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如果世界可以多一份理解与包容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3143 2019.06.05 10:31

  神下一又回到了死者被害的房间……

  神下一坐在尸体的前面盯着尸体在发呆……看着有些诡异……

  “神大人觉得怎样。”瑶轩绕到神大人的背后,捏着他的肩膀,总之还是蛮爽的。

  “还行。”神下一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谁知道他这个还行是指案子还是指什么,随后他问道“你和他的关系不好吧。”

  “嗯。”瑶轩点了点头,神色有些落寞,好奇的说道“神大人又是怎么看出来的。”

  “经验和……”神下一嘿嘿一笑,“直觉。”

  “真是不想说出来啊。”神下一摊了摊手,“对我来说这个案子很简单。”

  “大人是知道了吗。”瑶轩轻笑着,笑的很好听。

  “对……下面我会验证我的猜测,就用排除法一个个一个的把有嫌疑的人叫上来吧。”神下一手搭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先叫段天德上来吧。”

  瑶轩玉指一颤,停在了神下一的肩膀上,“好。”

  瑶轩走后神下一叹了口气,他也是一个纠结的人,对于这次谋杀,他感触还是挺多的。

  段天德走了上来,他的脸还是微红,身后跟着瑶轩。

  “找我有什么事!扰我喝酒之兴!”段天德表情狰狞的说道。

  “打扰一会。”神下一淡淡的说道。

  “怎么还有具尸体!”段天德惊道。

  “关于你杀人的事情。”神下一自顾自的说道。

  “你说什么。”段天德面色一沉。

  “准确的说是,你和瑶轩杀人的事情。”神下一继续说着。

  下一秒段天德就把背后的大刀架在了神下一的脖子上,再没有刚刚醉酒的神色,眼中杀机毕露,“你说什么。”

  “段叔不可。”瑶轩拉着段天德的衣裳,可惜他根本拉不动。

  “现在用这个很难再说话了。”神下一弹了弹段天德的大刀,不以为然的说道,他刚刚那几句话只是在诈他而已,他也没有想过段天德一定是凶手。

  段天德冷哼一声,放下了大刀。

  “他是谁。”神下一指了指尸体。

  “大漠的邪门歪道,蛊师蓝盅蛇。”段天德冷冷的说道。

  “我想,你们杀他的动机可能就是瑶轩中了他的蛊毒。”神下一说道。

  “你有证据吗。”段天德恼道。

  “你听我慢慢说,这件事应该是从斗剑消息传出就开始策划的谋杀。”神下一站了起来,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

  段天德一脸愤怒,而瑶轩则是低着头。

  “首先是杀人的时机,我想,选择在今天杀人,就是因为这蓝盅蛇很大概率会喝醉。”神下一说道,见两人没有说话,神下一渡步继续说着,“我不知道蛊毒的机制是什么,但我可以大胆的猜测一下,当然,猜错了对接下来的推理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猜蛊毒的作用可以让瑶轩的生死都在他的一念之间,但是如果他死亡的话,蛊毒就会自然解除,或者,你们在这之前已经知道了他把解药放在哪里,于是先偷走了解药,再杀了蓝盅蛇也一样,不过这些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神下一不紧不慢的说着。

  段天德与瑶轩闭口不言。

  “之后就是摆脱嫌疑了,其实你们俩谁杀死了他都一样,最重要的就是蓝盅蛇死后帮助瑶轩摆脱嫌疑,因为按照你们的剧本,房间里自始至终都不会有第三者被找到,所以蓝盅蛇死了,瑶轩的嫌疑是最大的,但我为什么说瑶轩也可能杀了他呢,那自然是……蓝盅蛇为什么不能在我来到之前就死了呢。”神下一说道。

  “可……可是你明明看到蓝盅蛇活着。”瑶轩抬起了头,焦急的说道。

  “但他真的是蓝盅蛇吗。”神下一看着她的眼睛问道,“他为什么不能是……我眼前的段大侠呢。”

  “你说我是那个邪门歪道?”段天德一把抓住了神下一的衣领,愤怒的说道。

  “段大侠先把我放下吧,我现在已经全部都清楚了……你也无需装作愤怒的样子。”神下一淡淡的说道。

  话音刚落,段天德一拳打在了神下一的脸上,把他打倒在地,随后被瑶轩拉住也没有再去攻击神下一,只是冷冷的嘁了一声。

  神下一对自己已经肿了的半边脸毫不在意,只是继续说道“蓝盅蛇的样貌太过有特征,而且脸几乎被遮住,这种人最好假扮,问题是假扮的道具在哪,胡子、衣服、头发,但…我记得段大侠有一个乾坤袋吧,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情……”

  段天德脸色也随之阴沉了下来……

  “那继续再让我来叙述整件案情。”神下一举着一根手指说道“你们杀死了蓝盅蛇,把他藏在了柜子里。”神下一打开柜子说道,“撒一圈香水去除血腥味,随后让段天德假扮蓝盅蛇,叫小二给你们送一坛黄酒,想要借助小二摆脱瑶轩的嫌疑,但……机缘巧合之下我倒是成了你们的人证……

  你们先让我看见蓝盅蛇还活着,再让瑶轩拉着我走上一圈,段天德在这个时间里把柜子里的蓝盅蛇放在椅子上,然后把准备好的遗书笔、砚,放在桌子上,制造自杀的假象,而且遗书上瑶轩一点利益都不会有,也许你们是想洗清嫌疑,但是……身为师徒一点遗产都不留给徒弟不是未免也太奇怪了吗,字迹也并不是刚写的,可能是为了保险起见,防止我提前来到这里,因为一般人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等刑府的人一来,发现笔迹是干的那也很正常。

  这确实制是一场很完美的谋杀案,如果是一般人可能真的就被骗过去了,但是……我是侦探。”神下一理所当然的说道。

  段天德冷冷的说道“我可以杀了你吗。”

  “不能,你杀不了我,而且你杀了我之后闹出更大的乱子。”神下一不以为然的说着,亮出了狗牌(你们懂得)。

  段天德看了看神下一的狗牌,把刀插进了地里,长叹了一声,说道“人是……”

  “我杀的。”瑶轩红着眼眶,坚定的说着。

  “放屁!”段天德大骂一句,一个手刃把瑶轩打晕了过去。

  “瑶兰是我的义妹,她很小的时候我们就认识,跟我关系很好……再怎么说瑶轩这小姑娘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段天德自顾自的说着。

  神下一点了点头。

  “你知道那个邪门歪道对她做了什么人畜不如的事吗!”段天德吼道,说罢,他就一刀斩向了蓝盅蛇的脑袋。

  然……

  一把无形的剑挡住了段天德的刀……

  “神大人这是何意。”段天德虚着眼说道,事实上段天德从一开始就认出了神下一,只是一直没有道出口。

  “他自杀了。”神下一握着由灵气组成的剑说道,这是他新学的一招……段天德和那昆仑掌门一样,是金丹巅峰修为,也得亏是段天德随手挥的一刀,不然神下一他也挡不住……

  段天德听罢脸色一变,“你…不抓我吗?”

  “我为什么要抓你。”神下摊了摊手,“我有说过要抓人吗,倒是你给了我一拳……”神下一指了指又肿又紫的脸,“很疼啊……”

  “为什么。”

  “这里只有需要救赎和重获新生的人,哪有人需要抓呢。”神下一一屁股躺在了床上,看着房梁,喃喃自语的说道“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这点我们都很清楚,我从来都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人死便不能再活过来了……”随后神下一好像想到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大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段天德不解的说道。

  “笑我自己。”神下一笑着说道,“算了算了,这个是我自己的事情,刚刚说道哪了……对了……人死了便不能活过来了,那为什么不能让还活着的人获得救赎呢,他们需要新生,而不是暗无天日的牢狱,他们需要改变,而不是一味地指责与惩罚,他们不该遭到冷眼,不该遭到歧视……

  他们被生活折磨的体无完肤,但至少他们心存善良,他们摆脱了束缚,我又何必再自作多情的给他们再套一层枷锁呢……”

  段天德苦笑一下,摇了摇头,“由谁来假扮蓝盅蛇都是一样,神大人为什么认为是我呢。”

  “因为……”神下一坐了起来看着段天德,笑了笑,“你是侠客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神下一,你真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人……”段天德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他擦了擦眼睛,抱起了瑶轩,“只希望这孩子可以把那些事情忘掉吧。”缓缓的走出了房间。

  “段大侠你之后打算如何。”

  “随他去吧。”段天德笑着说道,眯着眼睛遮住了泪水。

  ……

  “你怎么了。”方万里瞥了一眼半边脸肿着的神大人。

  神大人大口嚼着炒饭,不爽的说道“摔了一跤不行嘛。”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还真是可信呢。”

  “我把106里面的客人赶出去了,现在我能睡进去了吧。”神下一边吃边说道。

  “给你吧。”说罢,方万里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把钥匙,随手一扔……扔到了神下一的饭里……

  “啊啊啊啊!你都做了什么!”神下一跳了起来。

  “抱歉,一只眼睛有些看不清楚。”方万里耸了耸肩。

  “浑蛋啊……”神下一心道,随后转口说道“你不好奇发生了什么吗。”

  “不好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