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生死相许无尽处

生死相许无尽处

幻之武风

  • 都市

    类型
  • 2006.03.21上架
  • 0.58

    连载(字)

2835位书友共同开启《生死相许无尽处》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

生死相许无尽处 幻之武风 3969 2006.03.21 18:54

    这是一场同学会,一场非常热闹的同学会。

  一如以往,出席人数不到一半,但这回几乎每个人都携伴参加,甚至还有许

  多人连小娃娃都带来了,所以,场面不但热闹,甚至还有点嘈杂。

  在当年的高中班长卢有幸家位在金山的别墅里,大家热络地交换彼此的近况,

  欢愉地回忆往事。爲了避免伤及某些不得志的老同学,大家相约,不论工作、不论成就,只谈过去美好的青春年代,只谈现在的女友、男友或妻子、老公及孩子。

  由於大家都已进入社会工作,爲了配合大家的时间,所以,同学会都特地选择在假日前的晚上举行,而且很固定的在耶诞节前后叁天召开。

  不过,这次卢有幸特别决定同时举行生日派对替小甜甜庆祝生日!

  六岁的小甜甜是在场最大的小孩子,也是当年班上最令人瞩目的班对方拓和舒纯雁的女儿,模样、个性与她母亲一模一样,是个活泼快乐的小东西,除了那双眼角微翘的眼睛与魅惑的眼神完全承袭自她父亲之外,她着实是舒纯雁的小翻版。

  不晓得爲什麽,每年同学会必到的方拓和舒纯雁一定会吸引最多人的热烈包围,也许是因爲当年他们的恋爱真的是太过轰轰烈烈吧!大家都很好奇他们究竟是如何排除万难,终於能结合在一起的呢?

  然而,他们从来不作回答,总是露出神秘的微笑,静静地不说话。

  一改当年放荡不羁、冷绘傲慢的习性,方拓如今已是个稳重体贴的成熟男人。

  而在温柔娴雅的舒纯雁身上,也找不到丝毫少女时代的奔放狂野,两人是如此登对相配、如此浓情深爱,就好象他们已经爱过了生生世世似的。

  认识他们不够久的人绝对想不到当年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有如天一般高、海一样深,简直像是要把两种不同类的动物硬凑在一块儿,所以,没有一个人赞同他们在一起,包括学校的老师同学,双方家里的父母兄姊亲戚朋友,甚至初见面的

  人都会说他俩的气质实在不搭配。

  总而言之,没有半个人看好他们这一对,而且,还苦劝双方不要做这「傻事」。

  在两人都不肯接受「劝告」的情形下,大家甚至还联手想要分开他们,用尽各种卑不手段破坏他们的感情。

  但是,他们是如此坚定的只看着对方、如此顽固地不肯放手!他们用全身每一颗细胞去爱着对方、用每一下心跳去呼唤着对方、用每一个呼吸去眷恋着对方,更用所有的灵魂去拥抱对方。

  直到如今,他们终於能守在一起,对这些老同学来讲,实在很意外,因爲高中毕业时,他们虽然没有分开,但是,听说双方家人仍然不肯放过他们!坚决表示绝对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因此,大家都很想知道高中毕业后,他们是否又发生了什麽事?或者他们到底是如何说服双方家人的?

  不过,他们就是不肯讲,大家也拿他们没辙,只是在每次同学会相聚时,总忍不住要围攻追问一下,就算明知道不会有任何收获,尝试一下也无妨吧?说不定哪天他们一高兴就透露出来了也不一定。

  老实说,这次同学会散会的时间已经此往常来得晚了,直到将近十一点,才有人开始告辞,之后陆陆续续地一个个走人,最后只剩下卢有幸、方拓、舒纯雁、小甜甜,还有当年和方拓、舒纯雁比较熟稔的几个同学和他们带来的同伴,这时候已经过午夜快一点了。

  ‘我们今天不回去了,可以吧?‘昆豪搂着女友问。见卢有幸点头,他转首又问其他人。‘你们呢?‘

  谢炳华看看他太太。‘反正家里也没人等我们,我们也住下来好了。‘没问题!‘简微玉秉持着霸道本性,完全不徵求男友的意见就自行决定了。

  廖姿雯则先以眼神徵求妹妹的同意,后者颔首后,她才微笑着说‘可以啊!我们也留下来。‘

  王志杰耸耸肩。‘孤家寡人一个还能上哪儿去?‘

  ‘活该!‘简微王笑道。‘谁教你要甩了孙家怡,自作自受嘛!‘

  ‘那怎麽能怪我?‘王志杰辩驳道。‘是她先说要分手的耶!‘

  ‘她只不过是要逼你向她道歉的嘛!‘

  ‘怪了!错的又不是我,为什么要我道歉?‘

  ‘因为你是男人,她是女人,所以,你就要道歉。‘

  ‘喂、喂!这是什么歪理啊?‘

  ‘上帝的真理!‘

  ‘你……‘

  ‘好了、好了,从以前开始,你们一见面就吵,怎么现在还是一样啊?‘卢有幸叹道。‘你们不是为了吵架才留下来的吧?‘

  王志杰咕哝一句不说话了,简微玉也吐了一下舌头后就闭嘴了,卢有幸无奈地摇摇头。

  ‘有人想睡吗?‘

  这回很一致,而且毫不犹豫的,大家一起拚命摇头,包括小甜甜在内。

  卢有幸见状,想了一下。‘那有什么意见吗?就这样聊天?还是要玩什么?桥牌或麻将?‘

  其他人连嘴巴都还没张开,简微玉就抢着说‘讲鬼故事!讲鬼故事!‘

  她一说,大家就齐声哀叹。

  ‘拜托!每次尖叫声最恐怖的人就是你,你还敢说!‘

  ‘真搞不懂,平常跟男人婆一样凶巴巴的,连流氓痞子你都不怕,可是一讲鬼故事,你就吓得跟老鼠一样,真不知道你这算是有胆还是没胆?‘

  ‘可是她偏爱听鬼故事!‘

  ‘那又怎样?‘简微玉不服气地叫道。‘人家就是会怕,所以才要多听一点来训练胆子,这样以后就不会怕了嘛!‘

  ‘喔!这个以后可是遥遥无期喔!‘王志杰嘲讽道。

  ‘王志杰!你这个……‘

  ‘OK、Ok!讲鬼故事、讲鬼故事!‘免他们两个就地掀起大战,卢有幸连忙道。‘有人反对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样子是都没什么意见,简微玉立刻跑去关掉大灯,只留下一盏昏昏暗暗的壁灯,但她刚一回座,廖姿雯的妹妹却有意见了。

  ‘可是,讲鬼故事要中元节的时候讲不是比较刺激吗?‘

  ‘那你就错啦!小妹妹‘微玉以「资深者」的身分傲然道。‘讲鬼故事就是要冬天讲才够气氛,冷风飕飕不提,你想想,这么冷的天……‘说着,她用右手抓住舒纯雁的手,左手也伸去摸着廖姿雯妹妹的手。‘!瞧,你们的手都是冷的,我也是,我想大家都是一样的吧?所以说,小雁就没话讲了,可我跟你是头一次见面,我哪知你是人是鬼啊?在这种情况下,讲的故事若是够可怕的话,那就……嘿嘿!你懂我的意思吧?‘

  廖姿雯环视一圈对她来讲都是陌生人的男男女女,窗外寒风阵阵、树影栋栋。

  在昏暗的灯光下,大家的脸孔不但模糊不清,而且好象都游移浮动,还真是有种恐怖的诡异感,她不觉咽了一口唾沫。

  ‘说……说的也是。‘

  於是,一个个的,大家开始轮流讲,因为通常太长的鬼故事都不怎么恐怖。

  所以,大家讲的都不是很长,每一个大概都十分锺不到,有的甚至只说了叁分锺就没了,因此,就算每个人都讲过,大概也不过花上一个多锺头而已。

  顺序是用抽签的,第一个就是简微玉,然后是谢炳华的太太,接着是廖姿雯的妹妹,陈昆豪是第四个……一个锺头后,终於只剩下方拓和卢有幸了,卢有幸是下一个要讲的人,可是他却低头凝视着自己交握的手好半晌都不出声。

  ‘喂!该轮到你的啦!班长。‘简微王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我知道,只是……‘卢有幸仍然盯着自己的手,声音低沈阴郁。‘我知道的鬼故事当年就全部说过了,现在……‘

  ‘都没有了?那就随便乱掰一个也可以啊!只要够创意、够恐怖就行了。‘

  ‘不!有,还有一个,但是……‘有幸的声音益发低哑。‘这个鬼故事一点儿也不恐怖!却很悲怆,悲怆得我实在不晓得你们会不会想听。‘

  ‘悲怆的鬼故事?‘众人狐疑地面面相观。

  片刻后,简微玉才耸耸肩说‘无所谓啦!有说就算,反正时间还很嘛!‘

  ‘是吗?‘卢有幸低喃。

  ‘是啦!说啦、说啦!‘

  ‘你们真的想听吗?‘卢有幸徐徐地抬起头来,依稀可以瞧见他的眸中隐隐泛着水光。‘我……可以说吗?‘

  ‘说吧!‘几乎没有说过话的方拓突然开口了。‘也许他们听了不会害怕。‘

  ‘咦?不是说不恐怖的吗?‘廖姿雯困惑地问。

  卢有幸却又垂下脑袋去了,好半天后,他猛然抬起头。

  ‘算了!鬼故事不恐怖就不好玩了,不如我们来说方拓他们的故事吧!‘

  ‘方拓?‘众人惊呼。‘你是说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能够在一起的?‘

  卢有幸点点头,大家更是兴奋莫名。

  ‘早说嘛!听鬼故事当然不如听方拓和小雁的故事罗!‘简微玉抱怨道。‘那还不快讲?拜托!我们想知道想得都快疯了。‘

  ‘我想……‘卢有幸看看那些不熟识的人。‘我最好从头开始说起,免得有人搞不清楚前因后果。‘

  ‘OK、OK!从头开始就从头开始,我们还可以帮你补充呢!‘王志杰也兴奋的说。‘不过,毕业之后的事你要说清楚一点喔!因为我上成大,所以完全不知。‘

  ‘我和小雯都在静宜。‘

  ‘我在高医。‘

  ‘我是东海。‘

  ‘只有我在东吴,‘卢有幸深深地凝视着方拓。‘所以我知道的比较多,因为他们两个也考上东吴,只是不同科系而已。‘

  方拓和舒纯雁互视一眼,而后坦然地笑了。

  ‘你说吧!有什么你不清楚的,我们会替你补充上去的。‘

  卢有幸又注视了方拓好一会儿后,才慢吞吞地开口了。

  ‘那是我们刚升上高叁的那一年,一般来讲,很少人会在高叁的时候转学,但方拓偏偏就在那时候转了进来,就在高叁上刚开学一个星期后转进来了,而且,就转到我们叁年叁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