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如此叮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Chapter 34 短信(四)

如此叮咛 默沙如海 2204 2020.02.20 21:59

  人一般难以预测的事情大概有三件:这个世界,自己,还有······天气。

  谁能想到上午还明媚如春光,下午就寒风大作呢?东晓,此刻,聚集在操场中央的学生们,一边瑟瑟发抖,一边内心哀嚎:

  苍天啊,你不厚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这还得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下午2点多,所有的教室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上课。当然,也有不少的同学在空调暖气的吹拂中,被瞌睡虫上了身,从此“一觉不醒”,口水大喇喇地黏到课本和衣服上,被蒸发掉,留下白色的印记。更有甚者,公然在课堂上打呼噜,声音大到连猪都甘拜下风,引得老师和其他同学纷纷侧目。

  而这一切,都被心血来潮地赶来巡查的校长捕抓了个遍,哦,还有一同跟随的教导主任曹永刚。于是,校长一瞥曹永刚,曹永刚的心就颤了三颤。

  “去,通知各班班主任,带学生们出来透透气,放松放松。”校长刚说完,老曹马上去了广播站,用他那试图将功补过的决心,敞开大嗓门在话筒喊:

  “各班班主任,各班班主任,五分钟内,带你们班学生来操场集合,”他突的一喊,差点把正在上课的师生们的心肺惊得给炸掉了,“五分钟内,带你们班所有学生来操场集合。”

  当所有的学生如脱缰的野马,从四四方方的教室里冲出来的时候,看到和阳光相钳的蓝天白云,宽阔翠绿的草坪,闻到冬季特有的清冽味道时,他们的心情瞬间如高飞的小鸟,无比开心。

  可这还没维持一分钟呢,天空渐渐变得暗蓝了,大片的乌云不请自来,将那珍贵的冬阳藏于身后。寒风又恢复几天前的冷漠和暴躁。尽管他们将校服衣领最高处的地方扣上了,将双手都缩进了袖口汲取温暖,但寒风依旧有办法打击到他们每个人。

  作为精英的118班,每回升旗时,他们总站在众多班列的最前面,最中央——离主席台最近的黄金位置,观看角度极佳。他们有时候,还能瞧见台上某位领导的啤酒肚,另一位领导“油光发亮”的妆容,或者,其中一位领导抠鼻子的动作。散了后,这些内容会成为他们和其他班学生乐此不疲地谈论和八卦的话题。

  可是,现在的118班里,谁还有心思啊?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寒风如猛兽般从主席台台顶乘势凌空而下,向他们猛扑过来,蹿进头皮里、耳朵里、脖颈里、裤脚里、袖口里、鞋里,啃噬他们的骨头。但面对校长和曹永刚的死亡凝视,再加上老常的严厉督查,他们不得不挺直如白杨,咬牙坚持。

  其实,不仅他们,后面的那二十九个班也无一人敢动。

  就这样耗了二十几分钟,校长大人终于在所有学生的期盼目光中,不疾不徐地开始讲话:

  “孩子们,好久不见,你们好吗?”

  请注意,千万不要因为“孩子们”这个亲切的词语,就给这位校长大人戴上一个“和蔼可亲”的神圣光环。这点,东晓的学生深有感触:就从他亲自制定和推行的,那令全体师生痛恶至极的上课作息表和实习生制度来看,校长大人绝对是个狠厉的人物。

  “校长好——”在呼啸得张牙舞爪的凛风中,所有的学生都脸红脖子粗地大声回应。

  俗话说得好,“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们不需要早起,他们需要热情。只要他们有足够的热情,表现得够乖,他们才能早点结束这场冻风中的折磨。

  “孩子们,我看你们上课一上午了,挺辛苦的,就叫你们出来放松一下,”校长握着话筒,寒风将他头顶的头发吹得有点凌乱,“怎么样,好玩吗?”

  “好玩儿——”少部分的男生还颇有底气地继续回答,而大部分的男生则聪明地选择了不说话。

  “啊?!不好玩儿。”

  “不好玩,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

  “冻死了,放我们回去吧。”

  此时,女生们挑起了大梁,实话实说。有的小声嘀咕,有的则直接手作喇叭状,朝主席台喊。片刻之间,声音嘈杂成一片,很不齐整。

  “冷?”即使这样,校长还是接听到某些重要的线索。

  底下的几千学生,都点头如捣蒜。

  “不能吧?”校长边在台上踱步,边作困惑不解状,说:“教室里多热啊,还得听老师们枯燥乏味地讲课,哪有外面好玩啊?”

  才怪。

  所有人摇头如拨浪鼓。

  气氛有点静默了。

  “不枯燥——”有个男生在后头大声喊道,声音里满是青春特有的张扬与肆意,不带一点抖索。要知道,底下大部分人都被冻得说不出话了。即使开口,他们的上牙和下牙都会嗑磨在一起,结结巴巴地,犹豫好久才能说出来。

  这男生的勇气,充分被校长感知到了。校长给旁边一直装透明人的曹永刚使了个眼色,曹永刚又拿了一个麦克风,立即下台,穿过层层的方阵,走向那个男生。

  “那混小子!”

  “班长你认识他?”

  因为丁咛没来,所以沈敏敏就顶到前面,来了第一排。她看到尹元名即使举着有点重的班牌,也忍不住回头望,就像是见到了熟人的样子。所以,她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他啊,”尹元名没有回看沈敏敏,“叫白费,初中我和他一个班的,现在他在116班。虽然他学习成绩不咋地,但人品还行,不过一般不按常理出牌。”

  眼看着曹永刚走到白费身边,尹元名又兴致勃勃地补充了句:“下初雪那天,直怼老曹的那小子就是他,也不知道老曹认没认出他来?”

  “额,名是他爸他妈给起的吗?”沈敏敏问。

  “据我回忆,”尹元名把班牌杵在地上,一只手扶着它,另一只手则摩挲下巴,像算命先生似的,“他爸妈好像对他很纵容,那他名字应该是他自己起的。”

  “那他对自己真的是挺缺心眼的。”沈敏敏抽了抽嘴角。

  听完八卦,某人立马把这个消息传给了高媛媛,高媛媛又把它继续传,最后传到了最末端、也就是貌似118班里最最矮的女生——任芮。

  之后,传递的女生就看见了任芮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这?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是演的吗?

  哇,演技也太好了吧。

  脑补了许多的女同学对任芮送上了一份难以言说的崇拜。

  当所有人都关注着后面的白费和老曹时,没人注意到,最前排的任芮浑身僵硬如泥塑,眼眸里满是尴尬和无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