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玄幻侦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水映瑶

玄幻侦探 深凡大人 2172 2019.06.13 20:39

  文斗很快就落下了帷幕,获胜者自然是龙虎山的王煽同学,以一首床前明月光华丽的吊锤了同阶段的所有弟子,与神下一对付沈长老的时候如出一辙……

  至于樊凡则是只能居于第二,就如昆仑所说,他们的教书水平还是很高的,第三名则为华山的一名叫做水映瑶的少女,这场文斗下来可以说是很不公平了……

  接下来就是武斗了,武斗根据这次来人的预测,会比上大概三天左右,机制就是淘汰制,胜者进入下一轮比赛,最后分出冠军。

  至于擂台,就是刚刚文斗的地方收拾一下,就可以继续用了……

  “第一场!华山派水映瑶对武当派赵山!”裁判吆喝道,这个裁判是华山派的长老,金丹后期的修为,内力不凡,主修腿法,江湖人称追风脚李不群,这样也很好理解,毕竟打着打着有些意外发生,裁判可以第一时间阻止,要不然真出了什么意外,断胳膊少腿的,这华山也说不过去。

  “华山的水映瑶这么快就上场了,不过也好,给樊凡看看这届华山弟子第一人的实力,接下来遇上也好对付。”樊无期自言自语的说道。

  “哦?那个水映瑶有什么特别的吗?”神下一好奇的问道,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届弟子最强的也就是练气巅峰,就是樊凡王煽这群亲传弟子,水映瑶的修为则要比他们低上一点,在练气后期的水平。

  “还不特别啊!”樊无期没好气的说道,“原水不灭体,极品水灵根,还是那个安老头子的亲传弟子,你还想怎么样啊。”

  “原水不灭体是什么啊。”神下一有些好奇的问道。

  “一种特殊体质,可以把身体幻化为水,身体受伤之后还可以很快的修复,断条胳膊都没什么大碍。”

  “嚯……自然系恶魔果实啊。”神下一嘀咕道。

  “哈?”樊无期有点没听懂。

  “没哈。”

  再来说说场上,只见水映瑶提着一把细剑走到了场上,而武当那名弟子则是空手上场。

  “喂喂,这明显不公平吧,拿着剑砍手无寸铁的不是随便打嘛。”神下一吐槽道。

  “你懂个锤子。”樊无期直言道,“他们武当功法就这样,你给他神兵利器人家还不用呢。”

  说起来赵山也是武当派的一个前途大好的少年,他与这水映瑶的修为一样,此刻身着灰色的松垮道服,一脸憋屈的就上场了,说实话这次比斗弟子不过两百人,他很有可能最后打上个前十五什么的,结果第一场就要被抬下去了,这任谁能不憋屈。

  “你自己下去吧。”水映瑶淡淡的说道。

  “哈?你让我下我就下,你们华山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赵山不爽的说道,说罢就迈开步子冲向水映瑶。

  结果下一秒……他的脖前一股凉意,一把剑正矗在那里。

  “我…我认输……”赵山说道,这还打个毛线啊!差距都这么大了,他甚至都没能看清剑是怎么架到自己脖子上的。算了算了……输在华山第一弟子兼美女的手里也不算丢人,赵山抱着这样毫无骨气的态度就认输了……

  “她速度好快啊。”神下一感叹道。

  “她练的是玄阶上乘功法凌波微步,能不快吗。”樊掌门没好气的说道,这次比赛结束的太快了,除了水映瑶的速度,其他都没展现出来,樊掌门也是暗骂武当不争气。

  “玄阶功法又是什么。”毕竟神下一不需要修炼功法,这东西他见的也少。

  樊无期奇怪的看了神下一一眼,心道这厮不会是脑袋撞坏了吧,但还是给他解释了起来,“功法就是功法,算是一种格斗的技巧,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段,天阶功法几乎已经绝迹,地阶功法一般也就是我们这些长老掌门当成杀手锏的功法,玄阶再次一点,是比较实用和普遍的功法,黄阶最次,也就只会给弟子练着玩。”

  随后便见樊无期喝了口茶,继续唠道“当然,功法每个阶位还分上中下乘,具体功效还是要看用的人和功法的功能性,不能仅凭阶位来判断一门功法的好坏。”

  神下一点了点头。

  神下一不练功法的原因有三,一是没有大用,他对灵气的操控能力本身就弥补了没有功法的缺陷,甚至更胜一筹,功法练着耗时耗力,他也懒得去练。

  二是不兼容,神下一的灵根是空灵根,东洲只此一个,说实话他这个空灵根的名字也是自己取的,而且功法都是那些有灵根的人写出来的,说简单点,不是给他练的,他练功法的话运气好什么事没有,运气差点就走火入魔,严重点筋脉逆流爆体而亡。

  三则是他自己的原因,功法大多写的晦涩难懂,他深深的怀疑这是不是故意的,其实这点他还就真猜对了,那些写功法的就是要把功法写难懂,越难懂越好,要是被看懂了都不好意思给同行说自己编过功法,这点也很好理解,你一看就懂了还要师傅干什么,直接把功法给你不就得了,师傅的作用不就是给你解读功法的,说白了这是各门派和大师们招生的一种手段。

  但为什么要说是神下一自己的原因呢,当然是因为他懒,看着那些枯燥乏味有内涵的小本本,那是真的看不下去,况且能练他也懒得练,抛开他本身就不需要修炼,就算是需要修炼,他也懒得修炼,是一坨烂泥扶不上墙的咸鱼。

  又过了几场之后,便轮到了那王煽上场……

  “天刀门李九对战龙虎山王煽!”

  张瀚之此时也凑到了神大人和樊掌门旁边,脸上春光满面,神大人用屁股想都知道他想说什么。

  “老樊啊,你就看好了我们龙虎山这宝贝徒弟夺个双冠吧,哈哈哈哈哈哈……”张瀚之嚣张的笑着。

  神下一不紧不慢的从前面的台上拿了一根香蕉,一巴掌塞进了张瀚之在大笑的嘴里……

  “咳咳……噗……”张瀚之差点没被这一香蕉给呛死,他刚缓过来就一副要吃了神下一的表情,“姓神的你要死啊。”

  神下一嘿嘿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可不觉得王煽能夺冠。”

  张瀚之冷哼一声,“此话怎讲。”

  “樊凡可是跟我混的,你这小小龙虎山的小道士怎么能是他的对手。”神下一一脸自信的说道。

  樊无期一脚踹在神下一身上,把他踹下了椅子,气道“你还真有脸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