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电子竞技 联盟教练拥有选手增强插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插曲

  “Lady想跟你相处~你的香味藏不住~”

  第二天上午九点整,张南北枕边手机设置的闹钟响起,张南北艰难地从床上爬起身,睡眼朦胧地关上了闹铃。

  这是昨晚周落生给他推荐的歌,据说是最近网络上的红曲。张南北会把这个设置为闹铃倒不是喜欢这个歌,而是觉得比较提神而已。

  昨晚他给几名选手复盘魔都WEG的训练赛复盘到半夜一点,最后实在是没什么精神再回家,就选择在俱乐部里的房间睡了。

  今天他跟ACE的队员们就得赶往H市,睡在俱乐部行动也方便一些。

  一番简单的洗漱后,张南北拨通了杜和的电话。虽然两人的房间只隔着几个房间,但早上刚醒肌肉酸痛的张南北还是懒得动弹。

  杜和很快就接通了电话,看样子是很早就醒了。

  “今天什么行程?”

  张南北将手机开启免提抛在床上,一边换着衣服一边问道。

  “十一点去机场坐当点的飞机,到了地方已经安排好了大巴和酒店。回程就按照你说的,还没提前订机票。”

  杜和的声音从电话另一侧传来,张南北虽然是主教练,但这种领队需要细心的活计一般都是杜和来干,说杜和是整个ACE俱乐部的保姆也不为过。

  一般来说战队参加比赛,在两个城市之间来回不会停留超过三天,往返的机票也应该是提前订好的。但这一次张南北却特意要求杜和不要提前订返程的机票,就是要兑现自己跟ACE的队员的承诺,只要拿下了MY,就放他们在H市多呆几天。

  “提伯斯……”

  “接来了接来了,我让李璨跟周落生两个陪它去俱乐部附近溜圈去了。”

  张南北还没说完,杜和就立即懂了他想说什么。

  所有ACE选手在八点左右就全部醒来了。何洛青方杰周海三人坚持要吃早饭,而没有吃早饭习惯的李璨和周落生两人则是跟杜和刚从张南北家里接过来的提伯斯玩了起来。

  “哟!还真是年轻啊!熬了那么久的夜都能醒,合着就我醒的最晚。”

  听得杜和的话,张南北啧啧感叹着,紧赶慢赶地往自己行李箱里塞衣服和洗漱用品。

  随着新赛季的开始,像这种来回奔波的生活又要到来了,所幸张南北已经习惯,靠着老练的手法快速整理,没花多少时间就一切准备妥当,拉着行李箱走出房间。

  在召集了全部选手后,张南北组织五人最后再抓紧时间熟练一下昨天议论好的战术。当时针指向十一点时,杜和招呼着众人走上约好的大巴赶往机场。

  因为战队人数一般都在六七个人以上,再算上随行人员,即便是两辆SUV车也坐不下。所以为了出行方便,几乎每个战队都会配备一个专人的大巴车来接送选手。ACE俱乐部自然也不例外,即使像李璨这种新人也已经习惯了这种出行方式,在大巴上一边带着耳机听歌,一边哼哼着曲调,看起来悠闲非常。

  经历了足足一小时的车程,几人赶到了机场。在候机后顺利登机,下午两点整成功抵达了目的地H市。在机场外的接机位置,带着ACE队标的大巴已经是准备好了。

  刚下飞机的众人拉着各自的行李走向大巴,唯独只有何洛青一人尾随在队伍末端,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你咋了?”

  作为领队的张南北自然是注意到了何洛青不正常的神情,连忙慢下脚步退到队尾,来到何洛青身边出声问道。

  “我晕车,晕大巴和公交,飞机也晕。”

  何洛青脸色惨白,手紧紧地扣着自己行李箱的拉环,艰难地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

  “呃……晕车……”

  张南北虽然是教练,但却并不是队医,身上也不会时常备着晕车药。而且据他了解,H市的机场附近也没有药店。此时一听到何洛青晕车,自己当下也没了办法。

  他们没有准备除大巴之外的交通工具,想顺利到达酒店,还要再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大巴车程。

  掏出手机,张南北刚想百度一下晕车怎么办,但动作还没发出,就被何洛青强行制止住。

  “没事,我吹会风就好了。”

  何洛青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同时停下脚步合上双眼。但仅看其紧锁住的眉毛就知道,即使这样何洛青也绝不好受,估计是一路上颠簸带来带来的晕眩感还没有消退。

  张南北叹了口气,何洛青居然还有晕车,这一点他的确没想到。但想一想何洛青虽然心态很老成,但今年也才十六岁,估计还没怎么出过远门,没有出行经验的他想必自己也不会做什么应急准备。应该是早饭吃的太油腻,这才会晕眩如此剧烈。

  幸亏他们提前一天出发,否则要是拖到明天,何洛青顶着如此不适的状态去参加比赛,肯定是会影响到发挥的。

  张南北皱眉焦虑着,将头扭向一旁,却发现走在前方的李璨仍在独自惬意刷着手机,当即心头一股无名火起,伸出手来在李璨的头顶上抽了一巴掌,疼的李璨嗷嗷直叫。

  “咋了!老大!”

  无故挨打的李璨委屈巴巴地转过头询问,不知道张南北又抽什么风。

  “小何晕车了你也不帮忙看看!就知道刷手机!”

  张南北哼哼两声,为自己的手痒随便找了个理由。

  李璨无奈叹口气,而两人的吵闹也吸引了其他几人的注意力,纷纷凑上来询问始末,这才发现一直跟在队伍最后的何洛青脸色不对劲。但可惜众人都没有什么应付晕车的经验,在网络上搜索后也都是一些什么“闻橘子皮”,“喝加醋的白开水”之类的偏方。

  几个大男人站在机场中央,将何洛青围在正中心面面相觑。

  “要不然跟大巴说一下,我们在这里等一会再走?”

  无奈之下,周落生举手提议,他看到网络上都说晕车症状是可以随着时间消退的。

  “可好了有什么用?一会还要再坐大巴,要我说就得快刀斩乱麻!大不了叫大巴师傅快一点开,我们到酒店再休息。”

  李璨却是提出了异议,但理由也是相当在理。

  一旁的周海则是默默不语,只是手拿着一个空的方便袋,生怕身旁的何洛青随时干呕。

  “要是有晕车药就好了,怎么都会管用的。”

  方杰双臂环绕,同样也是满脸忧愁。

  “可不!有晕车药不就没那么多事了?这还不是要怪张哥没考虑周全?”

  李璨也扯着嗓子声援着,但在被张南北横了一眼后立即噤声。

  张南北也知道晕车药有用,可现在他们在市区外的机场,哪来的卖晕车药的地方……

  “想要晕车药,拿成就点兑换啊!”

  【选手状态面板开启】

  【成就点商店兑换开启】

  【状态改良道具开放兑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