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修真之复制系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5章 门派混战

修真之复制系统 我有点方了 2142 2019.06.20 08:00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一瞬间便聚集到了秦啸的身上。

  秦啸顿感困惑,但是,玉珠的这个行为让他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沈青惊叹道:“师尊!这······”

  心水君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哈哈哈哈······”

  随后,秦啸便听到心水君传音道:“找准机会,逃!”

  战兽阁宫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的摸不着头脑,但是他的脸色逐渐狡黠起来道:“影无涯这个狗东西竟然还藏了一手!”

  紧接着,他转向身旁的孽魂老人,只见那孽魂老人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在场所有人只能听到那人发声,可是却并不知道其中的含义。

  宫龙的面色阴晴不定,不过他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随后他冲着双元门心水君的方向道:“在场的所有双元门弟子听着!我战兽阁今日来访,不过是想报当年之仇,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交出这个小子,”他抬起手指了指秦啸,继续道:“我便饶你们一条狗命!”

  此言一出,双元门弟子顿时轰乱起来。

  有人高喊道:“交出秦啸!交出秦啸!”

  也有人反驳道:“我看他们就是放屁!若是他们真有这么好心,怎么会有今天的局面!”

  更多的人则是叽叽喳喳,议论纷纷,拿不定主意。

  心水君面色愠怒,一股含着灵力波动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都住口!”

  那些叽叽喳喳的弟子顿时闭了嘴,重新恢复了平静。

  心水君向前一步道:“宫龙!你休想蛊惑我弟子!当年你们设计陷害我派祖师,遭百草谷出卖,幸好我祖师大难不死才有双元门的今天!你觉得,你这一招,还有用吗!”

  宫龙哈哈大笑起来道:“奥?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双元门弟子是怕死,还是怕你!”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从双元门众人中出现,此人正是陈阳。

  陈阳高举双手,一脸谄媚地高呼道:“战兽阁主再上!我、我陈阳愿意归顺!”

  双元门众人再次骚动起来。

  心水君发出一阵沉沉的叹息之声。

  忽然间一道剑光闪过,沈青已然出手,他的飞剑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直奔陈阳而去。

  陈阳显然意识到了危险,尖叫着闪躲起来。

  然而他最终还是没有躲过沈青的飞剑,那飞剑直接洞穿了陈阳的身体,重新回到了沈青的手中。

  陈阳的身体已然僵硬,他似乎在用尽全部的力气,睁着那充满了恐惧地眼睛,想向后再看一眼。

  可是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身体重重摔在地上,没有了丝毫生机。

  心水君的脸上挂满了愁容,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冲着远处悲恸地说道:“祖师爷在上!我心水君愧对您老人家!今日,我只能以死谢罪!”

  紧接着,他收回面容,面容决绝道:“众弟子听令!双元门至今日境遇,我是罪人!就让我替你们,挽回最后一丝生机吧!”

  只见心水君右手一握,一把银色长矛出现在他的手中,那长矛之上涌动着滚滚水柱,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七彩光芒。

  沈青赶忙跪倒道:“师尊!万万不可!徒儿愿替师尊应战!”

  心水君一脸悲痛,摇了摇头道:“徒儿,为师嘱咐你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说罢,心水君长枪一横,便飞身上前,枪尖一挑,一只巨大的水龙从长矛中飞出,直奔战兽阁众人而去。

  炎灭君、林青君各自手持法宝,飞身上前道:“师兄,我来助你!”

  宫龙面色轻蔑,喃喃道:“自不量力。”

  那老妪法杖一挥,无数的黑色烟雾从法杖之中奔涌而出,冲向双元门三位长老。

  战兽阁弟子与双元门弟子纷纷手持法宝,彼此混战起来。

  此时的沈青已然起身,他闪身来到秦啸的身前,一把抓起秦啸,迅速朝远处飞去。

  秦啸一怔之间,已然飞出很远,他惊呼道:“赵泽宇!”

  沈青没有丝毫反应,他面色狰狞,似乎正在忍受着极大的悲痛。

  秦啸怎么也挣脱不开沈青,他转过头,看向远处。

  刚才所处的地方,法宝起飞,空中闪烁着五彩光芒,轰隆隆的声音响彻云霄。

  他看到赵泽宇正挥动着法宝,与战兽阁弟子混战在一起。

  秦啸的心慢慢沉了下去,一股沉重的情绪袭上他的心头。

  宫龙一直在关注着秦啸的动向,他飞剑一挥之间,四五个双元门弟子便被他击杀当场。

  紧接着,他飞身一纵,朝沈青与秦啸逃离的方向追来。

  沈青因为带着秦啸与梁兰的缘故,飞行速度并没有达到极致,眼看着宫龙离地越来越近,他看了梁兰一眼,又看了看秦啸道:“我去挡住他!你带着兰儿快走!”

  说罢,他双手一抛,便将秦啸抛向远处,紧接着,他面色决绝地朝身后飞去。

  秦啸停在空中,看了怀中的梁兰一眼,又看向已然飞出去很远的沈青。

  只听沈青高声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秦啸已然顾不上那么多,他一咬牙,将梁兰背在身上,催动追云步,朝前方疯狂飞去。

  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灵力爆炸之声,这声音越来远远,周围也越来越安静。

  很久之后,秦啸转头看去,身后已然没有了追兵。

  同时映入他眼帘的,是那个刚才莫名其妙飞到他身前的玉珠。

  那玉珠就悬浮在他的身后,他伸手一抓,将那玉珠收进了储物戒指之中。

  然后他转过身子,头也不回地继续朝远处飞去。

  烈日炎炎,崇山峻岭的山谷出口,出现了一辆吱吱呀呀的马车。

  拉车的老马秃噜秃噜喘着粗气。

  马车的粗布帘子被风吹地摇摇晃晃。

  赶车的是个年岁很大白发苍苍的老头,那老头侧着身子倚在马车的柱子上,右手将一支烟斗一次次送进嘴里。

  一个青年的声音从帘子后面传出:“李大爷,还有多远到山合城啊?”

  那老头深深嘬了一口烟,慢悠悠道:“快了快了!还有一个时辰就能到城门口啦!”

  马车中的秦啸没有再说话。

  梁兰静静地躺在他的怀中,额头上沁出滴滴汗珠,秦啸抬起右手,轻轻地将梁兰脸上的汗珠擦拭干净。

  秦啸的眼神中充满着万分的柔情,面色却是焦躁异常。

  心水君的话语一遍遍地在他的耳畔响起,如同一把尖刀,深深扎在秦啸的心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