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寡人有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还请慎言

寡人有病 马来福 2145 2019.07.06 20:05

  之前裕成银行收到的存银也不少,但是总不能将银行的银子都拿走去用。要留着相当的一部分,作为日常业务所用。因此,朱载坖的计划并没有全面铺开。

  现在可好,有了景荣钱庄的银子,这裕成超市就可遍地开花。

  如此多的零售终端,便能带动起来许多作坊的生产。这些作坊要技术进步和扩大生产,就要去银行贷款。如此,完成一个完整的循环。

  看上去似乎非常简单,可是这一个循环过程之中,却能让整个社会生产都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由此,商品经济发达,将引起更深层的经济活动和权力分配,从而导致社会阶层的变化。

  现在看来,裕成的这些只是经营行为,可是朱载坖知道,他这是在挖旧有制度的墙角。

  朝堂之中表面平静,可是下面却是暗流汹涌。

  攻讦和弹劾景荣钱庄与裕成商号的奏折都不少,为了一个银行和一家钱庄,这些大臣们居然将其事摆到朝堂之上。

  这并非是景荣与裕成对掐,而是有些朝堂势力的背后,也有着相当的旧有钱庄势力。

  因为景荣钱庄的银子已存入裕成商号,两位一体,他们这两方反而成了被攻讦的对象。

  主要受到攻讦的,还是裕成银行。不是别的,就是因为裕成银行自己有铜钱的发行权力,这一点是别的钱庄根本就不具备的。就是他们想要自己制造铜钱,也没有裕成钱庄的技术水平。造出来的铜钱不是粗糙,就是成本太高,根本无法与裕成银行相比。

  而裕成银行回收杂色铜钱,重新熔化制造成新钱,还能小赚一笔。很快山东河南两省,流通中的杂色铜钱就变的少了许多。这让旧有钱庄的钱币兑换业务,一下子就全部落到了裕成手中。

  更被这些旧有钱庄势力所攻击的一大重点,就是裕成银行居然发行了银票。

  “裕成银行收取白银万两,不过签押白纸一张曰银票。其所收取的真金白银,却尽用于放贷生息,以夺民之利。往往有士绅用银,以银票兑换之,则非裕成不可兑。大明国库之银,竟不如裕成银行之库存。大明交钞市值,不过十之一二,而裕成银票则见票通兑不差一文……如秦时吕不韦之祸,于国非福也。”

  在西苑的大殿中,三位阁老与六部尚书站立一旁,黄锦则念完手中奏折垂手侍立。

  若大的殿堂上,居然静的落针可闻。

  嘉靖面无表情,看着下面几位朝中的重臣道:“大家都议一议,这裕成银行壮大如此,对于国事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

  方钝身为户部尚书,第一个站了出来,“陛下明鉴,这裕成银行,不过一私人之产业,然而却掌握了大明铸币之权,恐非好事。”

  “臣以为,这裕成银行做过了。尔等凭着贷款于流民的善政之机,却大肆聚敛金银。劝人铺张奢靡,弄的人心浮躁世风日下,往往开口闭口不论道德品行之说,而尽为利之得失。长此以往,只怕我大明天下臣民,终会忘了忠孝仁义礼智信恕悌的儒家大义。”吏部尚书李默也站出来道。

  严嵩目光在礼部尚书王用宾的脸上一扫,意似让其回话。

  王用宾略一斟酌,也跟着道:“臣以为,铸币之权为大明公器,不可私授于裕成银行。这等事前所未闻,于礼不合。”

  这三位尚书,都对裕成银行有些抵触。方钝身为户部尚书,最是反感铸币权旁落,尤为不满。李默则为人刚烈森严,注重民间风气。而礼部尚书王用宾,则是有些打酱油的嫌疑。

  但三人的背后,多少都有些旧钱庄的势力在推动,因此对于裕成银行是比较反感的。

  “不愧为礼部尚书,事必言礼。可国事只看对天下百姓对朝廷,是否安定。”刑部尚书何鰲反驳道:“上古之时衣不遮体,食不裹腹,何来礼仪之说?如今也是如此,你让这些流民饥民如何尊崇礼仪?臣倒是觉得,只要能让百姓安居乐业,让大明不生动乱,便是好的。什么铸币大权落于私人之手,又有何关系。只要陛下一道旨意,缇骑四出,顷刻之间便能让他们授首。如此,还怕裕成银行反出天吗。”

  刑部尚书何鰲不管这些,他是要看严阁老的脸色办事的。严嵩刚才已经示意过王用宾,可惜那王用宾在耍滑头,装做没看见。

  此时,只有工部尚书欧阳必进和兵部尚书聂豹,这两人还没表态。

  聂豹拱手道:“陛下,这裕成银行反不了天去,大不了老臣调兵将之平灭,怕是连一卫人马都用不了。”

  嘉靖微微摇头道:“好好好,聂卿还是专心于平倭之事吧,免得我大明腹背受敌。”

  聂豹尴尬一笑,退入众臣行例。

  只有欧阳必进没发言,这时也不得不上前道:“依臣所见,这裕成银行所行之事,虽然聚敛了一些钱财,但是与以往的钱庄不同。贷款于民利息极低,使流民有休养生息的机会。而且存银于裕成银行,还能有些许利息,虽然不高却也略有小补。臣刚才深思,觉得这样有良心的一桩买卖被弹劾,实在是蹊跷的很。”

  这下子引起了嘉靖的兴趣,“欧阳尚书,你来说说,为何蹊跷的很。”

  “回陛下,这裕成银行的出息和入息很是容易计算,两下一比,便能清楚。”欧阳必进拱手应命,接着道:“假如裕成银行贷给作坊一百两银子,一年只收取二十两的利息。若是作坊在裕成银行存入一百两银子,他们每天给作坊的利息就是五两。其间只赚了十五两银子。而以往的钱庄,则不一样,九进十三归,贷百两只能取走九十两,入息是裕成的八倍有余。臣觉得,是裕成所为,断了这些旧钱庄的暴利所得,因此才会被攻讦诬陷。”

  嘉靖若有所思,却并没表态。

  方钝急忙站出来,指着欧阳必进的鼻子骂道:“欧阳必进,你收了裕成银行多少银子,胡乱说话。铸币之权本为国权,哪里能让尔等公器私用,中饱私囊,成为敛财工具!你在这里说是有一些钱庄在诬陷裕成银行,那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是哪个钱庄有如此势力,莫非你说的,是景荣钱庄吗。”

  “方尚书还请慎言。”严嵩咳了一声,淡淡的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