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晋末凶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刘聪?

晋末凶兽 其名大鲲 2525 2018.11.06 09:14

  手握神臂弓的石方,一面咳嗽,一面摇摇晃晃的走来。

  胸前那支箭,依然插在甲胄之上,此刻正颤颤巍巍。

  不光石韬等人觉得神奇,就连赤沙也是满脸的意外,随即又释然了,此人所穿宫卫鱼鳞甲,的确为当世最顶级的防御铠甲,不是谁都能拥有的,每一件皆刻着甲弩房大匠师的名字,即便倾尽天下之财,帝都也只能供养三千这样的铁甲军,赤沙所披甲胄,正是宫卫铁甲,却是陛下赏赐父亲之物,连同父亲手头的也不过两件,在这群汉儿当中,竟同时出现在数人身上,这让赤沙眼馋的同时,却也生出些许恨意.......

  石方将藏在甲片之下的粗大箭头拔出,随手一扔,而后望着石韬道:“恳请郎君让我报刚才这一箭之仇!”

  石韬点了点头。

  得石韬首肯,石方不紧不慢从随身箭袋中抽出三支破甲箭并扣于指尖,而后拉动弓弦。

  眉头微皱,赤沙瞧瞧石方手中那一张样子古怪的弓,而后又瞧瞧同样造型古怪的三枚箭头,握着铁胎弓的五指紧了紧。

  嗡!嗡!嗡!

  神臂弓一连三响,破甲箭相继射出,间隙却在毫厘之间。

  射向赤沙面门的一箭,被对方用铁胎弓荡开!

  第二箭虽射中对方胸口,却只擦出一溜火花,而后被弹射到一旁。

  噗!

  骨肉被洞穿的声响传出。

  射中了!

  细看之下,最后那支破甲箭,果然没于铁甲下摆的缝隙中。

  尽管强横如赤沙,却也难以忍受破甲箭所带来的痛苦,再加上箭头血槽的原故,铁甲下摆,连带被射中的那只腿,眨眼变得殷红。

  咬牙支撑片刻,赤沙终于撑不住了,受伤那条腿随之一弯,而后跪倒,一手触地,而另一只手却紧紧杵着铁胎弓,使自己不至于整个扑倒。

  朝沂河那头望上一眼,石韬转而对石烈等人道:“动手!”

  “喏!”

  得了郎君指令,石烈及数名队正一个个狞笑着冲向赤沙,数把环首刀一同递了过去。

  赤沙猛地抬头,脸上尽是狰狞之色:“尔等汉儿,敢杀某家?”

  刚才被这名胡儿连杀数人,对方那凶残之气,已在众部曲心里留下不小的阴影,忽见胡儿瞪着自己,几名队正竟被吓了一跳。

  “动手!”石韬怒道。

  “杀!”

  石烈一刀斩下。

  赤沙挥弓格挡,气势却已大不如前。

  石烈手中的环首刀,一挑一劈,铁胎弓连着握弓的那只手臂,霎时飞出老远。

  被破甲箭洞穿大腿,此刻正血流如注,却又失去一只手臂,怒火攻心之下,赤沙顿时昏死过去。

  石烈手中的刀,再次扬起。

  “刀下留人!”

  先前还死鸭子嘴硬的勃勃,这时却在远处跪地嚎叫:”你们不能杀了他,他是齐王帐下‘赤沙中郎将’刘聪!”

  刘聪?

  这名字挺熟啊!

  赤沙中郎将,又是什么鬼?

  皱了皱眉,石韬第三次下令道:“动手!”

  见“赤沙中郎将”的名头似乎不那么好使,勃勃一脸狠色道:“尔等若敢杀了我家少主,我五部匈奴,必定与尔等……不死不休!”

  听对方说什么“五部匈奴”,石韬挥手阻止了石烈,朝勃勃望去:“他的父亲叫什么?”

  终于见到一丝曙光,勃勃大喜道:“他的父亲,是我五部匈奴之大都督刘渊,而这位,正是大都督之子,刘聪!”

  “刘渊?刘聪?”石韬有些失神。

  不但石韬被愣住,包括石方、刘虎在内的一众部曲,皆被那“五部匈奴大都督”之名给震住了。

  刘渊不是前赵的开国皇帝么?

  另外,刘渊死后,似乎正是刘聪篡夺了帝位,接着一举攻占了中原。

  眼前这人,是刘聪?

  浑浑噩噩中,石方突然问他道:“郎君,这人该如何处置?”

  看了看石方,又瞧瞧其余部曲,一个个脸上似乎都露出一丝担忧,不知不觉间,他的目光投向远处静静躺着的刘胤,随即又望了一眼几名惨死的部曲。

  石韬眼中一片茫然。

  整个河岸,顿时安静下来。

  杀了霸城侯,便与司马伦再无回旋的余地,眼前如果再杀了刘聪,不但会跟刘渊结下死仇,甚至还会与齐王结下梁子.......

  老子这般四处趟雷,真的合适么?

  拖着环首刀,走到昏死过去的刘聪身边,用脚踢了一下那副跟熊似的身子,又盯着刘聪的脸,瞅了半响,石韬小声嘀咕道:“玛德,做皇帝的人,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嘛!”

  望着石韬那诡异无比的样子,一众部曲皆不明所以,而远处的勃勃,一颗心快提到嗓子眼了。

  石韬很快露出一脸的失望,随即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石方。

  见到郎君这副眼神,石方很有默契的点了点头,却向那群被俘的胡人看去。

  “这头交给我,那头的归你!”石韬平静的吐出一句话来。

  话音才刚落,石韬手起刀落。

  望了一眼仍在滚动的头颅,石韬暗自叹道:“唉……这潭水,终究还是被我搅浑了么?”

  ……

  一场让人莫名其妙的战斗,竟然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马,算上被刘聪射杀的石渠,以及生死不知的两名探马,一共损失了十一人,外加三名重伤员。

  虽然被他干掉一个未来的皇帝,但石韬此刻的情绪依然不高。

  好在刘胤还活着,只是伤了筋骨,石韬猜测,可能是被撞断了肋骨,以现如今的医疗水平,撞断肋骨这种事,可大可小,若只是断了肋骨还好,将养数月说不定还能继续蹦哒,如果刺破内脏,那就不好说了。

  除了让人将刘二郎、及三名重伤的部曲送去沂水养伤,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至于死了的部曲,只需一把火烧了,然后让人装上骨灰,家里亲人建在的,给予一定的抚恤,整件事就算完了。

  这并非石韬冷酷无情,眼前这世道,无论高低贵贱贵贱,人命都不大值钱,其中包括洛阳城里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今天张三得势,将李四全家杀了,而明天王麻子得势,又将李四全家杀得一干二净。

  眼下这世道,死几个人,实在太正常了!

  虽然死伤惨重,但也不是全无收获,比如战马。

  除了刘聪所骑战马被砍下一条后腿,外加走散几匹,最终获得四十八匹脚力上乘的河渠良种马。

  如果每匹战马折合成铜钱,最少不会低于一万钱,一共四十八匹,那就相当于五十万钱。

  可帐却不能这么算,这些战马的实际价值,远远超过五十万钱,原因却是但凡好的战马,大多有市无价。

  战马的交易,从来是由朝廷独家经营,而不允许私下进行买卖,这是其一。

  另外,即便是齐王、及东海王那般敢日天的人,却也不会轻易将战马这样的重要物资轻易卖给他人,除了自身的需求,大多会当做重要筹码,以此换取更大的利益。

  平常人家,无论多有钱,若要弄一两匹战马回家骑骑,也不是不行,可一旦买上几十匹,可就得掂量掂量,脑袋是否够硬。

  派出的探马已经返回,不知为何,剩下的胡骑似乎已经离开了,至于去向,目前还不甚明了。

  不过石韬也不担心剩下那群胡骑会继续来跟自己死磕,正所为将为兵之胆,就连他们的少主刘聪都已经挂了,一群无头的苍蝇,还能对石韬产生什么威胁?

  等周围无人之时,石方问道:“郎君!接下来,我们是回沂水,还是……”

  “将刘虎叫来,先问问他的意思再说!”石韬回应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其名大鲲

其名大鲲

获得智能书封一枚!   顺便求票票!^_^

2018-11-06 09: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