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晋末凶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马首是瞻

晋末凶兽 其名大鲲 2320 2018.11.06 20:24

  叫来刘虎,石韬问道:“眼下是回沂水,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行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刘虎忙称不敢,且脸上多了一丝敬畏。

  一直以来,刘虎虽说对石韬还算恭敬,皆因二人身份差异的原故,哪怕是石韬捣鼓出来的那些花样,刘虎大多嗤之以鼻,但从刚刚与胡人的这次交锋中,却令刘虎对这位年轻郡守的认识彻底颠覆。

  尚且不提石韬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彪悍,仅仅是那份果敢与狠厉,也非等闲之人可比,不但将齐王的人尽数斩杀,就连那位五部大都督之子,也是说杀便杀了。

  可实际上,让刘虎震撼的,并不仅仅只是这些;

  得知去往沂源县城的路被胡人堵了,他既不曾莽打莽撞的去跟胡人硬碰,也不曾固守待援,而是带着一群步卒,硬是跑了数十里的路程,且在沂河这头设下埋伏,并最终一举歼灭所有追击的胡骑。

  取得如此大胜,表面上看似简单,可随家主上过战场的刘虎并不这么认为,带着一群步卒长途奔行数十里,不但证明一早的“越野跑”实有先见之明,而且对时机的把握也很到位,连胡人的心思也都考虑其中……设伏若是早了,胡人绝不会轻易上当,再跑快些,胡人未必肯继续追击。

  加上石韬一早派人打探沿途地形的那一举动,刘虎甚至怀疑,队伍之中,是否有某位高人在指点石韬。

  “少主人重伤,且死了无数袍泽,如果就这么回去,小人实在没办法跟老家主交代!”刘虎沉声道。

  “你的想法,跟我不谋而合!我乃堂堂东莞郡守,而二郎却是东莞主掌兵事之人,在自己的地头,郡守、郡尉被胡人莫名其妙的追杀,且死伤无数,如果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郡守、郡尉怕也不用再当了!”石韬同样语气不善道。

  “郡守,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去临朐?刘虎马首是瞻!”刘虎心悦诚服道。

  “呵呵,不急、不急、临朐是本官的辖区,去是肯定要去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会好好筹划一番,必然会给齐王一个大大的惊喜!”说话间,石韬眼神闪烁。

  等刘虎离开,石方突然问道:“郎君,我等眼下还能厮杀的儿郎不到四十,如果继续前往临朐,会不会再次发生意外?”

  “你忘了我们刚刚得到的那批战马了么?”

  见石方仍是一脸的困惑,石韬继续道:“呵呵,司马囧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对付我一个新上任的郡守,竟一次出动百余胡骑,而且派出一名中郎将,就连那些战马也是产自河渠的良种,他还真看得起本郎君!

  东莞毕竟不是他齐王的治下,有了这些战马,我等便可进退自如;再者,本郎君还有别的后手,这一点你尽可放心!

  呵呵,本郎君从不留下隔夜仇的,这一次,即使不能让齐王伤筋动骨,也要从他的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好,石方自当跟随郎君,去捋一捋齐王的虎须!”

  在做出决定之前,石韬并非没有分析过眼下的形势,齐王与那五部大都督的名头,的确很吓人,可自己身后是徐州一地的土皇帝石崇,而石崇背后却是贾南风,从明面上来看,反而是自己这头的牌面比较大;

  再者,无论司马囧暗中进行战马交易,还是贩卖胡儿的营生,皆为暗地里的勾当,是上不得台面的,派胡骑追杀郡守,那就更加见不得光了;

  干掉刘聪,与刘渊和司马囧结怨那是一定的,可石韬猜测,目前那二人非但不敢张扬,甚至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正是有这样的考虑,石韬才打算再去临朐碰碰运气。

  派人将刘二狗叫来,瞧着刘二狗那畏畏缩缩的样子,石韬有些犹豫,这厮激灵倒是激灵,马上功夫也是不差,但明显是一个老油条,将如此重要之事交给他去办,是否明智之举,目前实在不好下定论,可眼下石韬手里的确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二狗,本官手里有一件大事,需要一位有勇有谋的人去做,不知你能否担当此责?”

  早先被郡守夸奖,刘二狗此时还热乎着,就连先前跟胡人厮杀,也都比平常勇猛了不少,此际一听郡守要找一位有勇有谋的人去干一件大事,霎时哆嗦起来,就连说话都开始结巴了:“爷.......爷有什么大事,只管.......吩咐小人便是,小人水里来火里去,绝不皱一下眉头!”

  见这厮如此猥琐,石韬越发变得犹豫了,皱了皱眉头,石韬又道:“本官有言在先,这事若是办好了,跑不了你一个队正之位,若是办砸了.......”

  自己向来被人瞧不起,这一点刘二狗自己也清楚,但他的年纪毕竟不小了,也见惯了太多生死,从前即便是拼了老命为主子效力,可过后大多不了了之,在那些大人物的眼里,像刘二狗这样的厮杀汉,活该流血流汗;

  可刘二狗却不这么认为,在他想来,人的命只有一条,没有好处的事,他可不会傻傻的去拼命;

  可眼前这位小爷,似乎跟之前那些官老爷不太一样,想要在他手里出人头地,全凭自己的实力;

  通过淘汰赛选拔出来的队正、队副,没有一个是废物,就连刘二狗也佩服得很;

  不但如此,在这位小爷手下当兵,每月都有列钱,而且队正的待遇比之普通兵士更加诱人,这样一来,刘二狗的心思立即变得活络起来,能被郎君两次三番的夸奖足以让他喜不自胜,如果再将小爷交代的大事办好,最少一个队正是跑不了的,甚至更多.......

  “爷有什么吩咐,尽管交代便是,如果不能办好爷交代的事,就让二狗死在外头好了!”刘二狗脸红脖子粗的答道。

  即将出发之际,出去采买粮草的三名部曲,终于带来了胡骑的消息。

  胡骑果然走了,或许是得知了刘聪一行全军覆没的消息,离开时甚至显得十分慌乱;

  另外,三名采买粮草的部曲,除了将商贾送货的马车一并带来,就连走失的老梆子以及小石头居然也在队伍当中。

  据老梆子交代,他跟小石头被胡骑追赶的途中,偶然发现一座村子,而后老梆子带着小石头弃马逃进村子去,幸好胡骑并无继续追赶二人,这才令二人躲过一劫。

  对于老梆子和小石头的归来,石韬自然高兴,二人完好无损的归来原本就是件值得庆幸之事,再一个,却是此刻石韬正缺人手。

  见小石头年纪尚小,石韬当即写了一封信,连同那枚只能支取千钱的印信一同交给小石头,且叮嘱了一阵,便让他骑马前往下邳。

  距离东莞县已不到百里,有了马车,正好运送重伤员前往,这样一来,又可以省下不少人力。

  包括石韬在内,一共三十六人,连带所有的战马,一同消失在沂水一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