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开局出生在庆余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掌管鉴查院

开局出生在庆余年 江山怪 3369 2020.07.04 09:04

  朱格的脸都变红了,脑门上的青筋异常的明显。

  “来人!把范悠给我拿下!”

  “范悠我告诉你,现在院长不在京都,还有,不要以为你有个提司令牌就可以为所欲为!”

  朱格身后的人都是他的心腹,就算范悠是鉴查院提司,只要朱格一声令下,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拿下范悠。

  范悠:“且慢!朱格我警告你,我是在办正事,这金无病昨天晚上为了让我答应和他赌斗,当着我的面,亲口说出只要我答应了和他赌斗,他就把儋州刺杀的事情告诉我。”

  “儋州刺杀乃是鉴查院内有人假传密令,而他金无病不过一个富商的养子,试问他是如何知知道这种事情的?!”

  “鉴查院内,有内应,对方里应外合才会有儋州刺杀的事情,而这金无病既然能够说出这种事情,就足以证明他背后有人。”

  “朱格,此事事关重大!如果你敢阻拦我,等院长回来,我会亲自向院长说明,到时候你就自己去和他解释吧。”

  朱格一脸狞笑道:“就算是院长亲临!今日你也难免要问责!”

  “就算你是提司可是没有院长和陛下的指令,你就无权抓人,京都内一切事宜都由我一处负责。”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

  范悠心中毫无波动,他就是要朱格动他,朱格的一处只要动手,范悠就把这些人连带朱格全都收拾了,他不怕陈萍萍问责,更不怕庆帝追问。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范悠上头有人。

  就在范悠和一处的人要动手时,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一个一身蓝袍的中年人,面色清冷不苟言笑。

  “慢!”

  朱格看到来人,皱着眉头反问道:“言若海,你要保他?你可别忘了,就是因为范家的两个小子,冰云才会被派到北齐!”

  言若海,鉴查院四处主办,主要负责京都之外的暗探情报等工作。

  言若海板着一张脸说道:“我是来传达院长的意思的,院长说了,假传密令的事情全权交由范悠。”

  “还有,从今以后院长不在时,一切事宜均由范悠接管,这是院长的原话。”

  朱格在听到这话之后,彻底懵了,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

  范悠,将来很有可能代替陈萍萍接管鉴查院!

  在朱格发呆的时候,范悠笑了、金无病晕倒了。

  “多谢言大人了。”

  言若海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范悠道:“不用谢我,我只是传达院长的意思。”

  “就算是没有我儿言冰云的事情,我也不喜欢你,所以不用谢。”

  范悠:“呵呵,倒也是,朱格!”

  朱格听到范悠叫自己,又想到刚刚言若海说的,有些不甘的回应道。

  “提司大人,有何吩咐。”

  范悠笑道:“这金无病和金九龄就交给你了,今天晚上之前我要从他们口中得到我想要的。”

  “此二人与假传鉴查院之事妥不了干系,而鉴查院内也必定有他们的人,此人位高权重。”

  “我初入鉴查院,对院内之人并不熟悉,你朱格不是说掌管京都内诸般事宜吗?好,那这次的事情交给你了,如果办的好则以,办不好!”

  “那我就认为,你就是那个假传密令之人!”

  朱格玩着低腰面朝下看着地面,脸色早已不复刚刚的红润,满是铁灰色。

  “是!提司大人!”

  陈萍萍既然已经说了他不再的时候,一切事宜由范悠代管,那朱格面对范悠的时候,就必须要和面对陈萍萍一样。

  朱格还知道,自己这一次如果不能够给范悠一个交代,那自己这一处主办的位置算是做到头了。

  范悠交代完之后不再多说,他到底是要看看,这太子和长公主,到底能有多少本事!

  范悠:“还有,随我一起来的范大、是我特意寻来的九品上高手,也是我鉴查院的人,只不过并不属于八大处。”

  “乃是直属于我,那范大手下还有一些已经退伍的老兵,被范大重新聚集了起来,也是直属于我,这些都需要你们去核实、记录、备案。”

  言若海和朱格二人同时道:“是!提司大人!”

  看着这两个老家伙给自己鞠躬,范悠得意的晃着脑袋离开了地牢,走出地牢门口时发现王启年在站在一旁面壁思过,这时候范悠才想到还有事情要交给王启年做呢。

  “朱大人、言大人,这王启年我就调走了,接下来也不会在这鉴查院了,从今以后他和那范大一样,都直属于我。”

  “是!”

  王启年刚刚在这地牢外面,听的是清清楚楚,范悠现在是鉴查院内除了院长外,职位最高的人。

  就连负责京都事宜的一处主办朱格都要听从他的命令,王启年觉得自己算是彻底跑不掉了。

  范悠:“跟上!”

  王启年:“好嘞大人,您慢着点,小心脚下。”

  朝堂之上

  范悠做的事情,成为了今天朝堂上众众多大臣讨论的事情,有人说范悠身为鉴查院提司,却流连烟花之所,有损庆国颜面,那些御史大夫们一个个疯狂弹劾范悠。

  除此之外,一些和金家关系不错的官员,也一个个站了出来,纷纷口伐范悠。

  庆帝听着下面的人吵吵闹闹,故意做出一副烦躁的样子。

  “够了,鉴查院的事情,就交给鉴查院去管,你们还是先管好自己吧!哼!”

  说完后,摔了一下袖子就离开了。

  一众大臣看到庆帝离开,纷纷跪下,一个个胆战心惊的。

  总管太监这时候十分有颜色的走上前。

  “退朝!”

  庆帝回到了自己宫殿后,对老太监道:“把老二和太子叫来。”

  太监道:“是。”

  片刻之后,太子李承乾和二皇子李承泽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总不能一直没有名字,就按照李世民他儿子来了)

  二人先后进入大殿后跪下。

  李承乾、李承泽:“见过父皇!”

  庆帝:“关于范悠抓捕金家那两兄弟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吧?”

  “说说看,你们两个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李承泽轻笑道:“那日宏城也在,据宏城所说,金无病和金九龄两兄弟先是冷嘲热讽,后又逼迫范悠赌斗,只是不知道那金无病小声和范悠说了些什么。”

  “儿臣以为,范悠此人虽然有些张扬,可绝对不是会行那诬陷之事的人,此事必有蹊跷!”

  李承泽说的这些话,没有一点内容,完全就是说单纯的认为范悠人很好,不会做错,关于事情的具体内容,一点没说。

  李承乾再来之前就已经收到了红柚的消息,此时他心里十分的放心。

  “儿臣以为,那范悠毫无凭据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抓捕京都内有名的富商之子,实在是有些不妥。”

  “最起码也要调查一番,或者是等到有真凭实据之后,在抓人也不急。”

  庆帝坐在上面,听着两个人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范悠抓人,是因为那人说了他不该说的,好像是和儋州的那次刺杀有关。”

  “说起来,这件这件事情也算是绝密了,有人勾结鉴查院内,假传密令想要除掉范悠和范闲。”

  “这件事情,在鉴查院里也是绝密,那金家二人是如何知道的?”

  “太子,我记得你好像,认识那金无病和金九龄。”

  李承乾听到这话,身体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是,儿臣与金家两位公子相熟,那金无病也算有些文才,金九龄虽然查了一些,不过对于诗画极为喜爱。”

  庆帝:“哦?所以,你们是因诗画相结识,那你知道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名声很不好?”

  李承乾此时背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了,他不明白,庆帝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这.....儿臣不知......”

  庆帝听到后,目光转向李承泽:“哦?那,你呢?”

  李承泽深吸了一口气道:“儿臣知道,那金家的二人,品相一般,身材一胖一瘦一高一低。”

  “两个人虽然略微有文采,可是此二人,品行极差!”

  “素有狼狈为奸之称!听说二人极为好色,曾经有一次二人同时看上一位女子,便找人把那女子抢走了。”

  “后来此时告到了府衙那里,最终不了了之。”

  庆帝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中略微有些不善。

  “你身为太子,身边的人竟是一些蝇营狗苟之徒,文人无行!”

  “你身为储君!应该擦亮眼睛!!!”

  庆帝的声调提高了一些,李承乾的脑袋却降低了,紧紧贴在地上。

  “儿臣知错!”

  庆帝一把把手中的奏折扔到了地上。

  “好好看看,今日朝堂上那些针对范悠的人,有多少是你的人,又有多少是收受了那金四海的贿赂!”

  李承乾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奏折,双手颤颤悠悠的打开奏折。

  奏折上面记载着的名字,李承乾一眼就能看出来,超过一半都是自己的人,还有一些都是受了金四海的贿赂,帮他的两个儿子求情的。

  相比李承乾的惶恐,二皇子李承泽就好像没事人一样跪在一旁,脸上还挂着微笑。

  庆帝继续说道:“陈萍萍已经上了折子,说他不在京都这段时间,京都内检查云暂时由他主管,你们可知这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一说出来,无论是李承泽还是李承乾,脸色都变了!

  陈萍萍在鉴查院一手遮天,除了庆帝之外,无论是太子还是二皇子,都无法在鉴查院安插自己的眼线。

  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只是每次安插进去的眼线,第二天就会消失,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

  陈萍萍就是鉴查院的核心,而这一次之所以能够假传密令刺杀范悠和范闲,就是抓住了陈萍萍不在京都,否则他们绝对不会,也不敢做!

  李承乾:“儿臣知错!!!”

  李承泽:“司南伯的两个私生子,一个即将迎娶林婉儿,掌管内库财权。”

  “一个已经是鉴查院提司,而且现在已经可以暂代陈院长掌管鉴查院,那将来陈院长退下之后,不出意外必定是范悠掌管鉴查院。”

  “范家两兄弟到时候恐怕,真的就成为了我大庆的支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