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许门女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许门女将 本木原子 2033 2019.05.16 22:11

  五十四权谋

  他所有的儿子的脸在他心中都过了一遍,每一个都可能是毒害他的凶手,每个人都变得面目可憎。

  “查。”

  他怒吼,声音嘶哑,甚至微不可闻。

  老大夫注意到不知何时自己身后也跪了个人,现在那个人已经消失了。他知道自己已经碰触到了这个王宫最核心的地方,可是他并不觉得高兴。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从前如此,以后也如此。

  “我还能活几天?”

  暴怒后的王上出乎意料的平静,语气森寒,话里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回王上,至多还有三个月。”

  即使内心再如何害怕惶恐,面上依旧显不出来,仿佛早已置生死于不顾了。

  “给孤治,至少也要看起来没事。”

  年迈的王上眼神阴翳。

  关于王上宣召所有大夫的事没几个人在意,毕竟近年来年迈的王上做出的不可理喻的事太多,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

  除了下毒者。

  “申先生,申先生救命!父王他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宣召了所有大夫,莫不是我们的计划被查出来了?”

  一位锦衣华服的男人面色惊惶,语气里带着恐惧和隐隐的疯狂。

  —一有不对就把申先生推出去,毕竟一切都是他主持的。

  “殿下不必惊慌,那毒药无色无味,潜伏期极长,没有到毒发的时候根本无从查起,到时候毒发也查不出来是毒药造成的。”

  一个谋士打扮的中年人淡声说,垂下的眼睑让人看不到他眼里的鄙夷和不屑。

  “对,对,我们的计谋天衣无缝,这一切都多亏了申先生!待孤登上王位,申先生就是下一个世家!”

  谁也不知道谁的想法,锦衣华服的男人渐渐镇定下来,被冷汗布满的脸上现在全是野心和膨胀的欲望。

  “谢王上恩典。”

  谋士打扮的中年人优雅而谦卑的弯下腰,勾起的嘴角满是嘲讽,但是他对于情绪的把握和控制很精妙,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

  “淮侯大人,我对不起你啊!”

  苍老的仆役老泪纵横。他算是看着淮侯长大的,他是淮侯奶娘的丈夫,淮侯一直对他们一家很亲近。

  “没事的,古老,我不怪你。”

  面容温和淡雅的男人轻声劝慰,对于这个陪着自己度过最黑暗的日子的即将老去的老人,展示出身为上位者最大的仁慈。

  他以为老人指的是没有看管好自己的亲生女儿,导致她爬到自己床上这件事。

  “不,不,淮侯大人,我说的是另一件事,这件事如果不告诉您,我就是死了也不安稳。”

  老人垂死喘息着,面容痛苦,显然到了强弩之末了,却又有什么不甘心阻止他走向死神的怀抱。

  他这一生都忠于淮侯,只做过两件错事,都让他追悔莫及,甚至前者造成的代价让他夜夜梦回都痛苦万分。

  “那件事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我的家人毫不知情,现在我死了,请您不要累及他人。”

  “你说,没事的,我不是那种人。”

  淮侯大人依旧是那副宽厚温和的语气,垂死挣扎的老人自然没有注意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如同蛇类阴冷的软体一样恶心的东西。

  “淮侯大人,十五年前,惊马的意外是三皇子策划的,我当时被骗走了,回来后看到三皇子的人离开,没在意,也没仔细检查……”

  老人明显坚持不下去了,说几个字都要喘几口气,最后脖子一歪就死了,光荣的完成了自己并不知情的,挑拨离间的任务。

  淮侯的眼神变得阴森可怖,温和的皮子被彻底撕下来,对世界满满的恶意和恨意暴露出来,惊的屋子里的所有人齐齐一抖,害怕的瑟缩起来。

  “为了报答古老的消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这个死老头儿一起活埋,把他女儿也加上。”

  温和的语气再也维持不住,刻骨的恨意和疯狂涌动,甚至连他的表情都显得扭曲了。

  同样是父王的儿子,原本那个位置他原本同样有资格争一争的,凭什么不经过他的允许就剥夺了他的资格?主动放弃和被迫害导致失去资格是两回事。

  谁说残疾不能当王?凭什么?他明明也是王族的血脉,他明明不比任何人差,凭什么被一条腿拖累的失去资格?

  权势是一样多么诱人的存在啊,它让亲生父子相残,同胞兄弟相互厮杀,它是毒药是魔鬼,没有人能拒绝它,所有沾上它的人都对他欲罢不能,即使圣人也不例外。

  如果有人能拒绝,只是因为权势不够大。

  它撕开你的伪装,撕烂你的道德,将你的底线踩碎,将你的自尊踏在脚底,可是你还是会巴巴的跪在地上妄图亲吻它的脚趾,因为拥有它的滋味儿实在是太美妙了。

  在叶离称病谢客的这段时间里,这个巨大的国家机器正在高速转动着,有人想要发掘出那些被它掩埋遗忘了的存在,有人想要把那些被层层埋葬了的东西找出来,有人在黑暗中操纵了一切,有人费尽心机想要掩埋,有人感受着危机感,却不知道它来自何方……

  这几天宫里十分安静,既然是最嚣张的人也夹紧尾巴做人,恨不得自己渺小如尘埃,千万别被那喜怒无常的统治者注意到。

  “—哗啦—”

  “滚出去,废物!”

  又是一声碎响,伴随着那老迈却暴戾的声音,一个满头满脸都是血的宫人狼狈走出来,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却连擦一下都不敢。

  “王上,气大伤身,您注意身体啊。”

  年迈的老大夫跪在一边,身上衣物还算干净,唯独一双浑浊的老眼满是疲惫。

  “呵,你,你也没用,老东西,你是不是也想让孤去死?”

  暴怒的王上用力掀翻案几,比前几天更加苍老的脸皮透着青灰色,像干瘪却依旧苟延残喘的老尸。

  “禀王上,查到了,还有点儿别的。”

  好在有人救场及时,黑衣人突然出现跪在地上,手里是一沓厚厚的白色锦布,但是在场的两个人谁都没有露出诧异的神色。

作者感言

本木原子

本木原子

我发现和甜(nian)甜(nian)蜜(ni)蜜(ni)的爱情相比我更擅长写阴谋诡计……   大概是因为我是反派吧……   第五十三章写的很含蓄,快憋死我了,等番外,等番外,番外有一切。   我也很想透底啊,可是这样就没意思了。所以我写的含含露露,所以我尽量用委婉含蓄的词句,把可能暴露的心理描写要么掐掉要么写的含蓄,就是为了番外!   记得爱我,爱到番外,求宠幸呜呜呜

2019-05-16 22: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