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疑案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471 2019.05.23 16:12

  “沈长老遇害了?!”孟三醒惊道。

  樊无期示意他小声一点。

  这件事方万里和神下一也没有料到,毕竟沈文清是实打实的金丹修为,就算是醉了,有人想杀他也无异于痴人说梦,就说淮城,可以杀了沈文清的人,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其中光是樊无期,方万里还有昆仑闭关不出的太上长老,就占了三位。

  神下一神色有些发冷,“凶手找到了吗?”

  “暂且没有。”樊无期应道。

  “先封锁昆仑,别让人出去。”神下一淡淡的说道。

  “我已经派人去做了。”

  “通知来赴宴的人,宴席延长到晚上。”

  樊无期迟疑了一下,随后说道“好。”

  “我希望这件案子我可以介入。”

  樊无期拱手,做出了请的动作,说道“这也是我请几位来的原因,现在除了几位,此事也只有华安石华先生知晓。”

  “沈先生此时在哪?”神下一说道。

  樊无期将房门推开,领着四人入屋,只见到床上躺着一人,床前站着一人。

  站着的那位向四人拱手示意,他身穿一件白大褂,头发不长,大约三十岁左右,一副先生模样,斯斯文文,便是那妙手回春华安石了……

  躺着的那人自不必多说,已是尸体的沈文清,此刻他的胸口前还插着一把短刀,以那柄刀为中心,血向周围蔓延……

  方万里本就不爱讲话,靠在墙边闭目养神,孟三醒算是头次见神大人这么认真,他还捂上了尧怵的眼睛……

  “如何。”神下一问道。

  “一处致命伤,在其心口处,无其他外伤,没有挣扎的痕迹。”华安石应道。

  “有被下药的痕迹吗。”

  “周围没有可疑物样,是否有被下药需要解刨才可以得知。”

  方万里这时候淡淡的开口,“金丹修士就算是酒醉入睡,也不可能被一刀致命。”

  孟三醒也点了点头。

  当下元婴修士几近不会出山,能这么简单杀掉沈文清的也就只有一人,而且此人还就站在这里。

  “死亡时间。”

  “两刻钟之内(大约是半小时),尸体还有余温。”

  “那么首先假设沈先生生前有被下药,现在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气体毒素。”神下一伸出了两根手指。

  “以华某拙见,房间内没有可疑以气味,如果真如神大人所说,现在毒素定是还未散尽。”华安石答道。

  “那就显而易见了,第二种可能……”神下一收起一根手指,“毒素以某种介质进入沈先生体内发作,但是需要一个前提……”

  “投毒者是死者的熟人。”孟三醒咳了两声说道,因为想要投毒,无非就是水和食物,如果是陌生人,沈文清金丹修为,必然不可能就这么中招。

  樊无期神情一变,说道“沈长老死前醉酒入睡,由他的学生照顾……”

  “那学生此刻在哪。”神下一问道。

  “也是那学生惊慌失措的通知了三位长老,现在正在居所休息,我把他唤来。”樊无期说罢,便出门叫了一位昆仑子弟让其去把那学生唤来。

  “周围没有其他目击者吗?”神下一疑惑的问道。

  “有一名年轻女佣在沈长老入室的期间曾路过于此。”樊无期说道。

  “把她也唤来吧。”

  “好。”樊无期回答道,随后又出门叫人。

  “今日来的名士可有来过此地。”

  “不清楚。”樊掌门回道。

  神下一走到了沈文清的尸体前,看了看他胸口上的短刀,问道“这是什么刀。”

  樊无期说道“昆仑派膳房所用的刀具。”

  “上面有指纹吗。”

  “没有。”华安石回答道。

  “呵……”神下一干笑一声,“这倒是有趣……”

  “有办法吗。”方万里问道。

  神下一笑了笑,“我可是专业的侦探啊……”

  显然这句话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听懂……

  神下一在房间内转了一圈,站在窗前独自喃喃道“窗户是开着的……”他用手指在上面抹了一把,“有翻越的痕迹……不过不排除是有人故意制造翻越的痕迹……”

  随后沈文清的学生就被领了过来,那学生神情紧张,显得有些害怕。

  “是你杀了沈长老吗!”樊无期冷声呵道。

  “掌……掌门明鉴,沈老师待学生一向很好,我怎会做出如此之举……”那学生颤抖的说道。

  神下一拍了拍樊无期的肩膀,“现在证据也无法证明就是他杀了沈先生,不如先问点有用的。”

  孟三醒也点了点头,同意这话。

  “沈先生死前可吃或喝过什么。”神下一问道。

  “我曾为沈老师倒了杯水……我放在……”学生指了指床前的桌子,还哪有水的身影……“怎么可能……我就放在这的!”

  “那杯水你是从哪里倒的。”

  “膳……膳房。”

  “可有经过他人之手。”

  “没……不对,我倒好水之后曾去小解一趟,当时水还放在膳房。”学生答道。

  “很好,那你可见还有别人来过。”神下一问道。

  “大约两刻钟前…我…我再进来时沈先生身上浑身是血,胸口插着一把刀,当…当时我看见一个红色着装的人影从窗户逃走了,我很害怕……就…就去找了三位长老。”学生慌张的说道。

  此时那名年轻女佣也被请了进来,她见到那学生就指着他喊到“是他!就是他!我见到他慌慌张张的从这个房间里逃了出来!”

  “我…我当时就是害怕极了,才如此慌张……”学生连忙解释道。

  “那你当时是在什么时候看到他的。”神下一文向女佣。

  “大概是二刻钟前。”

  “那你可曾见到他出来时带着杯子。”神下一问道。

  女佣想了想,答道“未曾看见。”

  学生穿的衣裳轻便,身上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着杯子……

  “那你可曾看见有人影从窗户蹿出?”

  “当时貌似是有一个红色人影从这个窗户窜了出去,速度很快,我看不清。”女佣指了指神下一刚刚有查看的窗子,说道。

  之后神大人又问了一些琐事,比如石符之类的,二人并未带石符但是报上了姓名和石符编号……于是乎神下一就让两人先离开了。

  “就这样让他们离开了?”樊无期有些不解。

  “看好他们,至少要做到可以随叫随到,若那凶手真有这么神,说不准给他俩来个灭口。”神下一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

  “好。”樊无期答应道。

  “冒昧的问一下,沈先生的尸体允许解剖吗。”神下一严肃的说道。

  “老沈无妻无子,家中也只有他一人……”樊无期说道,他憋着一口气显然有些难以启齿,随后摆了摆手,漠然道“解吧解吧……”

  华安石向樊无期拱了拱手,开始从自己带的包里掏一些工具。

  这时神下一对方万里说了些话,方万里点点头,向樊无期说明自己需要离开昆仑,晚上回来,樊无期没有多问什么,给了方万里一块令牌,方万里便离去了……

  随后樊无期也拱手离去,离开前又给了神下一一块不一样的令牌,“在昆仑有什么事拿出这令牌即可,他们都会听你的。”樊无期如是说道,他要去主持宴局,毕竟现在宴会延期,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看到这里肯定大家就想要问了,樊无期为何如此放心的就把这案子交给神大人……事实上当初神大人还在刑府工作的时候,也是一名捕了,与方万里并称南方北神……包括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大人物称神下一这厮称上一声神大人,其实也是一种调侃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