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冯秀秀的奋斗史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高雯x打架x李慧娟

冯秀秀的奋斗史 御史大夫冯劫 3852 2018.10.12 22:51

  生活中不管少了谁,日子该过还得过。好听一点儿就是,命运的车轮不因个人意志而转移,滚滚而过。

  肖勇走后,高雯就开始向家里要钱了。

  虽然杜春波和姜大伟也追求过她,不过她眼界高,没同意。

  在她看来,杜春波就是个典型的书呆子,三棍打不出个屁来,和女生说话还脸红,比稀有动物还稀有,一直戴着眼镜,瘦瘦弱弱的,打眼一看就比较好欺负;而姜大伟就不用说了,整天偷鸡摸狗,贼眉鼠眼的,长的还没有她高。

  高雯身高1m6多,皮肤很白,鼻梁笔挺,嘴唇有点儿厚,弯弯的眉毛下是一双流光溢彩的大眼睛,常年留着短发,显得很有英气,谈过恋爱之后身材也越发成熟丰满了。

  本来她打算向李慧娟学习,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出出工,也没想处对象。不过在郝书记有意无意的接近她几次之后,她就向冯秀秀表白了,两个干柴烈火的年轻人一点就着,现在已经在后院整理了间屋子,住在一起。

  夏天,太阳升起的早,六点半左右,太阳光就顺着窗户斜斜的照进屋子里。

  生物钟把冯秀秀唤醒,他睁开眼睛,小心的把胳膊从高雯白皙修长的脖子下面抽出来,开始穿衣起床。

  今天是少数不用出工的日子,两人昨晚折腾的有点儿晚,高雯还在慵懒的睡着。

  冯秀秀光着膀子,拿起脸盆去院子里洗漱。现在的他,留着小平头,结实的身躯上不见一丝赘肉,古铜色的皮肤充满力量感,整个人散发出强烈的男性魅力,再加上长得也比较帅,不怪高雯会选择他。

  阳光下,四处飞溅的水珠从冯秀秀的胸前滚落,李慧娟偷偷打开房门看了起来,毕竟她也是个大姑娘了,对男人总是好奇的。

  到了饭点,郝书记背着双手,迈着八字步,慢悠悠地走进后院,笑呵呵的:“都吃着呢?”

  姜大伟立马放下筷子蹿了起来,快步上前递了根荷花:“哎呦!郝书记!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弯着腰,动作小心的帮郝诚实把烟点着,满脸笑容的说:“您吃了吗?要不要来点儿?”

  郝书记表情享受地吸了口烟,瞥了一眼他们吃的东西,玉米面糊、杂粮窝头、萝卜条腌的咸菜,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们一件事,今年工农兵学员名额还是一个,不过去的是师范大学。”

  顿了顿,郝书记的眼睛在每个人脸上转过,皮笑肉不笑:“这可是个好学校啊!毕业就能当老师,啧啧,这几天都好好表现,昂~”表现什么,不言而喻。

  “书记,我们五个人里表现最好的就是冯秀秀,我提议把名额给他。”高雯开口,直接挑明了说道。

  冯秀秀也上前一步,紧张的说:“对啊!书记,这几年就我工分挣得多,他们几个加起来还不够我的零头,根本就不用考虑了吧?”

  姜大伟闻言跳脚,指着他:“对什么对?对什么对?工分多了不起啊?工分多就表现好了?你们两个乱搞男女关系,未婚同居,不批*斗你们就算好的了,还想上大学?我呸!”

  去年姜大伟在镇上偷东西,被生产队队长郝冬生撞见,直接被绑起来吊着打,打的他哭爹喊娘,直叫救命,围观的人不知多少,要不是郝书记求了个情,他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所以他现在就是郝书记的狗腿子,再加上争女人、不合伙、看不起、回城名额等不可调和的矛盾,姜大伟心里是十分仇视冯秀秀的。

  一旁的杜春波和李慧娟也沉默的不说话,毕竟名额就一个,谁都想回城。

  高雯大声反驳道:“我们是自由恋爱,等回城就结婚,才不是乱搞男女关系。”

  正常情况下,知青下乡要锻炼三年以后可以回城。因招工名额所限,需陆续回城。不过因体检、政审,与大队书记、队长关系不合,没有后门等原因,不少人从开始一直呆到结束才返城。(“正常“打引号,捂嘴偷笑)

  姜大伟背对着郝诚实,比了个嘴型:“破鞋。“

  “你…“高雯怒目而视,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冯秀秀直接抄起瓷碗盖在姜大伟脸上,半碗温热的玉米糊溅得哪儿都是,锋利的瓷碗碎片在姜大伟脸上划开了半指长的口子,也把冯秀秀的右手划伤。

  不过冯秀秀也没在意,对着已经躺倒在地的姜大伟,疯狂地拳打脚踢:“我艹你妈的,你再说一遍?啊?“

  这个世界的冯秀秀本来就是个冲动型的,再加上恋爱中的男人,自尊心总是爆棚的,热血上头,发作起来就更加不管不顾了,简直要把姜大伟往死里打。

  旁边,高雯笑吟吟的不说话;杜春波眼露恐惧,缩着头,不时闭上眼睛,似乎挨打的是他一样;李慧娟面露不忍,喊着:“算了算了,不要打了,再打出人命了。“她和姜大伟的关系可算不上好,与其说是在求情,不如说是在提醒冯秀秀。

  郝诚实一开始就拦架,不过他养尊处优惯了,年纪也大,没多少力气,被冯秀秀推了个屁股墩,磕到尾巴骨,半天爬不起来。

  院子里,姜大伟从一开始的奋力反抗,到护住要害缩成一团专心惨叫,也没用多长时间,毕竟两人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

  等到前边院子里听到动静,生产队队长郝冬生、妇女主任张春燕和民兵队长等大队干部赶来,控制住场面,姜大伟已经不成人形了。

  “好,好,好的很!“郝诚实被民兵队长扶起来,一手揉着尾巴骨,一手指着冯秀秀,满脸怒火:”冯秀秀,你很牛逼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队书记了?当着我的面打人?啊?不想回城就早说,艹。“

  高雯这时站了出来,指着姜大伟向众人解释:“郝书记,郝队长,是姜大伟先挑衅的,他想回城上大学,就故意激怒冯秀秀,让他在书记面前打人,犯错误。“

  “房壁,窝妹又…“(放屁,我没有)

  姜大伟口齿不清地辩解着,现在他的样子有点儿惨。左眼乌青,右边的腮帮子肿的老高,从鼻子开始到左脸上有个口子,现在还在流血,在地上不知打了多少滚,整个人灰头土脸的。

  “那也不能打成这样啊?下手没轻没重的,他都说什么了?怎么挑衅的?“妇女主任张春燕问道。

  高雯瞪着姜大伟,咬牙切齿的说:“他骂我是破鞋,秀才气不过才出手打他。”

  “泥笨赖酒是婆血。”(你本来就是破鞋)

  姜大伟怨恨打他的冯秀秀,也怨恨拒绝他的高雯,刚才是没想到冯秀秀会在书记面前打人,现在人多势众,他的底气也上来了。

  “尼玛的…”冯秀秀举起手,似乎要扑过去,高雯连忙把他拦下,给他使了好几个眼色。

  生产队长郝冬生皱着眉头,呵斥姜大伟:“你闭嘴,整天游手好闲不学好,小偷小摸也屡教不改,现在为了回城不折手段,当初就应该送你进监狱。”相比姜大伟,他更偏向吃苦耐劳的冯秀秀多一点。

  郝诚实走近圈子中心,挥了挥手:“现在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现在应该讨论的是冯秀秀打人,这件事的恶劣影响,以及该怎么处理。”

  等到众人听进去了,接着说:“冯秀秀当着我的面打人,目无纪律,不服管教,所以这次名额没有他,他还得在这接受教育,继续改造。”

  郝书记必须当众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严,严厉打击冯秀秀。

  郝冬生补充说:“还有姜大伟,整件事就是因他而起,屡教不改的偷东西,名额也没有他。”

  “高雯也不行,就是因为她,冯秀秀才会犯错误,她也不能回城。”妇女主任张春燕找了个不算借口的借口,由于高雯在肖勇走后的短时间内,大胆地向冯秀秀表白,在村子里影响不好,她也看不惯高雯平时的作风,所以现在毫不犹豫的落井下石。

  “这次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杜春波了,听说他家里挺有钱的,还不错。”郝书记心里想道。

  郝诚实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定了,只有李慧娟和杜春波可以申请上大学。”

  ……

  当天晚上,后院的一个房间里。

  浓重的喘气声不停的响起,今天的高雯格外热情,丝毫没有失去回城机会的沮丧,她在冯秀秀身上切切实实体会到了安全感,这是肖勇没有给过她的。

  冯秀秀一脸享受地躺在床上,撑住高雯的双手:“还行不行啊?不行就别逞强。”

  高雯短发飞扬,脑门沁出几颗晶莹的汗珠,脸色红润,小嘴张开不断的大口呼吸着。

  “我…

  今天…

  高兴…

  啊!”高雯长出一口气,不再动作,闭上眼睛默默感受着。

  过了一会儿,高雯在冯秀秀耳边小声的嘀咕着。

  “真的?”冯秀秀满脸惊讶。

  “讨厌~”高雯扭捏的推了他一把,声音发嗲。

  冯秀秀不再犹豫,立马翻身跨坐在上面……

  与此同时,另一个屋子里。

  李慧娟在床上来回的翻着身子,心里不停地挣扎着,脸上一会儿放松,一会儿纠结,好像在下什么艰难的决心,最后好似想明白了什么,沉沉睡去。

  第二天,杜春波兴致冲冲的去镇上寄信。

  李慧娟在屋子里取出自己最好看的衣服,照着镜子,慢慢的给自己化妆,化着化着眼泪涌了出来,最后趴在桌子上,无声的痛哭。

  “书记,我能和您说件事儿吗?”李慧娟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来到郝书记办公的地方。

  郝诚实抬起头,放下手中的报纸,笑呵呵的说:“是慧娟啊!什么事儿?说吧!能给你解决的,社里肯定给你解决,社里解决不了的,我给你办。毕竟你们是来帮助我们建设新农村的,不能让英雄流血又流泪,有什么委屈尽管和我说。”

  慷慨激昂的语气,说到激动处用力拍胸脯的动作,一脸关心的表情,郝书记生动演绎出人民公仆为人民的形象。

  李慧娟没有再说话,动作缓慢地把一张纸条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郝诚实感觉到不对,疑惑的拿起纸条。

  纸条不大,两指长宽,好像有水珠滴上去过,把原本娟秀的字体浸的有些模糊,不过那八个字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

  “晚上、找你、师范、回城”

  郝书记猛然抬起头,紧张的看了看门口,同时攥紧了手里的纸条,盯着李慧娟看了一会儿。

  她梳着两根麻花辫放在胸前,脸上涂了腮红,虽然没有高雯漂亮,不过比村里一般女孩强多了,胸前鼓鼓的,表情紧张的垂下眼睑,双手不自觉的抓着衣服下摆。

  郝诚实咽了咽口水,想到她衣服下面的细皮嫩肉,心头愈发火热了,就像当年他成亲入洞房一样。

  “真的?”他压低声音,想再确定一下,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打算干这种事,总是要小心一点。

  李慧娟无声的点了点头。

  “今晚八点半,我在村西口附近等你。”郝书记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用和缓的语气说。

  晚上十点左右,李慧娟双眼无神的走回房间,她的头发有些乱,走的也很慢,手里拿着一张工农兵学员的推荐表格,上面盖着生产队革委会的大印。

  李慧娟把头蒙在被子里,想要嚎啕大哭,又担心会把别人吵醒发现自己的异常,只能小声的抽泣着。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