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屈打成招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124 2019.06.09 20:24

  神大人在摇椅上一觉睡到了傍晚,可能若不是舒平把刑府整理出来的文案给他送了过来,他还会睡到更晚,在其他修士都在用睡觉的时间修炼的时候,神下一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惰。

  告别了舒平,神下一起身倒了一杯茶水,点起了一盏煤油灯,拿起文案,躺在摇椅上悠哉悠哉的看了起来。

  文案上写着“死者叫陈文,四十五岁,现任王德学府教师,为人尖酸刻薄,不遭人喜欢,到了人人都会厌恶的程度。”

  “麻烦啊,还想着看看有什么仇人来筛选嫌疑人来着……”神下一没好气的喃喃道。

  继续回到文案,“死者痴迷于赌博,家中有一妻一子,近日赌博失利欠债累累,教学态度极为敷衍,校方有将其开除的想法。

  死者与其学生张洪有很大矛盾,死者曾多次挑衅张洪,对其语言辱骂(校方并未记录,为刑府调查结果),后被张洪碰上死者在某晚醉酒猥亵女子,被其抓住了把柄,张洪常以此缘由威胁死者把钱交给自己。

  据死者邻居所言,死者对其妻儿都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其每次赌博失利都会回家酗酒,夜晚便会传来吵杂的声音,邻居多次向其反应无果。

  其妻子多次向其反应解除婚姻无果,遭其殴打,其子陈小明也经常遭受其家暴,同时死者还怀疑自己的妻儿窃取自己的钱财。

  死者曾多次向同事、亲戚、邻居借钱,其中次数最多的为他的同事王志,校方的清洁人员与死者隔壁教师所述王志在死者遇害时王发曾进过死者的办公室,且经过调查,死者房间内出现了大量王志的指纹,现以将其拘留。

  恰巧死者隔壁房间的教师整晚都在其房间内,据其所言,整晚有三人去过死者办公室,具体身份无从得知。

  犯罪工具均未查询到线索。”

  神下一喝了一口茶水,喃喃道“很详细啊,按理说张洪是没有理由杀死陈文的,也不排除是发生了什么争执,预谋杀死了陈文。

  至于王志倒是有杀害陈文的动机,有可能是王志忽然急于用钱,向陈文要钱无果,然后预谋杀害了陈文?或者是在威胁陈文交钱时失手将其杀害,只得无奈把现场伪装成自杀。

  值得注意的是陈文的儿子陈小明也有动机杀害陈文,他说他去上厕所,我还说我去火星转了一圈呢,所以他究竟有没有进陈文的办公室谁也不知道。而犯罪工具没有查到线索也是在意料之中。”

  神下一想着想着就伸了个懒腰,继续翻了翻文案,看完之后就洗了把脸,躺在摇椅上睡了过去,神下一作为修士,还有一个好处,那便是他可以通过基本的吐纳法快速入睡,对他来说这是他作为修士最方便的一项能力。

  第二日一早他就被舒平叫起来了,看这小伙子一脸朝气蓬勃的样子,神下一就气不打一处来,稍微洗漱一下就跟着他去刑府了,毕竟王志还在刑府里面关着呢。

  “王志认罪了?”路上神下一问道。

  “认了……”舒平小声的说道,脸色有些怪异。

  “认了?屈打成招?”神下一有些意外。

  “对……刑府里的前辈用些‘他们的手段’让他认罪了……”舒平支支吾吾的说道。

  神下一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行吧,那我再看看。”

  二人来到审讯房间的门口,舒平敲了敲门,里面便走出一个捕快,看了二人一眼,舒平介绍了一下来意,那名捕快就离开了,舒平二人走了进去。

  映入神下一眼帘的是一个猪头……他见到神下一二人来到之后浑身颤抖,只能依稀辨认出他的脸是个人脸,这才是真正的被打的妈都不认识了……

  说实话神下一现在的心情很烦躁,嫌疑人都被打成了这个猪样还问个屁啊!怕不是自己问他是不是外星人派来的间谍他都会说对对对。

  “咳咳……”神下一清了清嗓子,这就给对面的王志吓得一哆嗦。

  “我招,我招,我都招!”王志还没等神下一发声就哭喊道,看得舒平也有点不适。

  “这次来呢,我是想帮王先生脱罪的,算是免费的‘法士’吧。”神下一说道。

  王志显然愣了一下,又抱头说道“不要再骗我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人是我杀的,是我杀的!是……”

  神下一没有说话,向他走了过去,王志下意识的往后退,神下一最后拉住了他的手,王发看着他脸上挂着的微笑,那是一种自信的笑容,坚定、有力,有一种可怕的感染力……人们常说,笑容是一种力量,事实上确实如此,有些人的笑容天生就附带着他们独特的魅力,笑容就是传达力量的一种方式。

  “走吧王先生,翻案从现在开始了。”神下一微笑着说道。

  王志看着他愣住了,眼泪从肿胀的眼窝中流了下来,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谢谢……”

  有方大人给神下一撑腰,神下一自然想做什么都行,据文案所述,死者陈文隔壁的教师说到当晚只有三人进入陈文的办公室,排除掉张洪和王志,那么剩下那一人有很大概率就是凶手,在学校范围内来看,陈小明的可能性最大。

  舒平离开了一小会,回来时又给神下一递来了一份文案,说道“这是王志的证词。”

  神下一接过了文案,点燃了煤油灯,把文案塞了进去,看着燃烧的文案,神下一拍了拍有些发愣的舒平,“有些时候暴力很有用,但是我们用的不是这个,对我们而言,这种没有说服力的东西只能算作废纸,毫无参考价值。”

  舒平回过神来,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严肃的说道“多谢大人开导。”

  神下一又补上了一句“当然,这是在大多数情况下。”神下一讨厌说这些大道理,因这些大道理普遍都是具有误导性的,如果信全,就有可能导致他人走上偏执,至少在神下一的眼里,很少有真理这种东西的存在,他不希望自己的某一句话会影响到一个人,因为这样很不负责任,神下一讨厌‘责任’这个词汇,仅此而已……

  只见神下一又坐在了王志的对面,说道“接下来我会问王先生一些问题,不介意吧。”

  “不…不介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