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十载行医,春不再来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434 2019.05.27 16:26

  几日之后的一个夜晚……

  神下一倒了一杯茶水,坐在自己家中的摇椅上,看着报纸……

  “环晓日报……

  玄历1967年,四月十二日……

  【淮城疑案!仙王府王五在昆仑自杀!】近日,仙王府的王五奔赴昆仑失踪,而后尸体在昆仑被发现……

  昆仑掌门、刑府捕头、修士府的人士纷纷表示王五为自杀,当时他们正与长老和一些贵人们欢庆晚宴,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王五独自闯入了正厅,自己抹了脖子……

  事情发生的着实有些诡异,仙王府生称,王五从未做过出格的事情,而且性格豪迈,绝无可能做出自杀之事,表示此事定会彻查到底……

  百姓对此事反响很大,议论纷纷,很多民众猜测王五自杀一事定有隐情,莫非是昆仑派串通好了各位人士谋害了王五,此事对昆仑是否会有影响还有待观察……

  关注环晓日报,悉听最新动态……”

  神下一喝了一口茶水,合上报纸,在桌子上随手一丢,便去洗澡睡觉了……

  接下来的几日神大人都是悠哉悠哉的就过去了,经此一事,昆仑也给了神下一许多银两,让他不知道怎么花是好……

  这一天,神大人像往常一样在淮城转来转去,吃些特产什么的,结果便见到那回春堂被围的水泄不通,还掺和着人们的叫骂声,几个捕快艰难的拦在群众的前面……

  神下一好奇的走了过来,向捕快问道“怎么回事?”

  捕快看到神下一,叹了口气,“原来是神大人,小的在这里也不好多说,神大人进去问那华先生便知道了……”

  捕快为神下一开了条道,神大人也就踏入了这回春堂。

  映入眼帘的是被砸的破破烂烂的家具,和一个正在收拾东西的华先生……

  华安石见了神下一,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只是苦笑着说道“原来是神大人啊……”

  “华先生这是怎么了?”神下一不解的问道。

  华安石手上的动作停下了,抬头看了看神下一,可以见到他的额头上还有伤,显然是被什么东西砸的……

  华安石笑的很苦涩,缓缓的说道“治死人啦……”

  “治死人不是很正常吗?”神下一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毕竟现在科技不发达,治死人也是常有的事。

  华安石摇了摇头,继续低头收拾着行李,他说道“瑶兰,淮城三大美人之一。”

  “我说呢,难怪外面都是群粗汉。”

  华安石叹了口气,“瑶兰是个歌姬,日子也不好过,每天都要大半夜的在那唱曲、作谱……久而久之,积劳成疾……几个月前到我这时已经很憔悴了。”

  “……”

  “我告诉她需要修养,她说每天都有她的场要去……让我给她开点药,也是治标不治本罢了,到了现在,终究还是垮了……”

  华安石抬头看了看房梁,又叹了口气,“害死她的哪是我啊……外面那帮人才是杀死她的帮凶啊……前两天还去了法堂,本以为法堂判我无罪之后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华安石指了指屋子,苦笑着说“结果我回来一看大部分都被砸烂了,什么药材啊,家具啊,全没喽……自己也是被砸的满头包。”

  华安石是练气修为,也是不弱,但是别人砸他,他也没有挡,便让他们砸就是了……

  “神大人看了报纸没。”华安石说道。

  “还没。”

  华安石没好气的说道“上面说我华某贿赂法堂,勾结官员,这才判得我无罪。”

  “华先生准备去哪?”神下一问道。

  “反正淮城是呆不了,现在华某也是过街老鼠,人人都说我害死人命,勾结官府,现在出门,都要挨揍喽。”华安石苦笑着说道,“我准备去那修士府,孟先生也是我的好友。”

  “嗯,老孟确实心眼不坏。”神下一说道。

  “神大人也要小心啊……前几天就做了些冲动的事。”华安石收拾着行李说道。“现在是靠不了修为说话喽。”

  “见到华先生想法如此豁达,神某也就放心了。”神下一拱手说道。

  随后便看见华安石把手上的东西一甩,嘀咕道“现在收拾也没用,反正我也只能晚上出城啦……”

  “需要把外面的人赶开吗。”神下一说道。

  华安石摆了摆手,有些疲倦,“你越赶他们,他们就会越变本加厉的拥上来,这事就不要再让神大人您也陷进来了……”

  随后便见华安石从卧室里拿出了一盘象棋,“不如神大人陪华某下会儿棋罢,明日就见不到喽。”

  神下一叹了口气,搬了个板凳坐了下来,他象棋不是太好,但也会一点……

  华安石拿了黑子,无意间向门外看了一眼,苦笑着说道“真是遭罪……”

  神下一先架了中炮,说道“一群庸人罢了,见了什么便是什么,打着正义的旗号,便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为所欲为的伤害别人。”

  华安石上了象,“神大人这话倒是有趣。”这种话他还是第一次听。

  神下一笑了笑,用炮吃了华安石的中兵,“人们总觉得自己可以手握正义,不给他人留一条活路,也不过是一张嘴罢了……”

  华安石叹了口气,上了士,“这个时代最厉害的武器,可不正是那一张张正义凛然的嘴吗……”

  神下一跳马,“华先生这一去便不打算再回淮城了吗。”

  华安石则是继续调整着棋位防守,“没有什么好呆的,我和那沈先生一样,打着光棍,走便走了……”

  “那这一带可是没有像华先生这般的药堂了。”神下一出了車。

  华安石苦着脸说道“我倒也想继续摆着这铺子,淮城已经没有华某的容身之所啦……”

  “那些人生了病可就麻烦了,指不上看病还要遭些罪,倒是昆仑的药堂还专业点。”神下一嘀咕道。

  “昆仑现在日子也不好过……”华安石古怪的看着神下一。

  “王五那事?”

  华安石点了点头,“现在仙王府对昆仑百般难为,其他学府也早就恨不得昆仑早点倒了,落井下石的事也干的出来。”

  “说起来这事也是因我而起。”

  “神大人也不必如此,江湖上谁不知道那王五都干些什么事,杀了也便杀了。”

  神下一也叹了口气,“也不是每个人都看的这么清楚,王五现在还是一个死在昆仑的豪迈汉子。”

  “神大人也要小心了……”华安石再一次提醒道,“华某行医十余年,未曾错诊过一次,但无药可医之人……大有人在……”

  回春堂的隔音并不好,门外的叫嚣声很大。

  “庸医华安石!出来受死!”

  “害人偿命!”

  “华安石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

  神下一嘁了一声,不爽的说道“好吵啊……”

  忽然,回春堂的木门被打开,一道身着黑袍的人影走了进来……

  “神大人也在啊……”孟三醒咳了两声,低声道。

  “孟先生也要离开淮城了吗。”神下一问道。

  “我本就是来办灵爆魔一案,现在此案已破,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倒是神大人,要多加小心了。”孟三醒说道。

  华安石站了起来,向神下一拱了拱手,苦笑道“神大人,华某该走了……”

  “华先生保重。”

  “保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