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文明 魔幻星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功亏一篑

魔幻星际 流浪的蛤蟆 6030 2004.10.18 13:53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历经为期一周的军事演习,集团军与星际安全部队的友谊竞赛终于圆满收尾。

  一千六百八十六人参加的竞赛,在最后只有不到八百人坚持到底。中途退出的战士当然不是因为没有毅力坚持到底,而是激烈的战斗,让身体上的伤到了必须赴医疗机构治疗维护的恶劣情形。

  鹿易南是极少几个身体状况刚刚好能够挺到最后一秒的人之一,无论是运气还是伤势,都已经拖到差一点点就“GAME OVER”的临界点了。

  看到军用的大型磁力运输车出现在天空之后,已经心力交瘁、体力耗尽的少年,连半刻也没耽搁便昏倒过去。

  什么军事竞赛?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自己有没有排上名次?是不是会让董庭辟准将满意?这些都不是他想考虑的事情了。美美的睡上一觉,补充消耗的能量,才是鹿易南最大的渴求。

  他留有意识前唯一的想法是:“好男不当兵。这句流传无数世代的民间俗语,还真他奶奶的有道理。”

  虽然红雨森林方圆广阔,但经过这次军事演习的蹂躏,已经能够让百分之六、七十的土地重新开垦。本来茂盛的变异植物,已经七零八落的凄凄惨惨,凋零的不成样子,早就没了当初的模样。搜索地带变得如此开阔,再加上现代科技也是日新月异、突飞猛进,找几个失踪人口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鹿易南也是被善后打扫战场的勤务人员给发现的。他们以极其恶劣的姿势,把昏厥在战斗场地废墟里的鹿易南拉上救护磁力车,一路赶紧送到附近的医院进行救护。

  当鹿易南再次重拾起思考能力之后,眼睛睁开看到的就是白白的一片,周围都是刺鼻的药水气味。他被浸泡在营养液里,加速生体寄生兽的恢复。深深呼了口气,鹿易南对自己的氧气面具提供的纯氧味道不大满意。

  生性活份的鹿易南,在确信自己身体已无大碍,美美的伸了几个懒腰后,考虑半晌,决定还是安分的养伤好了。军队里能晚回去一天就一天,最好是永远都不必回去那了。

  不过医疗的仪器显然人性化程度不够。鹿易南才刚刚苏醒,医疗仪器已经把鹿易南的状况报告给了治疗人员。

  匆匆赶来的医疗人员,很快就记录好了鹿易南的状况,开启了疗养槽。

  全身赤裸的鹿易南在医疗人员的摆布下,给几个面孔严肃的男子观察个够。在身体重大损伤之后,医疗机构都会对生体寄生兽的状况再次进行观察,并且把一切细微的变化都记录好登记在案。毕竟生体寄生兽的主要技术是来自未来界的科技产品,人类还没能完全掌握其中的奥秘。

  等待一切结束的鹿易南,非常想念自己家里的那张大床,就连特种部队集训时的行军床,现在也给好武少年投以无限的向往。在这几天里,鹿易南都没有休息好,也没有机会填充肚子。他现在非常希望能美美的睡上一觉,然后大吃一顿……

  大白天还懒床,这对鹿易南是从来也没有过的事情。平时这会,他指不定已经跑出多远了。

  在医院观察了两天,今天是他赖在医院的最后一天了。两天观察期满,鹿易南就不得不再次归队。

  百无聊赖的少年在习惯性的准备开启智核的时候,才想起智核已经不能使用了。不过这个习惯性动作却带给他真正的惊讶。

  鹿易南早就发现自己所有的内植工具已经全部消失了。在这次竞赛中,激烈的战斗加上那次古怪的变异,让那些东西都不能用了。在接受治疗的时候,医生们当然顺手就帮他取出了这些东西。目前鹿易南还没有再次植入天眼和智核。

  可是,没有了智核和天眼,鹿易南竟然朦朦胧胧的在脑海中反映出自己的身体构造,这种异常状况让鹿易南动作立刻停顿,表情也在一种张大嘴巴的姿势上定格。

  这可真是非同小可的事件。天眼可以扫瞄人体,因此平常也能给自己进行一般性的身体检查,这个没什么奇怪的。但是没有了天眼,怎么还能有这样奇特的功能呢?

  回过神来,鹿易南立刻就高高蹦起,准备立刻去主治医生那里问个明白。

  可鹿易南刚跳下地,还没找到鞋穿,病房的大门就轻轻开启。一个年纪和鹿易南相仿的小护士以绝对轻盈的步伐走了进来,看年纪也就比鹿易南大个三、五岁吧。在这个时候年龄相差十岁以内,鹿易南就觉得年纪接近了。

  很显然,这个小护士是冲著鹿易南来的。鹿易南是在一间单人病房,整个屋子里就他这么一个病患──如果活蹦乱跳的鹿易南也能算做病患的话。

  “你怎么起来了?快躺下。”声音柔美的小护士,微微蹙起好看的眉毛,叮嘱鹿易南。

  尽管火气再大,怎么也发不到无关的小女孩儿身上,鹿易南只能很正经的询问:“我的身体似乎有些问题,我要找医生过来。主治医生呢?他在哪?我需要重新植入天眼和智核。这是怎么一回事?还没有给我安排手术吗?”

  听到鹿易南的说话,这个小护士矜矜小鼻子,脸色难看的回答:“你还说呢!你知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危险?也不明白你们这些军人都怎么了?你身体里生体寄生兽内植的器官都已经报废了,全部损坏!不能使用!已经被医生给摘除,稍后会重新给你植入的。至于你的身体早就检查过了,没有任何问题。”

  老大不愿意的鹿易南,就是美女的脸色也同样看不甘心。这些日子的军队生活,鹿易南别的方面没怎样,脾气可是大大的见长。

  “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重新植入?不要跟我多说废话。”鹿易南的语气一沉,直接就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他可没耐心和小护士废话。

  “你!?”

  难得对人多说几句,康雨别提多别扭了。平常她可是很少和住在这里的病人多话,有也就是努努嘴,生硬、冰冷的给两个语气词,足够表达意思就行了呗!好不容易有兴致啰嗦个两句,竟然敢对本小姐这么不耐烦。作为医院里最漂亮的几个小护士之一,平时都是病人来巴结她的。

  “等著吧,那可没准。”康雨当场把脸色再降一个等级,语气也硬了八度。

  “你既然什么也不知道,就找个明白事的过来,别在这里碍事。”鹿易南对比拚脸色冷色调可没兴趣,急于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他当然想找个专业的人士咨询一下。没什么可以打听的小护士,鹿易南不怎么想理会。

  这回康雨连话都不说了,转身就走。

  嘿嘿!

  奸笑数声,鹿易南起了顽皮之心。凝聚精神力,在康雨就要走出门的那一刻,束缚了一下康雨的纤足。单单精神力,鹿易南就能把人弹飞。不过他还不至于太恶劣,只想小小的开个玩笑,绊这小丫头一个跟头也就可以了。

  突然感到脚下一绊,康雨踉跄了几步,险些就跌了个难看之极的狗啃地,大失淑女风度。

  站稳脚步,康雨回头看著罪魁祸首,眼睛睁的如同小猫般浑圆,嘴唇气的也翘了起来。虽然康雨对精神力不太了解,但也知道生体寄生兽到了第二级以上的融合度,就会刺激到人类的大脑,增强这种奇异的力量。

  因此她肯定了是鹿易南在捣鬼。

  鹿易南对这个生气的小护士,没有一点危机感。他在军队里最大的收获,就是了解了作为平民永远都不会体会的杀气是怎么回事。那是很难解释的第六感,他就是知道眼前的柔弱女子,无论如何都不会把他怎样。

  而且就算不用这种第六感觉,鹿易南也不信康雨这般体质纤细的女孩儿能奈他何。

  “非礼啊!”

  显然鹿易南不知道古代所谓的:“最毒妇人心”,竟然会真的有这么个歹毒法。

  康雨在鹿易南眼睛注视下,扯掉了自己的护士帽,接著在身上的白大褂撕开几个口子,同时以女孩儿特有的清亮嗓音喊出令鹿易南尴尬不已的言语。

  “色狼,放手啊!不要!”

  狠狠的瞪著鹿易南,康雨使出对付常有的无赖病患者惯用的伎俩,明亮的大眼睛明确表达出了那层意思:“这会让你受个军事处分,看你怎么倒霉。”

  康雨犀利的反击,饶是鹿易南身经百战也只能束手。

  嘿嘿!傻笑一声,鹿易南急中生智,有了个绝对另类的应付手段。

  在感应到已经有人闻讯赶来,鹿易南双手平举,直挺挺的倒在病床上,在脑袋挨到枕头的时候,左手勾到旁边的小桌子,高高举起并大力的砸在自己的脑袋上,真正的昏了过去。

  难说这种办法是不是史无前例了,但绝对会立时逃避掉那不名誉的责任。昏倒的罪犯,和自己侵犯自己的受害者,在有人赶过来的时候,解释的任务就由清醒的那个担当了。

  对无赖种类认识不足的康雨,目瞪口呆的看著鹿易南完成那些动作,对已经过来“援救”自己的同事,也不能再状述说起自己的不幸遭遇了。

  “眼见为实”的诸位医院工作人员,各个科室的医生护士,都禁不住夸耀康雨身手了得、临危不乱、有勇有谋、神勇无敌……事实说明了,受害者并非弱质女流。大家的八卦精神远超过了正义感。

  当场把色狼正法的柔弱女子,实在是所有护士们效法的楷模之类的评语,搞的康雨哭笑不得。

  其实医院里毕竟是公共场合,难得有色狼出没。康雨本人就没真正见识过敢在她这里撒野的军人,毕竟这里是隶属于军队野战部队,纪律性极强。只是对美丽的护士有企图的病人著实不少,平日里无赖的嘴脸康雨也见识了一些。想泡护士的士兵,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尤其是这所医院作为军队特属单位,来往的经常都是军人,经过军营锻炼后,脸皮厚度都有一定程度。所以康雨这手,就是对付那些比较粘人的战士的绝世杀招。

  这种事情,大家见怪不怪,早就习以为常。

  不过出了这样事情,那些倒霉的“色狼”被大家抓个现行,往往变成了受害者,一般都是被讹诈到穷尽所有来贿赂这些“正义使者”的。

  军人对纪律都比较看重,不愿意背个处分。在这种时候都比较乖觉,老实承认错误。

  而真的把色狼干掉的,康雨还是这个医院里的第一人。

  百口莫辩的康雨,对鹿易南的阴险真的见识到了。

  稍后鹿易南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并不是只有康雨一个在等待审讯曾有不良企图的少年。董庭辟准将和上官胜宇也都在。

  看到鹿易南的眼睛睁开,先开口的是上官胜宇:“鹿易南,这次你表现出色,但是非常遗憾,在这次军事竞赛里没能取得优胜。”

  脑袋昏昏的鹿易南对上官胜宇的话理解程度不是很高。什么东西?这跟他有关吗?鹿易南只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回到学员培训营里,对那个竞赛的经过没半点意见。优胜?谁要就给谁好了。

  董庭辟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鹿易南,这次竞赛里你夺得的信用卡数量最多,是八十八张;第二名是星际安全部队的威司,夺得八十五张。但是你丢掉了自己的那张,必须倒扣五张,所以只获得次名。非常遗憾。”

  威司鹿易南自然知道那是何许人也,三色玫瑰战队的老大嘛!鹿易南在军队里结交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内部模拟训练上的战友。没想到这人不但战斗兵人驾驶技巧了得,连拳头都这么棒。

  “哦……”鹿易南表示知道,眼见那个讨厌的护士还在,就没把问题问出口,但眼神的转换还是表达出了本身所想。

  董庭辟微微一笑说:“没关系,你的事情没任何问题,只是你还要再参加一场战斗兵人的比赛。这个你可以不用那么拚命,别的就看你自己了。”

  “功亏一篑啊!只要小心一点,那么这回的优胜不就是你的了!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啊?”上官胜宇感叹著。

  “哈!别说我啊!你的成绩如何?可以用来教训我吗?”对长官应有的客气和拘谨,在鹿易南身上很难看到。

  嘿嘿!上官胜宇自然不会回答这个尴尬问题。

  鹿易南既然获得亚军,自然除了那个叫威司的星际安全部队的战士之外,不会有人还比他强。上官胜宇对鹿易南的教训,很明显的缺乏令人信服的实绩。

  “呵呵!别说这个了,有好消息你想不想听啊?”

  董庭辟准将开始圆场。他对自己慧眼识人,在竞赛之前把鹿易南弄进部队的举动得意之极。没想到这个少年真有这个能耐,在竞赛中大放光彩,连带的他也受到丘大风上将的夸奖。虽然鹿易南没能一举夺冠,但是超过第一名的信用卡数量,足够让丘大风上将抵死不认输,扳回部分面子。

  心情舒畅的董庭辟对鹿易南好感倍增。

  “什么?”兴致不大的鹿易南问话也是懒洋洋的。

  “这次竞赛,你虽然没得到最后的胜利,但总算也还不错。军部的嘉奖令已经下来,你特别晋升一级。上回你运气就不坏,在大庭广众下拯救危机下的学员兵,大大露了一把脸,再加上这次能在不到一年内升到上尉,也是军队里少见的。”

  “还有吗?我对这个不感兴趣。”鹿易南对嘉奖什么的兴致缺缺,只对物质奖励有精神头,毕竟那个能带给他真正的利益。军衔有多高,一离开部队就屁也不是。他也不想一辈子在军队里混,有跟没有一个样。

  “哦!我记得了。你升为小队长了,还是第五大队的,不过是第三小队的队长。好好干吧!有前途的。”董庭辟鼓励说。

  啥?

  鹿易南听到这种“喜讯”,都快要生平第三次昏倒。他可是一向精神旺盛的宝宝,难得有头晕目眩的经验。

  弄不好自己就得一辈子当兵了,那可怎么行!

  “没关系,这个职务你也干不长的,不会影响到你回去的。”董庭辟作出让鹿易南安心的承诺,他也知道鹿易南最终还是要离开的。

  “那还行。”

  旁边的康雨听的脑袋嗡嗡直响:“这个小子也太嚣张了吧!且不说对自己的失败毫无痛心,反对既得利益询问不已;对长官也没一星半点礼貌,态度比对自己还恶劣,真是败类军人的样板典型。难得这两个军衔职务明显高过鹿易南的军人还和颜悦色的。”反差之大,让康雨的心理都替董庭辟准将和上官胜宇不平衡。

  不过这个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都没注意到身边小护士的脸色。各有心事的他们,思绪都漂浮的比较遥远,对身边的无关人员也都没能提起应有的顾及。

  “三天后,你休养完毕就立刻归队,然后准备参加战斗兵人的大赛,这个比个人军事技能竞赛更受重视。而且有好消息说,上次的第一名──“机械师”鲁那威尔提升到星际安全部队外空间作战部队里去了,所以李克侠大队长应该稳夺首位。你好好努力,这次的奖赏更高于个人军事技能竞赛,说不定你能在今年内升上校官,那可是我们集团军里罕见的升迁速度,我们集团军的历史里也没几位。”作为军部参谋,董庭辟的口才自然了得。他这么说的目的并不是要以利益诱惑鹿易南,而是要激起鹿易南的虚荣心,那才是可以利用的。

  “再说吧!我想知道这次的奖金怎么发放。”鹿易南的话没透露出他的心思。

  “那个吗?没事情啊!不是早就宣布过了,夺得一张发一个月的津贴,每多十张信用卡多发一年津贴,你这次总计能有多少,你不会自己算吗?”找到机会开口的上官胜宇损了鹿易南几句。

  “那我一个月津贴是多少啊?”鹿易南眼神古怪的继续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