩所考虑的,就是让胡宗宪立下这个擒杀巨盗的大功劳,从而使得胡宗宪一举成为朝中重臣。此时胡宗宪已经在东南沿海开始带兵,再立下大功回归朝堂,那至少也是一个部堂尚书才能打发。

  若是陛下立储,胡宗宪的话也是相当的有分量。哪怕是最后撕破脸,胡宗宪也是带过兵的,必能调动一些军力。

  严世藩这里算盘打的不错,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朱载坖也已经通过王直,与胡宗宪搭上了关系。

  朱载坖闲居通州以来,要说真的读书,是不可能的。四书五经还有八股文这些东西,都是读书人考取功名用的,他堂堂皇子还考什么功名。就算当不了皇帝,如果不死也只是被当成猪养着,还真能去考去功名做官吗?

  刘教谕也知道裕王殿下不喜这些功名的敲门砖,便特意寻了一些史书和记传之类,送到了朱载坖的住处。

  “殿下,此来读书总是要读一些的。”刘来教谕可谓苦口婆心,“若是殿下回京,陛下派人考校起来,可如何是好。殿下是无事,可我这教谕就当到了头,弄不好还要治罪的。”

  朱载坖性子宽和,对读书虽然不喜,但也不是非常的反感。

  “如此,那就有劳刘教谕,将书放在这里即可,有闲之时,我自会读书解闷。”朱载坖点头应到。

  刘教谕还是不走,踯躅道:“我看殿下兴致不高,不若我读与殿下听,间或可以讲解,也省得殿下劳心劳力,如何?”

  朱载坖一愣,这年头还有有声阅读了?而且还是不插电的。

  心里一转,便想明白了,这位刘教谕也是心思灵活之人。一来可以让自己读些书,免得回头陛下责罚,二来也能与自己这位皇子建立友谊,对将来仕途有益。

  不过对方打的什么主意,都对自己没坏处,反而省了自己许多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