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和财阀一起穿越的日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同宿

和财阀一起穿越的日子 小蒜泥儿 2145 2021.08.17 15:42

  洞里烧了火堆比较暖和,但是这里没有,用灵力抵御寒冷也不能坚持一整晚的时间,尤其是她们从森林出来后发现气温在急剧降低。

  “你睡床上,我自己打发一晚就行。”傅临道。

  他是男人,总不能让人家小姑娘睡地上,自己睡床上。

  “不行。”褚楚拒绝,“这气温骤降,对你消耗太大了。”

  她们还要保留灵力,明天也不知会遇上什么,在这个世界灵力才是她们依仗的东西,不能耗费在睡觉上。

  傅临抬眼,目光对准褚楚,薄唇轻启,“那你说怎么办?”

  “……”

  她睡床下?傅临打死都不会同意,她知道。

  “都睡床上。”褚楚当机立断,“反正都在一个山洞里睡过,床上也就是换了一个地方。”

  “……”

  褚楚这么坦然地说出这番话,让傅临神色莫名,他沉默着不说话。

  “怎么,你嫌弃啊?”

  “没有。”

  于是在怪异的气氛下就这样决定了。

  叶离进到房间里帮老婆婆收拾,房间里其实很干净,可以看出老婆婆很爱干净,随时都在打理。

  将床铺收拾好,老婆婆从自己房间拿出两套衣服放在褚楚手上,“这件衣服是我女儿的,没怎么穿过,这件是我老伴去世之前买的,还是新的,不嫌弃就拿着。”

  去世之人的衣服,很多人有忌讳,即便没有穿过,但傅临并不介意,从褚楚手上接过,“谢谢。”

  褚楚也跟着道谢,“谢谢婆婆。”

  “害,客气什么,那我就走了,现在太晚了,老婆子我要去睡了,你们要是想洗澡的话,厨房的灶炉边的小锅里有热水,屋外有个洗澡的小棚子,干净的帕子我已经放在床上了。”老婆婆说完走进自己房间休息。

  褚楚是想洗澡的,她去厨房看了看,只要节省着用,够她和傅临两个人。

  屋外专门用稻草搭的小棚子,墙体和地面是竹竿,地面有缝隙,水能够下漏,很干净。

  褚楚洗完后让傅临进去洗。

  傅临刚进房间,看到褚楚在擦头发,柔顺的头发披散在后面,显得脸更小了,她的身上的衣服很合身,是很简单的白色长裙,和古代的很像,但不复杂,只有一件。

  这让她艳丽的脸多了几分清纯。

  “怎么不用灵力烘干?”傅临转身把房门关上,动作有几分不自然。

  啊?褚楚一愣,“忘记了……”她习惯性地用传统的方式,二十多年的习惯,不是那么好改的。

  她把帕子搭在柜子上,转用灵力烘干长长的头发,很快的速度,头发就彻底干了,这比吹风机方便好多。

  头发吹干后,褚楚把注意力放在傅临身上,他一身的麻布衣服,但丝毫不折损气度,就算是套着麻布口袋也好看的。

  看着不大的床,褚楚狠心往里面一躺,看着床边站着的男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她很瘦,躺在床上并不觉得占了多大的地方,傅临心中有些复杂地坐在床边,看着褚楚,确定她不反悔后,躺了下来。

  很宽敞的空间,在傅临躺下后,两人之间几乎没了缝隙,褚楚还能感受到旁边的温度,她往里挪了挪,身体几乎贴在墙面上。

  感受不到滚烫的温度后,叶离又觉得浓厚的男性气息向她扑来,将她紧紧包裹住,没有一点余地。

  身子微侧,把自己的脸贴在墙面上,这样才觉得那股气息减弱了不少。

  “扑通扑通”的心脏也渐渐平静,但还是还能清醒,没有半点困意。

  长时间这样一个姿势褚楚压在一侧的手臂发麻,轻轻动了动身体,想把手臂抽出来,不可避免地碰到身边的人,她身体微微一僵。

  傅临知道她的动静,他尽量往外,尽管如此,还是会碰到,“我睡地上。”傅临翻身起来,他不想她这么为难。

  褚楚一把拽住他,“不行,我不动了。”

  傅临被她拉着又躺了回去。

  折腾了半宿,褚楚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头上笼罩的阴云,不断爆发的闪电银蛇,周围的恶毒的唾骂声……血珠不断滑落,滴到漆黑的地面,绽放出一朵朵血花。

  床内侧的女孩儿额上沁出密密的冷汗,嘴唇微微颤抖,陷入梦魇。

  梦渐渐隐退,逐渐平静。

  第二天醒来时,褚楚脑中一片空白,回神后抬了抬手,发现手臂都已经没了知觉。

  傅临还没醒,她轻轻站起来,小心越过他,但是腿不够长,跨过去有点难度,碰到了他。

  一睁眼,傅临就看到褚楚在自己的身上,他疑惑地望着她,四目相对,褚楚有点尴尬,“我想出去。”她干巴巴地道。

  傅临这才起身让出位置,褚楚从他那边下来。

  一起来就被老婆婆热情招呼着吃早饭。

  “不了,不了,太麻烦您了,我们马上要走的。”

  褚楚挺不好意思,睡一晚不说怎么还能吃人家的饭,尽管胃里在不断抗议,她还是不断推辞。

  “做都做好了,不吃浪费的,老婆子我一个人可吃不完。”主人家很是热情。

  她老伴走了,女儿也出嫁了,家里就她一个人,平时也没人能和她说说话,好不容易来两个人,她其实是欢喜的,有人能陪她吃顿饭就更好了。

  “吃吧,不要浪费老人家一片心意。”傅临看着褚楚想吃又强忍着的模样,有些无奈地开口。

  好吧,褚楚盯着煎蛋最终伸出来罪恶的爪子,蛋是她最喜欢吃的东西之一,她刚才推辞的时候心都在滴血。

  “婆婆厨艺真好!”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焦嫩可口,煎蛋两面金黄,外形也很完整。

  老婆婆笑得眼睛都快眯上了,“你们喜欢就行,家里母鸡下了好些蛋,老婆子我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你们多吃点。”人俊嘴甜的小姑娘最招人稀罕。

  “婆婆,你女儿呢?”昨天没有问,今天发现婆婆好像挺喜欢有人和她说说话,褚楚便开口问道。

  昨天老婆婆就说了给她的这件衣服就是她女儿的,但是家里并没有瞧见别的人。

  “去年嫁人了,女婿是个会心疼人的,我这心就放下了。”主人家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

  褚楚笑着点点头。

  为人父母,大概最希望的就是儿女有一个好的归宿。

  吃过早饭,褚楚二人留下一只猎下的中级灵鹿,算是答谢,虽说主人并不在意这个。

  离开时,主人家还塞了几个煮鸡蛋给她俩,出锅不久的鸡蛋还是温热的,拿在手上暖意融融。

  昨天晚上骤降的温度回升,她们穿得比较单薄,但并不觉得冷。

  继续往西南而去,是著名的南云城。

  城市繁华,人流如织,夜里灯火通明,信息极度通达,是一个了解信息的绝佳之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