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未能说出口的推理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676 2019.05.21 12:29

  “诶,神老师。”

  神下一吃着炒饭,心里还对那灵鱼汤耿耿于怀,突然听到了一声神老师,差点把饭喷了出来……毕竟他要是老师,那教导出来的徒弟根本无法想象……

  “哈?你是谁啊。”神下一看着眼前的小男孩,大约十二三岁左右,眼睛很水灵,长得还蛮秀气的,“一个小屁孩在外面瞎溜达,小心回家被打屁股。”神下一嚼着饭说道。

  “神老师,我是您的助手啊……”

  “噗……”神下一把饭喷了出来,他想到了一件恐怖的事情,“我…我以前不会是有某些不好的癖好吧……”神下一再一看那小男孩满脸天真的模样,内心有些蛋疼。

  “你叫什么……”神下一抽搐着嘴角说道。

  “尧怵。”小男孩眨了眨眼,歪头说道。

  “尧怵啊,别跑那么快。”尧怵的身后传来了一道病恹恹的声音。

  “是你?!”神下一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消瘦的男人,他的脸上显得很憔悴,有着明显的黑眼圈,头发略长而且杂乱,在头顶捆成马尾自然垂下,此刻指着神下一喊到。

  “我怎么了吗。”神下一无奈的叹了口气,吃着炒饭,他就不该吃这顿饭。

  “事到如今你还想对尧怵做什么!”那人一把将尧怵拉在了身后,一脸鄙夷的看着神下一。

  “噗……”神大人一口米饭喷在了那男人的脸上,“我…我做了什么吗……”神下一支支吾吾的说道,显然有些怕了。

  “神老师对我很好的。”尧怵拽住那男人解释道。

  那男人擦着脸冷哼一声,“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随后他拉着尧怵,“不要给再被他利用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修士府才是你的家。”

  神下一嚼着饭不爽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说什么?你不也是通过羞辱我来拔高什么巴拉巴拉的‘修士府’在这小男孩心目中的地位嘛,说道底不过也是一种卑劣的手段罢了。”神下一拍了拍胸脯,把嘴里的饭咽了下去,又道“是谁在利用他一目了然。”

  “你说什么?!”那男人怒道,随后又咳了两声。

  “我说,什么修士府才是你的家。”神下一又坐了下去拖着下巴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就这么教育小孩子的吗,教他动不动就发脾气?再教他尊己卑人?少说笑了!”

  那男人涨红了脸,又咳了两声,随后吼道,“难道让他学你无所事事,混吃等死吗!”

  “呵,得了吧,我看他跟着你才有问题吧,万一你得了什么致命的传染性疾病……”神下一啧啧啧的说道。

  “姓神的你找死!”那男人刷一下就把腰间的剑拔了出来。

  “你还想打架了不是,你以为我怕你嘛,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信不信我一拍手,马上就有捕头把你抓起来。”

  尧怵把二人拉了开来,为难的说道“别吵了…我不想看到你们打架。”

  “切……”

  “嘁……”

  神下抱着双臂翘着二郎腿扭头不屑的切道。

  那消瘦的剑客也收起了剑,不爽的嘁道。

  “我们走,今天就放你一马。”剑客拉着尧怵就要走,临走前还撂下狠话。

  “小二,结账。”神下一也一拍桌子,也懒得再吃下去。

  “来喽。”

  ……

  等神下一再次来到王润的宅邸,下午已经是过半。

  “你怎么了。”方万里见神下一一脸不爽的回来了。

  “修士府又是什么。”神下一问道。

  “你说修士府啊……”方万里想了想,“一个横空出现的组织,打着保护和管理修士旗号的中立组织,出现不久,从刑府的角度来说,一群妨碍执法的组织,但无奈一直被现任帝王玄人帝默许存在。据刑府最高机密记录,其创立者为前任东洲帝王白帝白兰州。”

  “来头挺大啊。”

  “你见到了?”

  “一个看着要死了的剑客和一个小屁孩。”神下耸了耸肩。

  “那应该是病剑客孟三醒和尧怵,说起来尧怵和你还有挺大渊源的。”方万里古怪的看着神下一。

  显然神大人对他古怪的眼神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我真的对他做了什么吗……”听他这口气都快崩溃了。

  方万里点了点头,神大人差点就承受不住倒了下去,随后方万里开口“尧怵本来是你的助手,我也不知道你从哪拐来的,后来你把他卖给了修士府。”

  “哈?”神下一缓了过来,“我把他卖了?为什么。”

  方万里耸耸肩,“你问我,我问谁。”

  “那…那个灵鱼斋呢。”神下一说道。

  “噗……”方万里第一次没控制住笑了出来,不过也只有一瞬间,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没什么。”

  “哈?你的表情怎么说都很奇怪啊喂!”神下一吐槽道。

  “真没什么,你只是去吃了几顿霸王餐而已。”方万里神色古怪的说道。

  神下一叹了口气,也不再多问。

  之后神大人就开始对王润的宅邸进行勘察,期间还对刑府派来的捕快都搭了一遍话……

  是夜,在这没有电器不那么普及的时代,世界瞬间就变得模糊了起来……

  “也快了吧……”神大人看着月亮,喃喃道,今天的月亮并不亮,被乌云遮拦,可谓是杀人放火的大好时间……

  ……

  王润宅邸的外围——

  “嗯……小刘,有什么事吗。”一名捕快说道。

  “哦,没什么,我有些内急,你帮我看一下岗。”被称作小刘的男子捂着肚子,难堪道。

  见小刘如此模样,那捕快不再多说,点头示意,小刘也是慌忙跑开,向旁边的树林跑去……

  只见小刘绕了一圈随后又折返回来,面对其他捕快也是简单的说一句刚刚去方便了,他走到一个无人巡逻的墙角,爬上房顶。

  小刘望了望四周,见无人,便蹲了下去,从后腰掏出了一个一个莫名的装置……

  “呦,小刘啊……”一道声音响起,房顶的另一面有一道人影悠悠的站了起来,因为他刚刚躺着,正好在小刘的视野盲区,所以小刘没有发现……

  小刘不给予理会,只是继续摆弄着装置。

  “你在做什么。”神下一走了过来。

  结果小刘从身后掏出了一封信,淡淡的说道“我们的交易结束了,不想被炸死就离开吧。”小刘坐了下来,望着月亮,“你应该知道的,等这个装置的冰块融化,灵爆弹就会爆炸,呵呵……我在说什么呢,这可是你教我做的……”

  一瞬间庞大的信息量充斥着神下一的脑袋,让他略微有些头疼,他神差鬼使的打开了信件……【寄给现在的我】……

  “你是谁……”神下一一下子躺在了瓦片上,喃喃道。

  “刘文斌,筑基期修士。”刘文斌淡淡的说道,又看向神下一,好像想到了什么,“对了,也是你让我五天行动一次的,说着什么‘怕那时的我是个蠢货’之类奇怪的话。”

  “我……”神下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心里有些不爽,连自己都骂?

  刘文斌也躺了下来,“抱歉了,我本来答应你要去自首,现在我认为这样对我来说才是最好的结局……”

  神下一看了看他,刘文斌的双眼毫无光彩,他的人生对他来说,复仇结束的那一刻就随之结束了……神下一摇了摇头,便起身打算离开,他才懒得去阻止刘文斌复仇,但本来应该是华丽的推理却成了这样,自己居然还变成了共犯,他的情绪也蛮复杂的。

  前二人遇害时并无可疑人员接近,本就说明了是刑府内部的人在作案,如果真有什么高手,那自己和方万里又不是吃白饭的,必然可以发现,要是元婴高手杀人,也只能怪王润倒霉。

  灵爆弹安放地点不可能是府内,如果是府内安放绝对会被其余捕快发现,捕快巡逻方式为两两一组,每个房间都有捕快把守。在府外又要考虑灵爆弹的爆炸半径和巡逻盲区,那么最好的地点一定是房顶……

  见到那个利用冰块定时的灵爆弹神下一也就知道了具体作案手法。

  只需要借口自己有要暂时离岗,然后设置灵爆弹,再回到岗位,冰块融化灵爆弹被触发,要杀死的目标死亡,同时自己也不会有嫌疑,事后打扫现场,爆炸之后再无证据,而自己利用冰块的时差,完全有不在场证明……退一步说,就算刑府真的料到了是定时炸弹,那么需要暂时离岗,比如内急的捕快这么多,也无法具体怀疑到某个人的头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