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利刃之修罗归来

利刃之修罗归来

浅夜无痕

  • 军事

    类型
  • 2019.05.14上架
  • 0.24

    连载(字)

94位书友共同开启《利刃之修罗归来》的军事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少帅归来

利刃之修罗归来 浅夜无痕 3051 2019.05.14 10:23

  东龙市龙岩县,细雨朦朦,雷声偶动。

  闷热的空气更令人心浮气躁。

  有一辆黑色的大切诺基穿越了整座城市,从高速路口下来后,直奔县城北部边缘的一座自建别墅门口,徐徐停下。

  车上,有一女一男,分别前后而坐,皆是穿着素然的军装。

  女人打开双闪,连忙下车撑开伞,为后座的青年开了车门,迎接他。

  “少帅,到了。”

  女人恭敬道。

  青年微微颔首,小心地将一个遗照递了出来,让女人拿着,而他自己,则小心地抱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下了车。

  看了看这片天空,他不免微微叹息。

  墨弘本不是一个沉闷的人,此刻他却有无限沉闷的心。

  他离开这座城市太久了,久到这座城市已然完全变了样,找不到回家的路。

  不过,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家。

  而是,带着他的副将,也是他的兄弟——宁峰的骨灰和遗照,来到了宁峰的家中。

  “阿峰,到家了。”

  墨弘对着那遗照说着话,满怀深沉。

  旁侧的女人也是微有痛惜。

  若不是宁峰的死,她现在也不会跟随在少帅的身边,成为为期一年的他的新任副将。

  女人正色道:“少帅,我去摁门铃?”

  “嗯。”

  墨弘点头。

  女人名为云渺,墨弘的新副将,长相极为美好却要入伍参军,最终闻名于全国各大军区的绝代巾帼。

  云渺五官精致柔媚不施粉黛而勾人心魂,扎着一条辫子十分干练,穿着一身军装,却依旧无法掩饰住她那令人沉醉入迷的魔鬼身材。

  她自己撑着另外一把伞去摁了门铃。

  里屋很快有人露头,看了看门口,喊道:“你们是谁?”

  这是一个四十六七岁的妇人,虽然上了年纪,却仍存风韵。

  她声音微微有些尖锐,以至于能穿透这雨声。

  “伯母您好,我们是宁峰的战友!”

  云渺浅笑道。

  她不擅长笑,在军区她就完完全全是一个冷美人,再加之各项成绩十分优秀,以及其前不久所拥有的令人无法想象的背景,总会有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过,面对普通公民,她显然没有如呆军区里那般的冷漠。

  那屋里的妇人没听清,迟疑之下忙走了出来,隔着门与云渺说道:“我刚才没听清……”

  “我们是宁峰同志的战友。”

  云渺再道。

  妇人忽然脸色一变。

  她,看到了云渺手中的遗照,也看到了墨弘手上的骨灰盒,不由脸色苍白:“你们……,你们……带着这东西回来做什么??”

  “这里不是宁家么?”

  云渺美眸中闪过一丝冷意。

  一名顶级军人的洞察力,比一般人要强了太多太多。

  以至于,妇人那神色间的一丝慌张和厌弃,被云渺和墨弘尽收眼底。

  妇人又是几秒思考,当目光从墨弘与云渺身上的军装略过之后,她瞳孔微缩,还是打开了门:

  “这里自然是宁家,两位既然是阿峰的战友,那自然欢迎。阿峰意外死了,我们也很难过,没想到有两位将他送回家,实在是特别感谢。”

  嘴上说着,妇人没有半点要去接遗照与骨灰盒的意思。

  甚至于,她的神色之中毫无半点悲伤,嘴上也只是说着颇为客套的言辞。

  见到此等状况,墨弘与云渺皆是为死去的宁峰一片心寒。

  进入别墅前院。

  墨弘一眼扫去,整个别墅的视觉冲击尽收眼底。

  此楼赏来气魄雄壮,且其做工精致、石材考究,无不透露出别墅主人对于府邸品质的追求。

  尽管这里属于近郊,但周边自建别墅洋楼随处可见,却无任何一幢能与之媲美。

  进入屋内。

  墨弘只是目光从那墙上的字画与桌面上的摆件略过,便能知道宁家现今何其富裕优渥。

  然而。

  分明两年前宁峰的父亲死后,宁家便中道衰落。

  其遗孀,也就是眼前这妇人,以业余水准强行掌管公司而导致企业进一步衰败。

  一年前,宁家已宣布破产。

  前几月宁家虽然有东山再起的苗头,但这妇人能力有限,子女尚在学堂,整个宁家依旧负债累累举步维艰。

  按理说,现在的宁家只是一个半死不活的小企业而已,不但没钱,反而应当万分困难拮据。

  然!

  这别墅里的豪华陈设,当属于豪门配置。

  或许,此楼与豪门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这是一幢自建楼,地理位置偏远,且非大手笔之作罢了。

  墨弘发现此等异状而不予做声,只随着妇人的安排坐下来后,静静观察。

  此刻。

  妇人为墨弘和云渺倒了两杯茶。

  但因宁峰的遗照与骨灰盒入屋,她越想越是心里发毛,以至于脸色越发难看。

  不待这妇人开口。

  云渺先道:“伯母,想必您就是宁峰的继母——刘纯桦阿姨吧?”

  妇人又是迟疑,“……嗯,是我。”

  云渺站起身,一脸肃然,沉重道:

  “宁峰同志前几日不幸牺牲为国捐躯,如今我们带他回家,是希望,伯母能够为宁峰挑选一处安眠之所,最好是宁叔叔的墓旁。”

  刘纯桦脸色骤变,“宁峰既然是为国捐躯,就应当葬在烈士园,而不是老家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这是宁峰的遗言。”墨弘正色道:“他要我带他回来。”

  本来,宁峰的确有资格应当葬在国家最高级别的烈士陵园。

  但宁峰临走之前遗愿,望能够长眠老家与父亲作伴,而非烈士陵。

  其父两年前车祸而亡,当时宁峰回到家匆匆祭拜之后,又上了前线。

  一直以来,宁峰对其父亲都充满了愧疚。

  因为这一生,他和他父亲所说的话,完全能数得过来。但,其父对于宁峰的付出,却无法衡量。

  “抱歉,这里没有他的位置了!”

  刘纯桦冷酷地别过头去。

  这时。

  楼上下来一个穿着雪纺裙的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其身材姣好、形容甜美、肤如凝雪,正踩着一双拖鞋而漫不经心。

  她忽然看到楼下来了人,尤其是穿着军装的两人,不由大为惊讶。

  “妈,有客人啊?”

  女子快步下来。

  却发现刘纯桦并未做声,且脸色难看。

  她顿时发现了不对,收起笑容,疑惑地看了看这陌生的墨弘与云渺两人。

  旋即,凑到刘纯桦面前,女子小声担忧道:“妈,怎么了?他们是谁?”

  刘纯桦凝重地指着宁峰的遗照和骨灰盒。

  却在她看到了云渺和墨弘带来的遗照和骨灰盒的时候,立时转喜为怒:

  “这……,这是谁的死人照?!你们把这东西带到我家来做什么?不知道会很晦气吗!”

  “还有……那个盒子里的是什么?是,是不是死人骨灰?”

  “我命令你们赶紧拿出去扔了!赶紧!!”

  刘纯桦也是不知如何处理,眉头紧促地提醒道:“雨沁,这是你哥——宁峰。”

  “宁峰?宁峰是谁?”

  张雨沁装傻疑问,随即又是冷笑:

  “哼,宁叔叔两年前就死了,现在宁家和我们家早就没了关系!”

  “现在这宁峰成了死人,与我们更没关系!这遗照和骨灰盒是晦气的脏东西,只会毁了我家风水!所以……”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军人也好警察也罢,赶紧的,把这两样晦气的玩意儿扔出去!”

  她指着门口,以命令的姿态与口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