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谁能给我一个答案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876 2019.06.11 16:11

  次日……

  舒平带着一沓文案来找到了神下一,文案的内容大致就是半年前工地学生意外死亡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陈小明也在场,而死者是一名经常殴打陈小明的学生,当时在场有三人,陈小明、死者和路过的张洪。

  因为有张洪这个人证在场,刑府当时就是给他定了一个意外死亡,工地上的木条突然砸下,导致死者脑补重创死亡,而且死者没有其他外伤,一击毙命……

  “很有趣啊……”神下一喃喃着。

  “那么大人说要诈出凶手,大人要怎么做?”舒平问道。

  “已经开始了,剩下的就是收尾工作了。”神下一伸了个懒腰。

  “啊?”舒平狐疑的看着他,他明明什么都还没做,怎么就只剩下收尾了呢。

  “好好看,好好学。”神下一嘿嘿一笑,把西装随手一套,就站起来走了出去。

  舒平叹了口气,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神下一再次来到了陈小明的家里,敲了敲门,开门的依旧是陈小明。

  “你们又来了。”陈小明说道。

  “嗯……带你去吃一顿午饭。”神下一说道,他好像和饭有些过不去,而且每次都不是他出钱。

  事实上一听到饭这个字眼,舒平就浑身不自在。

  “你们想做什么?”陈小明皱着每天说道。

  “我来拿点东西。”神下一不以为然的说道,不顾陈小明的阻拦,就走进了李婉的房间。

  李婉还在那里坐着,不过已然面如死灰……看到神下一来了,才缓缓开口,“大人,您来了……”

  神下一点了点头,“我来拿点东西。”

  “那张护身符你也带走罢……我也不需要了……”李婉漠然的说道,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昨天神下一放在这里的府符纸。

  “好,我想带您的儿子去吃一顿午饭,您看……”

  李婉对着陈小明和神下一二人摇了摇手,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去吧去吧。”

  “娘……”

  李婉摇了摇头,“去吧……”

  之后神下一带着二人来到了一个炒饭店,三人随便挑了一个桌子就做了下来。

  “你们想说什么。”陈小明冷声说道。

  “不急,先吃饭吧。”神下一说着,就吃了起来,结果舒平与陈小明皆是看着他,没有动手。

  神下一见状叹了口气,嘀咕了一句,“怎么都不爱吃啊,算了……”随后见他拿出了一张符纸,放在了桌子上,看着陈小明,“你猜这是什么?”

  “护身符?”记得昨日李婉确实是这么与他说的。

  神下一用一根手指来回摇晃,发出了一些他听不懂的声音,“NoNoNo,这叫做留声符。”

  陈小明愣了一下,下一秒伸手飞快的抓向那张符纸,不过他的手却停滞在了半空中,无法动弹……

  “很好,看来你已经通过字面意思理解了它的用处。”神下一说着,就拿起了符纸在陈小明的眼前来回晃荡。

  “你觉得我会上当吗。”陈小明淡淡的说道,他圆镜下的眼睛锋利的盯着神下一,瘦小的身体里仿佛隐蔽着一只野兽,“你在诈我?”

  “没有哦。”神下一笑着说道,把符纸放在了陈小明的眼前,“要不……我们来赌一把?”

  “怎么赌?”陈小明虚着眼说道。

  “我赌他是真的,记录了你与令堂昨日的一些对话。”神下一笑嘻嘻的说道。

  “那我只能赌他是假的喽?”

  “嗯哼,你敢赌吗?”据神下一所知,陈小明在被李婉收养的时候已经八岁了,要比其他人上学晚上两年,所以现在已经是成年了。

  昨日神下一对李婉悄悄说的话就是“杀死陈文的可能就是陈小明。”然后又随便放了一张符纸,称其为“护身符”……李婉之后自然会问自己的儿子实情,那便中了神下一设下的套,看到陈小明的表现,神下一也就知道,自己的小把戏成功了……

  陈小明敢赌吗?首先分析一下利弊,如果留声符是假的那么他自然可以扭头就走,但如果……所谓的留声符是真的,那么自己会怎么样他自己也很清楚,至少会在刑府蹲五年有余,而自己的母亲也会没有人照顾,自生自灭,他……赌不起。

  陈小明算的很清楚,神下一也帮他算的很清楚,二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注定的结局……

  陈小明与神下一对视了很长时间,而神大人的脸上,总是挂着那副让人厌恶的笑容,随后陈小明冷哼一声,拍了一下桌子,就转身离开了……

  神下一也没有阻拦,他甚至用灵力拦住了想要去留住他的舒平,神下一还是一脸笑容,拿起了筷子,吃起了炒饭。

  就在陈小明快要走出饭馆的时候,冷汗已经从他的额头上不断落下,汇聚于眉梢和下巴,甚至滴到了地板上……这是他与神下一的最后一次较量,最后……他惨笑了一下,又折返回来,坐在了神下一的对面。

  “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会耍诡计的人。”陈小明看着神下一冷声说道,“我母亲会问我是不是凶手,这也是你做的好事吧。”

  神下一点了点头,“没错,其实我以为你会对令堂撒谎的,这样我还有另一套计划。”

  在陈小明听到神下一所说另一套计划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自己从一开始就在眼前这人的圈套之中……神下一没必要说谎,事实上他准备的计划有很多,远不止两个。

  陈小明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对她撒谎,那么……你想要做什么?”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了陈文。”神下一说道,这是一句废话,但神下一想要听到他的故事。

  “陈文……自从我八岁那年,来到这个家,那个家伙就一直是那样,他酗酒、赌博,殴打自己的妻子,如果有一个词汇可以形容,那便是‘牲畜’……

  我对自己的遭遇并没有什么感想,我体质不好,长得也不好看,一副阴沉的样子惹人讨厌,所以学府的那群家伙经常拿我作为欺负的对象,殴打、辱骂,我全都不以为然……

  哦,对了,曾经有一个家伙侮辱了我的母亲,不过现在我已经见不到他了。”陈小明不以为然的说道。

  随后他指了指自己头上的伤口,“陈文对我怎么样我都无所谓,但他不该去殴打他的妻子的,也就是我的母亲,她是个好人,她不该受到如此的待遇,陈文是个枷锁,他的存在就已经封锁了我们的生活,所以他该死,而我则会替他带着我的母亲过上更好的生活。”

  舒平这时开口道“你有什么能力这样说呢!”

  陈小明看了他一眼,“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平平淡淡吗?我十岁的时候就开始从商,说句不好听的,我的薪水会是你的十倍,我之所以留在这,只是为了把我的母亲带出去,在这之后我会在玄城买一栋房子,带着我的母亲住进去,对了,这件事跟张洪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帮我买了条麻绳。”

  舒平被呛住了……

  随后陈小明又看向神下一,“您是个聪明人,可您不觉得这个世界有很多错误、荒谬的地方吗?人们总是在做着无意义的对比、伤害,他们总是喜欢把残忍说的理所当然,在学校里被欺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太弱了,在职场上被坑害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太蠢了,在家庭里被责骂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太小了,受害者总是错误的,而施暴者却总能找到让大部分人所支持的理由。

  如果你想反抗,那么他们会告诉你,你还涉世未深、幼稚,太多东西还不懂,理所当然的说着这个世界本该就是如此,这个世界本该就是如此残酷,他们出版了一本本让人自相残杀的书籍,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这种世界,为什么呢?这明明不是理所当然的东西啊,我知道,您很聪明,所以我想听到您的答案……”

  神下一看着瘦弱的陈小明,他的目光中还是泛着锋利的光芒,仿佛是在质问自己,最终神下一开口了,“我不知道……”

  “你们要逮捕我吗?”陈小明问道。

  神下一没有说话,舒平也没有说话,这不是他们可以回答的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第四个人是谁?”神下一问道。

  陈小明苦涩的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随后陈小明站了起来,拍了拍舒平的肩膀,“答应我一个条件,照顾好我的母亲……”

  舒平也站了起来,他咬着自己的嘴唇,看向了神下一,他需要神下一给自己一个答案……可神下一在低着头吃饭,一言不发。

  最后舒平拉着陈小明,从牙缝挤出来两个字,“走吧。”便带着他走出了饭馆,只留神下一一人在其中默默的吃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