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文案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516 2019.05.20 19:40

  傍晚神下一又蹭了一顿饭,之后便告别了方万里,他回到家后就躺在了自己的摇椅上,点起了煤油灯,继续翻看着文案。

  事实上对于灵爆魔一案他心里已经有些眉目了,只不过有些事情他还需要确认一下。

  “李闵、曹猛、孙海、王润四人在学府时为好友,后全部被学府劝退,之后便很少再有联系……

  李闵遇害时并无刑府介入,家人外出,死者只有李闵一人……

  曹猛、孙海遇害前刑府已经介入,全日在其家内家外来回巡逻,已疏散其家人到安全点,等待‘灵爆魔’自投罗网。入夜,灵爆弹的声音响起,刑府人员用灵力阻挡了灵爆弹的冲击力,但二人已经遇害,二人遇害时间间隔五天,情况相同,遇害时并无可疑人员靠近……刑府捕快巡逻为两两一组,二人宅邸内绝无死角。”

  很快有一张报纸剪切的文案进入了神下一的视线……

  “居然还有报纸这种东西吗……”反正这个世界观已经很诡异了,有报纸貌似也不是很奇怪?

  “玄历1950年……还是十七年前的报纸……”报纸泛黄,有些破损,显得很老旧,从日期来看确实是十七年前的报纸,因为神下一的房间里还挂着日历,当然,不排除上一个住在这的家伙没有翻日历的习惯。

  “7月12日,【优异少年惨遭杀害,学府暴力将由谁来制止!】四名淮城王德学府学生因嫉妒同年级学生拥有灵根,故意伤害该学生,失手至其死亡……”

  “7月20日,【施暴学生宣判无罪,年轻的生命是否能用金钱衡量!】四名施暴学生因年龄未满14周岁被淮城法堂宣判无罪,均被学府劝退……赔偿死亡学生家庭若干金额……”

  “很诡异的世界观啊……修士的地位看起来并不是很高,说起来也是,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神下一看着报纸喃喃着,“嗯……仇杀的可能性上升……”

  神下一往下翻着文案,又看见一张报纸读了起来,不过这张报纸明显是手写的,而上面那张,大概是用石印之类的东西批量印刷的……

  “白历1845年……”

  “一百多年前吗,连日历都换了……”

  “4月21日【灵爆魔再次作案!淮城又一修士惨遭炸死!】:请淮城各位修士关好门窗,留意可疑人员,杜绝惨案再次发生,刑府捕快以介入,请各位修士放心。”

  “是一条通告吗……毕竟是玄幻设定,那么灵爆魔活到现在的可能性也并不是没有……”神下一起身去泡了杯茶水,茶叶是从方万里那嫖到的,总之喝起来还蛮提神的……

  “白历1872年6月3日……

  【惊异!灵爆魔在今日被捕!】刑府宣布将在十五天后进行对灵爆魔死刑的公开处决!请各位修士大可放心外出,刑府保证,将再无此类事件发生……”

  神下一继续翻看着文案,感觉很有意思。

  “【惊异!灵爆魔竟是凡人!】灵爆魔遗书信息部分流出,灵爆魔竟非修士,而是要向‘仙人’复仇……自古以来修士高高在上,凡人真的只能任其宰割吗?具体档案列为刑府机密,拒绝透露……”

  “普通人吗……当时修士的地位还是很高的嘛……”神下喝了口茶喃喃道。

  结果后面看到的差点让他把茶喷出来,他居然有份灵爆魔的遗书……虽然只是复刻版。

  “看来老方真的是职位不低啊……这玩意都能给我搞到……”

  他拿起了遗书,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腿蹬在桌子上,以一种躺着的姿势看着文案,上面写着……

  “我叫王炳,一名凡人,木匠出生,如果你看到了这份遗书,那么首先要知道的是,我并非被捕,而是自首……

  修士自古以来都视凡人为刍狗,想杀便杀,想抢就抢,就算被捕他们也很快会被放出来,就只因为他们是‘仙人’……

  就连百姓也会可笑的称他们一句……‘仙人’,他们吃着我们的,住着我们的,压迫着我们的,大家都瞎了!都瞎了吗!

  《玄法》偏向修士,刑府偏向修士,法堂偏向修士,那我们呢……所谓的凡人呢……我们又该由谁保护呢?

  十年前,一名练气期的修士看上了我家夫人,在我面前侮辱她,杀了她,杀了我的儿子,杀了我的家人,踩在我头上!看着牲口般的我,满足的离开,法堂呢?刑府呢?《玄法》又在哪?所谓的平等,所谓的正义,都是在放屁!

  五年前,我创造了现在人们所谓的‘灵爆弹’,在那之后的日子里,贪得无厌、胡作非为的修士死于我手何其之多!他们也能称为‘仙人’吗!

  是时候该清算了!仙人也不过是一些会点小把戏的凡人罢了!我要做的不止是报仇,我会打碎这愚昧的时代,而我的身后……是数以万计的‘凡人’,就算我死了,‘灵爆魔’也不会消失……谁都可以是灵爆魔……我、你、所有人,所有想要反抗的凡人!

  那是每一个在‘仙人’脚下颤抖的凡人,仙人统治的世界该结束了……每一个拿起锄头抗争的凡人,你们都将为这荒唐的时代划上浓重的一笔!

  法堂不敢判的由我们来判!刑府不敢杀的由我们来杀!《玄法》不敢写的亦用我们的血去填!”

  “这厮想把自己变成一种精神啊……难怪刑府不敢把这份遗书公开……”神下一对这一百年前的灵爆魔案件啧啧称奇,他已经脑补出了王炳被公开处刑时被堵着嘴蒙着头的惨像了……

  他没有学过东洲(以玄城为主的一片大陆,也就是神下一所在的大陆板块。)的历史,事实上尽管在遗书没有公开的情况下,王炳一事也在东洲引发了凡人的反抗热潮,甚至间接导致了当下凡人与修士几近平等的局面……

  “灵爆魔只是刑府给这犯人的一个代号,表示刑府的重视程度,毕竟现在这事在淮城影响恶劣,一个月不到就有三人遇害,其本人并没有做出‘他就是灵爆魔’的这种行为……所以是前代灵爆魔的脑残粉在作案的可能性下降……”神下一伸了个懒腰,发出了嗯嗯嗯的声音,“随机杀人的概率不是没有,但基本可以排除,倒是有模仿作案的可能……”

  “当然,也有可能是某位见义勇为的偏执义士在作案。”神下脑袋里突然浮现了“惩罚者”(漫威系列的一名反英雄角色。)的模样。“不过当下被杀的人都指向十七年前的霸凌事件,所以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复仇杀人……至于凶手……”神下一不以为然的喃喃着“找都不用找……”

  “明天就是王润要被炸死的日子了……难怪有我在这个案子还到现在也没破。”他懒散的伸了个懒腰,随后也不再多想,把文案随手扔在桌子上,出去打了点水(他的院子里有一个通过按压打水的小水井。),洗了把脸就去睡觉了……事实上以他现在身体的修为几天不睡也不会有大问题,就算几天不吃饭也不是事,但是他有一点困就不想办事……有一点饿也不想……

  神下一现在的身体强度远远超乎他自己的想象,简单的说,从三楼跳下来不会有事,别人拿刀捅他也捅不动,甚至硬抗子弹也不会出大问题。就如方万里所说的神下一比他更厉害,虽然只是句玩笑话,但神下一的修为确实要比他高那么一点点……不过要是真实战起来可能就是被单手吊打的局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