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联盟教练拥有选手增强插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赛前

  “想要晕车药,拿成就点数兑换啊!”

  正当张南北束手无策时,脑内的联盟教练系统捏着欠揍的语气再度出没,伴随着三声提示,热情洋溢地向张南北推销着。

  “你扯什么呢?晕车药这种东西你都有准备?”

  张南北从正议论着的几人中中转过身,压低声音回复教练系统,不知对方的葫芦里又在买着什么药。

  “成就点数现金都能兑换,怎么就兑换不了晕车药了?”教练系统不慌不忙地扯着皮,指示张南北:“我现在帮你开启了选手状态面板,你再扭过头去看看你的小伙子们。”

  “看啥……”

  张南北疑惑地转过头,望向仍站在原地毫无头绪的几人。

  他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张南北投来的目光。但在张南北的视角中,几人原本的选手资料面板,此时却突然多出了标识“选手状态”的一项。

  张南北瞬间就读懂了教练系统的意思,盯着“选手状态”,清晰地发现除何洛青此时显示红色外,李璨周落生方杰周海四人全部都是健康地绿色。

  “颜色表示了当前选手的状态,选手状态影响着他们在比赛中所能够发挥的实力。”

  联盟教练系统再度开口,耐心替张南北做出解释。

  “红色代表着这名选手状态很差,只能发挥出原本实力的百分之六十或者更低,而绿色则是正常状态,仅会有着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一百一的状态起伏,而黄色,则是代表了该名选手状态正火热,会做出远超当前能力的表现来。”

  “那也就是说,现在何洛青因为晕车的原因,所以现在状态很差?”

  张南北听得明白,试探着反问。

  “对。”

  对于一点就通的张南北,联盟教练系统似乎相当欣慰,继续做出解释:“在比赛前和比赛中时刻维持,甚至调动选手的状态也是教练职务的重要一环。而为了应对各种突发状况,我们也为你准备了不少效果立竿见影的道具,只需要一点点的成就点数就能兑换哦!”

  听着联盟教练系统热情磁性的嗓音,张南北撇了撇嘴,说来说去不还是要他的成就点数?

  “那晕车药需要多少成就点数?”

  张南北也懒得绕弯子,直接询问最关键的问题。

  “顶级晕车药,治疗选手因路途带来的不适状态,效用24h,一次用只需要一个成就点数哦!”

  联盟教练系统谄媚的声音传来,张南北却是在听到这个价格后长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一个成就点可是相当于700块,也就是说一个普普通通的晕车药居然要卖上近千元的高价,这不是黑心是什么?

  可要是不购买的话,说不定何洛青的状态什么时候回暖,要是因为一个成就点而输掉了整场比赛,那他张南北可就是彻彻底底的傻子。

  咬了咬牙,张南北最后还是决定买一个试试作用。

  在与联盟教练系统确认了交易意向后,只听得“叮咚”一声脆响。在张南北还在疑惑怎么把晕车药送到他手中时,他紧攥住的右手手心中却突然凭空出现了一盒异物。张南北摊开手掌一看,居然是一个外包装极其普通的晕车药。

  望着这个足足花了他一个成就点,也就是七百块的晕车药,张南北摇了摇头,径直走回人群中,在众人的目光中将晕车药递给何洛青。

  “我靠,张哥你哪儿来的晕车药?”

  李璨率先发问表示不解,他可从来没见过张南北备过这玩意。

  “随手装在行李里面的,怎么了?未雨绸缪懂不懂?”

  张南北双臂环胸,眼睛一瞪,嘴上说的相当轻松,其实在心里正无限地滴着血。

  而余下几人则没有李璨那么多的问题,替何洛青准备好了水,没过半刻,何洛青两粒晕车药下肚,脸色明显好了很多。

  而在张南北这边的观测中,何洛青的状态竟然也是肉眼可见地在回复,在何洛青彻底吞咽下晕车药后,竟然是直接将状态冲到了黄色。

  照联盟教练系统的说法,黄色是选手状态最好的时候。张南北张大嘴巴,没想到一个晕车药居然还能有提升选手状态的效果,难不成那是修仙小说中的仙丹?

  除了张南北之外的众人此时却没有那么多顾虑,在看到何洛青状态恢复后,立马又张罗着走向机场外。

  而何洛青有了晕车药,心里也算有了底。在上大巴前又吃了一粒,直到到达几人预定好的酒店也再没有过晕眩的感觉。

  虽然张南北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被迫大出血了一番,但整体来说,几人最终还是精神饱满地赶到了目的地,此时只需要专心备战明天的比赛就可以了。

  “两人一间,李璨跟我一间,剩下的人自由分配。等收拾好了大家在楼下的网吧集合。”

  张南北在入住前嘱咐好了众人。方杰自然是想跟何洛青住一个房间,而周落生跟周海住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异议,至于被强迫跟张南北一个房间的李璨,此时拖着行李箱抬头望天,俨然已经是习惯了。

  “楼下的网吧是吧?”

  方杰在领取到房卡后又一次确认了张南北的安排,在看到张南北点头后,才放心带着何洛青一齐去寻找房间。

  像他们这种战队,一般在入住酒店时都会找带有网吧的酒店优先。像ACE战队,原本他们都是会安排电竞酒店入住的,但这次有何洛青这个未成年人入队,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这些配备网吧的酒店来在赛前进行简单的热手,使自己的操作一直保持高水平的状态。

  在ACE的众人简单地在酒店楼下吃过饭后,张南北组织起众人又开始了团队的协作训练,作为新组合起来的队伍,没有什么比互相熟悉的磨合来的更加迫切。

  有关明天的比赛,尽管他们是次级联赛,但因为对手是人气十足的MY战队,而且还是揭幕战,所以还是吸引到了不少联盟玩家的关注。有关赛前消息的宣传此时也已经传的满天乱飞,但大家议论的中心却大多都是MY战队,关于张南北带领的ACE战队则是很少有人提及。

  毕竟对于这只降级下来解体又重组的战队,玩家们所了解的还是太少。一些刚看次级联赛的玩家们在看到ACE的首发名单时,甚至连一个选手的名字都叫不出,想要让他们支持这只陌生的战队,自然是天方夜谭。

  而赛前的官方胜利预测也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在官方收集到的数据中,认为MY战队会胜利的玩家占了百分之九十三,而剩余的百分之七,大约应该是抱着赌博的心态或者只是单纯的反感MY才会投出的。

  总而言之,这是一场实力太过悬殊的比赛,悬殊到几乎所有人都能猜到这场揭幕战的结果,无非就是比分2:1还是2:0的争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